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喜悦家园

 找回密码
 注 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用微信登录

搜索
12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汪洋恣意

灵魂伴侣修行记(持续更新中)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5-6-20 21:55:2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汪洋恣意 于 2015-7-7 15:58 编辑

话十一:前世故事系列(2)——老虎与修行

在看到公主和猫咪不久后,我开始流露出对老虎的喜爱,前世的业力不断开始浮出水面。有一天,我对L先生说,我喜欢大猫,我觉得自己前世也做过老虎。在我的内在总有虎啸的冲动,尤其是面对一些潜在力量威胁的时候,有种想要展示威力、震慑对方的感觉。N肯定我的感觉,我继续感受,说:“我觉得自己特别威猛,我是公的还是母的?”N说:“母的。”“哈哈!我是母老虎!看谁敢欺负我!猫~”说完龇牙咧嘴笑了。

接着我又感觉到自己不只做过一辈子老虎,有好几辈子都是老虎。我上网百度老虎的图片,觉得自己做过黄色和白色的老虎,在黄色的老虎中做过东北虎、孟加拉虎,体型巨大,威猛无比。N说:“是啊,你做过三辈子老虎。”我对自己的老虎前世很满意。

没过多久,我感觉到关于老虎的更多记忆浮现上来。我看到自己是一只坚持吃素的老虎,因为慈悲不想杀生,以吃草为生,但最终还是因为没有食物饿的奄奄一息,内心感觉很悲壮和神圣,对于眼前活生生的猎物和死掉的动物,我始终都没有去吃,凭着自己坚强的意志坚持到死。在死之前,我艰难地走到一间寺庙前,趴在门口。我把自己感觉到的告诉N,他说 :“这就是你作为老虎时候的修行。”我问他:“那你当时在哪里?”他说:“我就在你趴着的地方,就是你脚下那块土,你的血就滴在我上面,从此我们结缘。”我感觉到心中一阵悲凉,想哭。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悲伤和哭泣,好像是感觉到自己的伟大和不容易,我被自己感动了,被这一幕感动了。

我说:“我终于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坚持吃素了,原来在做老虎的时候就已经种下种子。”“因为你的修行,你死后成为了罗汉的坐骑。”我一听,觉得新奇,“我还是罗汉的坐骑呢?那我厉害吗?”N说:“这个需要你自己感觉感觉。”“我感觉不出来自己有啥能力。那我有翅膀吗?会飞吗?”“你说呢?”“我觉得自己好像很重,飞不起来。好像有翅膀,但是不大。很重的样子。”N笑了,说:“你的翅膀是蜡做的,你每次飞到太阳那里翅膀就融了。”我一听皱着眉头说:“怎么我的配置一点都不牛逼?!这也太搞笑了吧。”说完不高兴扁嘴看着他。他说:“你现在就是这样的,慢慢来,总会变厉害。”

第二天,他开着电动车载着我,我感觉有只老虎坐在车上兜风,别人看到了一定觉得很奇葩,而且这老虎还长着翅膀!这部分虎魂还感觉很舒服,猫猫叫。N张开他的白羽大翅膀包着我和老虎,让我们觉得非常舒服。可惜别人看不到这场景,不然一定会惊呆的。


(声明:本故事内容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楼主| 发表于 2015-6-24 13:23:3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汪洋恣意 于 2015-7-7 15:57 编辑

话十二:与L先生的前世缘分  
到处游荡的灵魂  


那段时间我总是很好奇N到底为什么会和我有缘,他是怎么发现我的。N说:“那时我在天上,看到一个灵魂飘来飘去很奇特,就是你,很快你就不见了。从此我就开始到处寻找你的踪影,找了很久很久,终于找到了。”我问他:“是在我当老虎的时候找到的么?”“可能是吧,我也不太记得了。”“你怎么就不记得了呢?”“不记得很正常啊。”我有些失望。我总是想通过这种特别的事情来证明自己的独特,获得重要感。那时的我还有很多的自卑和不配得感,L先生和N总是对我很好,在不泄露天机和违反因果法则的情况下尽力满足我的需求。只是我总觉得不满足,而我也不明白为什么我释放了那么多自卑感和不配得感,还有那么多,这到底有多深,什么时候是个头呢?N总是安慰我“慢慢来,先苦后甜嘛。”我说:“这也太苦了吧,都苦那么久了,没点甜头尝尝,还是那么苦,而且越来越苦。”“没事的,我会带着你走。先忍忍。”我叹口气,只好作罢。  


其实L先生和N经常同时存在,而这些前世其实是N用L先生这个灵魂来轮回体验的。如果没有投胎,那就是以N的身份存在。  


公主的宠物猫  


后来我问他:“前世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你还做过什么?”“猫。黄色的小猫。就是你做公主那一世,我是你的宠物。”“你做我的宠物来守护我吗?”我感到新奇,他说是的,我还以为他一直是人呢。“那你没有投胎的时候呢?”面对我的十万个为什么,他笑笑说:“在天上看着你啊。”“你看了我多久?”“两千年吧。”我一听,觉得很感动,守护了我这么久。然后我才知道,天上和地上的时间确实是不同的。他说的是地上的时间,而他在天上感觉没过多久。瞬间有些崩溃。不过我相信他的心意,即使是地上的几千年几万年他也会一直守护我,直到和我一起脱离轮回回家。  


将军的前世  


以前有个朋友T说过我有时候有些凶,走起路来好像随时都准备打架一样。后来经过了很多情绪的释放和清理后,这部分已经消失很多,但是我的内心总是有好战的感觉,喜欢舞刀弄枪。N说你前世就是将军,我觉得自己应该是个女将军,跟花木兰似的。他说是啊,在战国的时候。战国?史书上倒是没有我的存在。我就问他:“那你呢?”“我在家照看孩子。”“我做将军你在家照看孩子。很搞笑的组合啊。”他说:“你做将军之前是我在做将军,你生完孩子之后,我不干了,你就想去干。”“哈哈,看来我真喜欢做女中豪杰,巾帼英雄之类的人物啊。可是史书都没记载,我倒是希望自己被载入史册!””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你没被记载,你那一世不太出名。”“难道我总是打败仗吗?女将军在历史上不太多。”“倒也不是,可能那一世做的是小国家的将军,就没被记载。“人也不可能一直都做很有名的人物,想想也释然了。将军的记忆和习气已经成为灵魂重要的一部分,后来为了自己的修行可以更容易进步,和公主、老虎一样暂时寄居在L先生体内。  


关于将军的前世,其实我做过很多世的将军,而这个身份的杀业非常重,在下一话中会写到初步清理这部分的业力。而这个清理的痛苦过程同样证明因果真实不虚。
        
(声明:本故事内容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楼主| 发表于 2015-6-24 17:52:5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汪洋恣意 于 2015-7-7 15:57 编辑

话十三:前世故事系列(3)——将军的杀业


事情仍然发生在2013年,那时我处于很苦逼的状态,不断地感受到很重的业力,家族业力和前世业力,感觉自己背负了很多。有一天,在凤凰山上独自一人游玩,久不联系的朋友XY在微信上告诉我和她合作的一位灵性老师在附近的G市开免费的消业法会,是难得的机会。我考虑了一会,决定去。


这位老师擅长通过通灵忏悔和火供强力消业,虽然过程比较痛苦,但是效果却非常好。我决定让L先生陪我一起去参加这次的共修。这次,我下定决心,能消除多少是多少,再苦我也不怕。


当天早上,我和L先生就一起乘车到G市,定好酒店。在外面转悠了一下,等到时间差不多就出发坐车去往目的地。本来对G市并不熟悉,应该早一点乘车去找地方,但是我莫名其妙的就是没有早,而且选在了快下班的时间乘车。这一路波折开始出现。本来酒店离目的地并不算远,但是莫名其妙就是坐不上车,脑子跟浆糊似的,有点懵。不是错过了对的车,就是迟迟不来车。后来好不容易坐上一辆车,在半路上开始堵上了。眼看时间越来越接近法会开始,心里开始着急。我决定下车,打的过去。但是对于本地的交通不熟悉,莫名其妙的阻力让我打不上车。后来没办法,决定走路去,开手机导航。绕来绕去就是不知道怎么走,问人也指的模糊。我和XY互通短信,我正在走过来,担心因为自己耽误了大家的时间。告诉她们不用等我了,她们已经等了好一会,人也到齐就差我一个了。心里很难过,好不容易来一趟,觉得怎么样也要到会场去。L先生一直陪着我,也是没办法,老师说因为我想要消业力,而冤亲债主不肯走,所以一直阻挠我,让我找不到路,让我发脾气。她让我要意志坚定。这激发了我的斗志,慢点就慢点,慢慢找路。终于在开始十五分钟后到达了会场。而这时,正好要开始忏悔的过程了,其实我也没错过什么。


老师和三个徒弟、XY分给大家杯子,用来吐痰,我先前已经在网络上见识过消业力时吐的血痰,吐的越多消得越多。老师教大家给鬼神上香,祈祷高灵帮助我们超度冤亲。大家分好组,有婴灵组,还有其他组。我被分到了婴灵组,大家在各自的位置上,跪在垫子上。老师教大家用正确的姿势磕头而不会磕出明显的大包,一切准备就绪。


我们在心中跟着老师的弟子祈请自己累生累世和祖先的婴灵,表达自己想要和解消业的意愿。祈请完一会,三位弟子开始通灵,手里拿着拂尘开始转悠。我感觉到空气中开始充满负能量,想不了那么多,顾不上看,自己开始向这些婴灵磕头忏悔。按照老师说的,不管出现什么情况,不要争辩,就是自己的错,不停忏悔。虽然刚开始没什么感觉,也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但是尽管磕头,心里和嘴里都说着对不起,是我的错,是我对不起你们。磕着磕着,一位弟子来到我附近,开始用手里的拂尘打我(后来我才知道那是拂尘),每一下都感觉是那么痛,当我感觉到痛,内心开始涌出真正的悔意。不停地磕头,而且有一段时间就像有人按着头使劲磕似的。我开始哭泣,觉得很痛,这是他们还给我的业报,让我感受他们的痛。越磕越觉得自己罪无可恕,是自己害死了他们。灵体通过老师的弟子们向我们表达着怨恨和愤怒,通过她们手中的拂尘打到我们身上的业力点,让我们感觉到异常疼痛。


磕着头,哭得稀里哗啦,内心的罪疚感越来越多,不停地要往被子里吐痰,有淡淡的血,后来变得越来越红。整个会场的哭声和磕头生此起彼伏,大家都专心忏悔。我早有心里准备,但是平生最怕痛,一点痛都觉得受不了,更何况这种比皮肉痛还深的痛。我不知道这些婴灵有没有被超度,此时我已经没心思去关注外界的东西,心里的内疚一直让我觉得自己无可饶恕,不停地猛磕头,时不时热流用上心口冲到脸上,费力地吐一口血痰。我感觉到这股热流已经冲出痧来了。


果然,在中场休息的时候,我的颧骨和眼睛附近出了大片痧。老师让我们可以自由释放,想喊想叫都可以。我坐在地上,开始喊叫,想把心中的不快都喊出来,声嘶力竭,这股气是从丹田发出的。老师说就要像她这样,这样叫才是对的释放方法。其实这样喊才会舒服一些,我喊了很久,嗓子也开始有些沙哑了。


后来我们继续忏悔,我很卖力,自知这样的机会不多了。杯子被痰和擦鼻涕眼泪的纸塞满了,弟子们就换上新的空杯。就这样,在被拂尘打得生疼和磕头磕到快麻木中,老师宣布最后的几个冤亲也超度走了。我们坐起来,我不知道出了多少汗,吐了多少痰,流了多少泪。觉得自己现在的样子肯定像猪头一样。我们感恩了高灵佛菩萨们,感恩附近的鬼神让我们能顺利地进行法会。这样折腾了一大圈,我感觉清理了很多很多,内心舒畅多了。

老师和她的弟子们说,其实我们手上拿的就是拂尘,打的力度也很轻,但是因为你们的业力,打的地方都是业力点,会感觉很痛。老师还问,爽不爽啊,我觉得真是够爽的,不仅酸爽还很辣很苦。后来我和L先生以及老师XY一行人出去吃饭了。来的这些人当中,我的消业效果是非常好的。这和我的决心以及福报有很大关系。


我的冤亲来的都是我前世当将军时候害死的孩子。据老师的弟子说,我当将军时烧了三家孤儿院,烧死了很多孩子,有几百个婴灵。当我知道的时候,觉得很惊讶,自己怎么这么残忍。于是磕头磕得更卖力。N说他看到很多婴灵都走了,不知道是被烟熏的还是感动得流泪了。


结束后回到酒店,我坐在地上打坐,感觉那个清理的能量还在,身体开始自动拍打,非常疼。但是为了消业,我忍受着疼痛把肩膀的关节处拍出痧来,直到累得不行,才去睡觉。


我想,才一世就这么多,这业力真重,我得努力加把劲自己好好消业力才行。正是这样的心态让我在后来的消业过程中少一分傲慢,多一分踏实。很多时候人不知道自己到底造了多少业,平时也很难感觉到自己内心的亏欠感。而当业力成熟显现的时候,往往已经无法挽回了。这个世界的游戏规则之一就是因果法则,自己平生不顺,生活不如意的人,首先不要怨天尤人,都是自己种下的因结的果。好好修行,争取化解更多业力,让自己心态变得更平和。行善布施就是为了积攒福报,让自己可以有更多的资源来消除业力,让自己的心安理得感更强。            
(声明:本故事内容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楼主| 发表于 2015-7-7 15:42:2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汪洋恣意 于 2015-7-7 15:58 编辑

话十四:阿修罗的侵扰——关于愤怒与怨恨
当一个人沉浸在极度愤怒与怨恨当中时,就像灵魂被燃烧一样。这种时候,如果这个人的命格还属于容易招惹灵体的人,就可能会成为阿修罗侵占的目标。

我在一年多时间里,在每一次极端情绪起来的时候,尤其是愤怒与怨恨非常强烈不能自拔时,就会有阿修罗或者恶魔进入我的体内,趁着我的情绪能量肆意伤害我的灵魂,同时这些能量让我的肉体也感觉痛苦。这种痛苦更多的是能量体上的,灵魂上的。
很多次我都看到自己体内出现阿修罗或者恶魔的形象,它们有的长着蝙蝠翅膀,头上有两只向外弯的牛角,手里还拿着武器,这些武器有的像三叉的,有的是像长枪,皮肤灰暗,光头,身材健硕。而它们之所以能进入也是因为我自己向它们敞开了大门——沉浸在负面情绪中,有着极端执著的念头。

N先生出现后,每一次都需要等待时机才能把它们驱赶和消灭。而这个时机正好就是我没有力气再挣扎和生气的时候,也就是切断了供给。每一次都很累,并且对自己造成了伤害,因为灵魂里的模式就是得不到无条件的爱就绝望,对伤害自己的人极端的怨恨和愤怒,想要让全世界甚至整个宇宙都毁灭。最亲近的人哪怕是小小一句话不如意就可以引爆潜藏的炸弹,让我痛不欲生。当这个模式衍生出来的其他模式逐渐被清理,并加上自己的努力和布施,别人的帮助,渐渐的,能量水平提高,心量扩大,频率提升,灵体入侵的级别也在提升。从阿修罗,到各种各样的魔,到阿修罗王、魔王、更高级别的魔王。

也不得不佩服自己驱魔人命格,想要锻炼自己的驱魔能力,所以本身就容易招惹灵体。这个升级的过程是非常痛苦的,极端情绪的折磨已经很痛苦,加上灵体的伤害就更加难受。这里需要对自己非常觉察,并且有很大的决心改变,或者臣服于神性,用无条件的爱来化解清理。在往后的文章中还会详细地写我打怪升级的主要经历,过五关斩六将的艰辛。如果不是N的帮助,凭我一己之力早已被灭无数次了。这种毁灭是灵魂生死存亡的战斗,如果败了,就不存在,或是被赶出去,身体被占据了。

以前我不明白为什么自己总是会吸引灵体过来,当我明白了之后就不再抱怨,慢慢地调整心态,清理自己。修行路上能遇到帮助提升的助缘真的是很难得,很值得珍惜的。在自己的福德资源还不够的时候,请尽量多清理自己,让自己的内心归于平静,并且带着平静喜悦的心来布施,为自己积累福报,带着感恩的心回馈给帮助自己的人。不要小看一件很小的事情,也许就是因为这一件小事,你很认真地对待了,就产生了蝴蝶效应,进入了新的平行宇宙,也就是改写了命运。回顾我修行的这些年尽管也走过一些弯路,但是只要是我认真对待的事情都成为了不可或缺的一步,引发连锁效应,就像能级跃迁一样。

无论出现什么境况,都是相由心生的结果,如果自己的生活比较苦逼,没有什么改变的机会,一种可能是福报不高,要多修行清理内心,让自己的心态变得平和、感恩,接纳一切,这样才可能转化现在的境遇。即使没有改变,因为自己内心态度改变了,也就没那么痛苦了,甚至是觉得自己已经挺好的了。还有一种就是灵魂设置了很多关卡,这些难关就是用来锻炼自己的心态的,如果能好好地面对内心导致痛苦的因,让显化的这些痛苦通过面对接纳允许,转化内心的态度,从而臣服于神性(更高维度的自己)的安排,当神性看到自己过了关,也不想去控制结果时,自然而然地境遇就会改变。   

(声明:本故事内容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发表于 2015-7-7 16:36:39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有点不解 既然是虚构的为啥发出来 误导大家呢
 楼主| 发表于 2015-7-7 17:31:56 | 显示全部楼层
久依 发表于 2015-7-7 16:36
我有点不解 既然是虚构的为啥发出来 误导大家呢

开头已经有所说明,有的人太过较真,其实这个世界就是相由心生。如果你认为是误导的话就当小说看好了。这里写的都是我自己的修行经历。主流文化不太能接受这些看起来很玄幻的东西。
 楼主| 发表于 2015-7-7 17:34:23 | 显示全部楼层
  话十五:遇见犀利姐——清理寄居灵体
13年九月,我回到了北京的校园继续完成我的学业。为了省钱,我住在离学校不远的合租房里,房间大概也只有八平米,好在我身材娇小也不需要太多空间,一个人蜗居在里面。该去上课就上课,不上课就在房间里清理释放。当时身体状况也不太好,本来比较嗜睡,而且经常吐痰打嗝。13年之前在吃花精以及各种所谓高能量刺激下,我的身体非常敏感,却又感觉虚弱,清理没完没了。虽然我已经习惯了,也把这个当做是应当承受的业力,在加速的释放化解。身体反应最剧烈的时候一天能有五六个小时吐痰打嗝,一会吐一下,一会吐一下。遇到L先生后还持续了一段时间经常吐痰,但已经没那么严重了,现在回想起来为了修行我也是蛮拼的。

在情绪非常激烈却又不能畅快释放,内在冲突严重时,只能臣服于神性,请求神帮助我清理。到了后来我发现自己睡眠已经出问题了。本来的嗜睡变成睡不好了,总感觉腹部有东西堵住。我想起来去年有一面之缘的民族名医太阳,在朋友的介绍下了解了提博气的方法。但是自己难以操作,也没训练过,于是就上网寻找太阳的消息。(各位想了解可百度搜索提博气马源泽)结果最后决定找帮助他办课的Z姐看看。刚好好友C和Z姐比较熟,于是就引介了一下,也让我以比较优惠的价格享受调理的服务。

第一次见面为了不迟到,提前到达了目的地。见了面寒暄一下,初次见面感觉Z姐还是比较正气凛然的样子,话不多说就躺在床上诊断起来。根据她的调理经验,我的情况比较严重,需要一段时间的连续调理才能慢慢好起来。在她帮助我用提博气的特定手法处理我腹中的博气(先天元气)和寒气时,我感到很疼,身体想要扭曲,我尽力忍受着。我的腹部有硬硬的气堵着,这些是常年积累的寒气。而好戏在后头,在让人疼痛的手法过后,她开始运作起自然能量来,两只手像指挥家似的指挥着能量的流动。我第一次感受到有人可以直接指挥这么强的能量(对于当时我的感受来说很强),而我自己能指挥的却比较弱。这些能量冲击着我的身体,我对Z姐说我想动,想叫,她说随便动随便叫。于是我就随着身体自己动,有趣的事情出现。我身体开始像蛇一样大幅度扭动,上下左右扭,嘴里发出奇怪的声音。我也不管那么多,怎么舒服怎么来。后来就演变成像青蛙似的,我是趴着的,身体撞击按摩床的声音非常大,感觉自己快要腾空了。嘴里发出的声音已经不是自己的了,是异常凄厉的惨叫和吼叫。一段时间后我的双手像翅膀一样扑腾,身体还是上下撞击着按摩床,一直是腹部用力带动其他部位扑腾。我已经不记得我是怎么叫的,幸好楼上楼下没人,隔音效果还可以。当大声叫出来后感觉舒畅很多,常年的压抑得到了暂时的缓解。Z姐是见惯了各种释放场面的人,对于我这种她也不怕,虽然看起来是挺吓人的。本来我身体就比较打开,所以难得有机会可以这样大叫大动大跳的,我定然不放过。在各种惨叫和动作中,一个声音开始出现,Z姐开始说这宇宙语(星际语言),我也开始叽里咕噜说起来。虽然我不知道自己说的是什么,但是感觉这个说话的东西很开心很快乐,终于可以重见天日了的感受。Z姐全程用手在指挥能量,并顺其自然去解开身体里的各个能量结,就像我是个活的人偶娃娃,受她指挥在动似的。我感觉很有意思,嘴里叽里咕噜说着听不懂的语言在和Z姐对话,像个小公主似的。后来我索性下床在地上蹦跶,转圈和使劲跺脚。这个小家伙用我的嘴超级兴奋而且高速地说着宇宙语,仿佛压抑了很久很久,终于可以说话了。在长达一个多小时的高强度折腾中,我慢慢平息下来,从开始到现在,垃圾桶快被我用的纸填满,吐了无数痰,清理了很多负能量。

虽然我听不懂这家伙说的是什么,但是从她的语气神态和传递的感觉中也大概明白她的用意。她对我说我和她是约定好要一起做事情,帮助地球提升,我单纯地相信了她。Z姐也拿出她收到的信息写下的外星文字,我看不懂,体内的小家伙似乎能看懂,但是我没办法翻译。在这个外星人的世界里,有着一些它们的秘密,不过我大概明白了有一堆外星灵魂来到了地球,但不一定都是投胎的,一大群人要拯救地球,还有各自的代号,等着聚集起来做什么事。我也以为自己也要参与到这些事情中,毕竟心里还是有拯救情结,丝毫没意识到问题出在哪里。

在一个多月的时间里,我经常到Z姐那里去,而这个外星灵魂也因为能遇到同类可以沟通很高兴,那段时间还是挺愉快的,在灵体这方面没有太多阅历的我单纯的相信了这小家伙,认为这些灵魂都是善良的。而到后来再次遇到太阳的时候我才知道自己错了。

注:那些被迫清理出去的灵体我们也不知道去了哪里,也不知道是否会回来,这还是未知数,关于超度的说明请看《超度的原理》http://www.fayliya.com/h-nd-352-2_314.html

(声明:本故事内容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发表于 2015-7-8 16:41:52 | 显示全部楼层
哦 是你自己经历哦 那可以看看
 楼主| 发表于 2015-7-8 19:51:35 | 显示全部楼层
话十六:清理外星灵魂——再遇回族名医太阳
在调理的一个多月里,每一次都有关于外星人的话题,而这个在我体内的小家伙也乐此不疲。而后来我还隐约感受到还有一个家伙在里面,但是我不确定是什么。Z姐给人感觉很犀利,尤其是眼神,一般邪物都怕她,有人说看到她是魁梧的金刚护法,我也感觉她的灵魂身材高大魁梧,很有力量。但是当她说星际语言的时候感觉是一个组织者、领导人,年纪大些。后来也明白了连太阳也和外星人有联系,毕竟他的梦想是制作飞碟,还有治疗艾滋病的仪器,让人变年轻的科技产品。至今我仍然不知道真实的情况到底是如何,也没有去在意了。
期间有一些有趣的事情,Z姐尝试给我催眠,我的老虎灵魂跑了出来,Z姐不知道怎么回事,以为是外灵,后来因为在催眠中我哭的太悲痛,才知道其实那是我自己的灵魂。那次催眠还 让我知道了一点关于我真实身份的秘密,但是更多的记忆被我自己封印,不能打开。那段时间我开始不时自动地摆出各种手印,尤其是受到佛家音乐或者高能量刺激的时候。那段时间其实现在看来自己真的有些过于神叨,外星灵魂活跃的时候普通人看来真的像神经病,幸好我那个力量还不强,只有我允许的时候她才能出来。还有好友C也有类似的情况,如果不是Z姐出手制住他体内的一个调皮捣蛋想控制他的外星灵魂,他就真的在人前跟精神病没什么区别。
在我调理将近尾声的时候,太阳要来北京。而在好友T和Z姐的关系下,我有幸再次见到太阳,C也一同前来。本来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我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状况有危险。太阳在酒店里为一位朋友看诊,这位朋友的身体不好,非常瘦。太阳通过第三眼看到是鬼道的某个男人对她很执著,已经吸了她很多阳气,太阳用他的双手揪住她肩膀的肉,在用力扯出那个灵魂,这位朋友的表情开始变得痛苦,嘴里惨叫着。过了好一会,惨叫结束,虽然我们肉眼看不见,但是能感受到气氛和能量的变化。清理完鬼之后,太阳给她开了补身体的药方,嘱咐她一些要点,我在旁边看着,丝毫没有心理准备接下来就轮到我了。太阳看了看我,叫我过来,我不知道要干什么,但是我信任他,就过去了。他说:“你里面有两个灵魂,已经共生了一段时间,等他们长大就麻烦了,不好清理了。”我很惊讶,我完全不知道是这样的,但是我还是配合他。他用两只手的手指扯住我肩膀的皮开始往外使劲,我感到很痛,随即哀嚎起来。我说好痛,他说那你要不要弄掉,我点点头。
下面的场面就跟拍电影似的,我坐在床上,身体扭动,表情扭曲,嘴里发出凄厉的惨叫声,仿佛是电影中看到的恶灵被消灭的痛苦情节。T说我那个样子真的可以去拍电影了,太逼真了,我说真的是很痛苦的。终于结束了。C也被清理了灵魂,同样痛苦,他有三个灵魂共生在体内,并且其中一个长的有点大了。太阳说,他第一次见我的时候还没有这两个东西。我傻了,这小家伙欺骗我,她给我编了故事,甚至串改了我的记忆,让我以为我真的是和她约定好,而且很早就在一起了。他用神通力看了看,说它们是亮星球的实验品,他看到一个女科学家,四十多岁,而它们就像是试管婴儿似的,科学家寻找合适的地球人做实验目标,想看看这些灵魂在地球生活会如何。它们这是大约在12年我在草坪上的时候进去的,我丝毫没有感觉!我惊愕,彻底傻掉。我居然是外星人的实验品!以往我对外星人的认知被这个体验彻底粉碎,什么通灵,什么光和爱、扬升,什么拯救地球,帮助人类提升,都是扯淡,很有可能是一个谎言。不管如何,还是很感激他帮助了我。灵魂被清理掉后,我还特地尝试了一下能不能说星际语言,还能说得很流畅,也许是开启了这项能力吧!
(声明:本故事内容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 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喜悦家园 ( 京ICP备12029068号-1   对不起,请原谅,谢谢你,我爱你。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GMT+8, 2022-12-6 19:33 , Processed in 0.097363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