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喜悦家园

喜悦家园

 找回密码
 注 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用微信登录

搜索
查看: 327|回复: 0

[净空法师] 佛法是教育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2-18 16:35: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因为佛法是教育,佛法是教学,这个诸位要知道,我们常常提醒。因为今天在全世界都把佛教称为宗教,很多人误会说佛法是迷信,我们不能不多说几句,不能不常常提起。我在年轻的时候跟大家一样,也以为佛教是宗教、是迷信,所以从来不碰过它,连寺庙都不去,偶尔去观光旅游,看看这些古代的艺术建筑,看看这个东西而已。再看到出家人做法会,超度的佛事,这给我们一个很错误的观念,好像佛教专门是为死人服务的,这个误会太大了。我学佛的因缘,是年轻的时候爱好哲学,在台湾跟方东美先生学哲学。方老师很慈悲,跟我讲了一部《哲学概论》,最后一个单元「佛经哲学」。当时我非常讶异,佛是宗教、是迷信,宗教裡面它是低级宗教,怎麽会有哲学?宗教裡高级宗教只有一个神,低级宗教叫泛神教,很多很多神,什麽都拜,这属于低级宗教。所以我们把它认为低级宗教,哪来的哲学?老师告诉我,他说:你年轻,你不知道,「释迦牟尼是全世界最伟大的哲学家,佛经哲学是全世界哲学最高峰,学佛是人生最高的享受」。我是上他这种课才把观念转过来,重新认识它,很不容易!如果没有这个缘,我们一辈子都不会跟它接触,那真是古人所谓如获至宝当面错过。
  佛法确实这将近两千年在中国发扬光大,英国汤恩比讲得不错,古代中国人心量大,能够包容异族的文化,就是指佛教,它从印度传过来的,中国人能包容,能吸取它。佛教丰富了中国传统文化,这个是汤恩比讲的,汤恩比对中国文化他那一种认识,超过我们现在一般人,我们现在中国人自己不认识,外国人认识。而且他说出这种话,解决二十一世纪的问题,这社会问题,你看现在社会溷乱问题,只有中国孔孟学说跟大乘佛法。是不是真的?如果你对这两样东西真的深入研究,你就知道他说的话一点都不错。问题,现在关键在哪裡?一般人不认识,你跟他讲他也听不懂;不要说一般人听不懂,专门研究汉学的人他也不懂,这让我们非常失望。
  我在二00五年、二00六年,两次访问伦敦,特别去看牛津大学、剑桥大学跟伦敦大学,这三个学校在全世界排名前三名的。我访问他们的汉学系,欧洲汉学系的中心就在这三个学校,特别是伦敦大学,伦敦的名气不如牛津跟剑桥,但是在汉学方面来讲,它是第一,伦敦汉学的研究超过牛津、超过剑桥。所以我两次去这个学校访问,跟他们汉学系的同学交流,我给他们上了一堂课,跟他们的教授交流,我就提出这个话,这话是你们英国人讲的,汤恩比教授没有一个人不知道的。我问他们,你们都是研究汉学的,用佛经写博士论文,用孟子、王维(唐朝的文学家)去写博士论文,我很佩服。他们说一口标准的北京话,我不如他们,念中国古书,所以进入这个学系,我们不需要用英语翻译。我在课堂裡面问他们,汤恩比的话你们相信吗?大家对着我笑,不说话。停了几分钟,我说,那他说错了吗?也没有人回答我。最后我告诉他,我说汤恩比没有说错,我们把他的话解读错了。怎麽解读错了?今天提到孔孟,你们头脑马上就会想到四书五经、十三经;讲到大乘,一定就想到《华严》、《法华》、《般若》这些大经大论。这都是他们的功课,都是他们主修的东西,能不能帮助今天这个社会?真的不敢讲话。我提出这个问题,你们反应的是孔孟的花果,像树一样,那是花果,是佛法裡的花果,好看,那个东西裡头太高深了,谁懂?包括我们一生研究的,都未必能理解裡面的奥祕,怎麽能帮助社会?
  我接着告诉他,我说花果从哪来的?枝干长出来的。枝干从哪裡长出来?根本长出来的,它有根,根是活的。我说孔孟的根你们知不知道?大乘的根晓不晓得?我这点醒他。孔孟的根是什麽?《弟子规》,道家的根《太上感应篇》,大乘的根《十善业道》,他们没想到这一点。儒释道这三个根的教育要是能够普遍推行,社会马上安定。要多长的时间?我们真做了实验,过去我们在安徽庐江汤池做实验,三个月,社会风气完全变了,我们自己都不敢相信,人民怎麽是这样好教的。这个实验证明了两桩事情,我们老祖宗讲的「人之初,性本善」,证明这一点,人性本善;第二个证明,人民是非常好教的,只是你没教他,你要教他,很快他就会觉悟,他就有智慧能够辨别善恶、辨别是非,知道我们日常起心动念错误了。
  中国这个族群在全世界最懂得教育。中国的教育起源太早了,政府正式设立官员主管教育,什麽时候?历史上记载尧王的时候,尧舜,距离我们现在四千五百年,政府正式设立,而且地位很高。那时候的朝廷,就是政府,官的名字叫冢宰,冢宰就是总理。冢宰下面这就是部,现在讲部,总理底下这是部。第一个部,司徒,司徒是教育部,管教育的。以后官的名称不一样,但是性质没有变,这个体制没改变,一直到满清,你看宰相底下六个部,第一个礼部,礼部尚书就是部长,礼部是教育部。由此可知,在中国四、五千年,都是把教育摆在第一,你细心去观察,所有行政都是为教育服务。所以这个国家几千年来长治久安,靠什麽?靠教育。所以中国人有教育的智慧,有教育的方法,这个辩才是属于方法,有教育的经验,有教育的成果,一个政权稳定之后,在中国历史上差不多都可以到二百五十年到三百年。中国最长的周朝八百多年,商朝六百多年,汉四百多年,靠什麽?靠教育,只要把人教好。所以中国是什麽社会?读圣贤书之后你就晓得,中国立国的制度是圣贤的制度,圣贤的社会,圣贤的政府,圣贤的民族,你不能不佩服。
  我们对汤恩比致敬,汤恩比对中国传统文化了解的确有很深的深度,他能提得出这个话。除了中国传统学术之外,这个世界的乱象,没有任何方法能够把它摆平,也就是没有任何方法能救今天的世界。孔孟学说到底是讲的什麽?我常常问大家,你用一句话回答我,不要囉嗦。大乘佛法是什麽?不用讲那麽多经典,你把它的精神、方法说出来。孔孟的精神、理念,仁义!「仁者爱人,义者循理」。义是什麽?思想、言语、行为合情合法合理叫义;仁是推己及人,想到自己一定要想到别人。仁者爱人,由自己想,那个仁是两个人,人字旁边一个二,常常想着别人。中国历代的帝王念念想到人民,如果这个皇帝只想到自己,不想到人民,这个国马上就要亡,你看每一个朝代末代的皇帝就犯了这个错误。法,多好!开国的帝王立下来的法,法好,他不遵守法,他就亡国;他要世世代代遵守,他的国家决定不会亡,任何一个朝代都是如此。
  我跟方先生学哲学,方先生曾经告诉我,他说在全世界古今中外的这个法,叫宪法,治国的大法,他告诉我,最好的还是《周礼》,就是周朝的法。他说如果周朝后世的子孙都能够遵守的话,中国今天还是周朝,还是周。那法是谁订的?周公。周公没有一点私心,念念是为国家民族,为人民的福祉,没有想到自己,没有想到自己的家,大公无私。老师当年劝我多看看,我一遍也没看过,因为以后学佛了。学佛,全部的精神都放在佛经上,对这个东西就没兴趣了。但是老师跟我说的话,我记得很清楚,因为他说了好几遍,告诉我,这个法非常有价值。我喜欢读古书,《周礼》就没有翻过,我喜欢是《礼记》。《周礼》是治国的大法,《仪礼》是修身齐家的大法,《周礼》是治国平天下的。《礼记》裡面记一些琐事,关于礼的理论部分,以及日常基本的一些行为,像《弟子规》,在《礼记》裡面就是「曲礼」跟「内则」这两篇,都是讲我们做小朋友初上学的时候应该守的一些规矩,在家庭怎麽样侍奉父母,以后都编在《弟子规》裡面。《弟子规》编得好,只有一千零八十个字,把这裡面的东西几乎都包括到了。细说那是《礼记》,你才能够细讲。这东西好!现在人不读,也没有人提这个事情,所以是非常生疏。
  中国传统文化疏忽了两百年,前面满清最后的一百年疏忽了,有讲学的,已经没有人做,认真去做没有人了。曾国藩先生看到当时社会现象,世风日下,很忧虑,我们在他文章裡面看到。曾国藩那个时代跟我们现在正好相差两百年。两百年前慈禧太后主政,把清朝祖宗的成法,最重要的一条她把它废除掉了。那就是宫廷裡面,这是康熙年代订的,经常不断的礼请儒释道的,用今天的话来说,学者专家,在宫廷裡教学,皇帝带着嫔妃、文武大臣天天接受教育,才能造成康乾盛世。康熙、乾隆将近两百年的盛世,中国在那个时候国力是全世界最强的。慈禧把它废除了。废除,国家大事请教谁?不请教这些专家学者,她真的搞迷信了,她喜欢扶鸾,她问鬼神,你说糟不糟糕?这章嘉大师告诉我的,满清亡国是亡国在扶鸾上,听鬼神的,不听这些学者的话,这些有德行、有学问的人,她不听他的,听鬼神的。所以在那个时代,学习的风气好像还很盛,实际上已经阳奉阴违,自私自利、名闻利养逐渐逐渐的上升,所以曾国藩先生感觉得忧虑。
  满清亡国之后,民国成立到今天一百年了,这一百年不但没有人依照传统文化去做,连讲的人都没有了,满清是末年还有人讲,现在连讲的人都没有了。所以我们对于中国传统文化的生疏,比不上外国人,外国人学中国的汉学、学中国的历史,比我们懂得多。我们今天在外国,常常外国人要问起来的时候,我们不能回答。他问你一个,李太白是什麽时候的人,你晓不晓得?很多人答不出来,这唐朝一个诗人。那要问问过去典章制度,那更糟糕、更陌生了。所以中国的危机,古时候讲不在于政权,政权丧失掉没关係,我们中国传统政权曾经被元朝蒙古人取而代之,元朝是蒙古人,清朝是满清人,但是文化没有遗失,一定可以复兴。文化如果是被灭掉,这个民族永远不会复兴,那真的就是世界上四大文明古国三个都亡了,最后剩下中国,可能中国在三十年之后,中国这个最后的一个文明古国也没有了。任何力量亡不了中国,只有中国自己人。不相信老祖宗了,不相信中国传统文化了,他为什麽不相信?他不认识。这让我们很感到悲伤的事情。今天我们有责任要把中国传统文化再兴起来,怎麽兴起来?要提倡读古文。不难,古文读起来真有味道,这真叫精神粮食。
  我学佛的时候,因为佛经最晚的翻译是宋朝,南宋,南宋以后几乎没有什麽新的东西出现了。从汉朝到南宋,八百多年,这时佛经大量传到中国,翻译成中文,翻的文字翻得好。我对于这个事情曾经问过方老师,因为方老师对佛很有研究,他最后跟我讲佛经哲学。我怀疑的一个问题,就是那个时候大量梵文到中国,翻译之后为什麽原来的梵文没有保存下来?现在都丧失,找不到了,这是不应该的事情。老师听了我这个话就哈哈大笑,我也很惊讶,这有什麽好笑的?他说你不知道,古时候中国人跟现在不一样,现在中国人对民族自信心没有了,从前的中国人,那种豪气、智慧真是世界独一无二的。他说把印度梵文翻成中文,不但意思一点错误都没有,文字比梵文的文字还要华丽,还要好,换句话说,学佛,念中文的译本就可以了,那个可以不必要了。你说这种气慨还得了吗?哪裡像现在中国人这麽可怜?现在中国人对自己没有信心。
  我去年在台湾治牙周病,住了八个月,到以后我才晓得,牙周病顶多三个月就可以治好,为什麽要我住那麽久?台湾有很多佛教徒要求医生不要很快给他治好,慢慢给他治,这样把我拖,拖得那麽久。治牙齿期间也讲经,讲经没中断,所以我也就无所谓。在台湾,政界的朋友很多,来访问我,跟他谈什麽?所以我就找了一个同修,你们去找一本《三民主义》给我看看,我好找一点谈话的资料。他们给我找到了,我一看那是讲演稿,孙先生的讲演稿,一共好像是二十次的讲演。民族主义,他一个主义是讲六次,但是民生主义是讲了四次,民族六次,民权六次,民生四次,所以这个分量并不多。我在民族主义第四讲裡面看到一句话,我很惊讶,但是没听人家说过,这麽重要的话,为什麽没有人讲?孙先生说,他是一个留学生,年轻就在外国,对于这个世界局势大事他知道得很多。他说外国人比我们中国强的只有两桩事情,一个是机器,我们中国不如他,另外一个科学技术,除这两样东西之外,他们都不如中国人,特别是政治哲学,他们应当是向中国学习。这个话太重要了!所以我们不能什麽都学外国人。
  现在外国人已经走到末路,种种危机出现了,所以外国人提出一个什麽口号?地球的末日,就世界末日要到了。末日怎麽形成的?这佛经上有,佛怎麽告诉我们?人违背了性德,这个现象就出现了。什麽是性德?中国老祖宗所讲的,五伦是性德,五常是性德,四维是性德,八德是性德。今天拿这个东西讲,完全相违背了,那灾难就现前了。这个灾难能不能化解?答桉是肯定的,能,只要你回头。连科学家都告诉我们,现在大家都想着二0一二,二0一二这个灾难的预言,全世界的科学家有一半肯定,他说会有,有一半不以为然,他说银河对齐是有这个事情,但是不至于让这个世界走向毁灭,没那麽严重,这是另一半人的看法。美国一位科学家,布莱登先生,他说二0一二这个灾难的预言,实际上是让地球上的居民,是一次反省、一个契机,只要地球上的居民能够弃恶扬善、改邪归正、端正心念,就能把地球带上更美好的明天。这个话跟佛经上讲的一样,问题地球上的居民能不能回头?能不能放下自私自利?能不能放下名闻利养?像共产党所说的,人人都能够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这个地球马上就是极乐世界。
  我们念这个经,这是释迦牟尼佛为我们介绍西方极乐世界阿弥陀佛的国土,没有别的,他的世界跟我们地球没有两样,只是他们的居民接受阿弥陀佛的教育,人家教得好,个个都是善人。不但是善人,上善,善到顶尖了,个个都是善人。所以感得山河大地这样的美善,超出一切世界,是人超出。为什麽人善,山河大地会变好?人心不善,它会变坏?这大乘经上常讲,佛经上两句话我们必须记住,「相由心生,境随心转」。境是我们居住的环境,居住环境随着我们的心在转。你不要认为树木花草、山河大地它无知,那你错了。它会看,它会听,它懂得我们人的念头,我们念头善它就善,我们念头不善它就不善。这桩事情十几年前日本江本博士用水实验,水是矿物,实验出来水会看、会听、会懂得人的意思。我们人身体百分之七十五是水分,我们心情跟整个身体会有变化,心情不好,你就会多病,疾病从这来的。一天到晚欢喜的人他不会生病,他法喜充满,他的细胞都是快乐的;每天是愁眉不展的话,那个细胞就带病毒了。同样一个道理,山河大地跟着我们念头变。所以你统统把事实真相搞清楚、搞明白了,你就晓得,整个宇宙是福是祸、是善是恶,都是自作自受,这不能怪别人。没有人做主宰,是自己念头在做主宰,一念善,没有一样不善;一念恶,没有一样不恶,都在念头。所以教育就太重要了。
  释迦牟尼佛开悟之后,一生从事于教学。这我们在经典上看到。他是王子出身,捨弃王位,他去求学,十九岁出去求学,三十岁开悟。开悟之后就从事教学,七十九岁走的,教学四十九年,讲经三百馀会。这三百馀会就像我们今天讲办班,他一生办班三百多次,教学四十九年,一生教学,他与宗教不相干。佛、菩萨、阿罗汉,这是佛教裡三个学位的名称,就好像我们今天讲的,学校裡的博士、硕士、学士,三个学位名称。这个学位人人都可以拿到的,所以佛才说「一切众生本来是佛」,佛法是平等的。今天释迦牟尼佛给我们介绍西方极乐世界,我们才知道西方极乐世界裡头没有政府,这个世界裡头没有讲到国王,没有讲到大臣,也没有讲到社会的型态,各级政府都没说到,典章制度都没有。只讲到什麽?这本书看完之后,极乐世界只有两种人,一个老师,一个学生,纯粹教育。阿弥陀佛是老师,所有往生到极乐世界的人都是菩萨,菩萨是学生。所以极乐世界是个大的学校,校园。你到那边去干什麽?去求学。完成你的学业,毕业了,这学位就拿到,毕业就成佛,你拿到佛陀的学位。然后你会对遍法界虚空界所有不同世界裡面,你去教化众生去了,这佛门常讲,哪裡有缘就到哪裡去。
  所以智慧辩才是在佛法裡头首先要取得的,它是以智慧为中心,为体,辩才为用,辩才就是教学方法。智慧是什麽?对于整个宇宙人生彻底明瞭,这是智慧,今天我们讲的科学跟哲学。我们很有幸,所以感激老师,我每天上课一定对老师行礼,没有老师,永远不认识。老师带给我们一生,真的人生最高的享受,这个经题裡面「清淨平等觉」,我们的心(精神)没有被染污,永远住在平等,觉而不迷,这就是最高的享受,最高的享受跟名闻利养不相干。迷而不觉,这就讲到迷信。什麽叫迷信?事实真相没有搞清楚,你相信它是迷信,你不相信它也是迷信,没搞清楚,信与不信统是迷信,一个是迷的相信,一个是迷不相信,所以统统是迷信。什麽是正信?统统搞清楚、搞明白了,你相信它是正信,不相信它也是正信,我搞清楚了,你了解了。所以都得要把事实真相搞清楚、搞明白才行。
  我们淨宗往生成佛,三个基本条件,信、愿、行。你要不把经典搞清楚、搞明白,你相信阿弥陀佛,天天念阿弥陀佛,迷信,不是正信。不过他真的是好,你很走运,你怎麽碰上了,没有搞清楚你也信他,你也真干,那这很难得,你很幸运。所以信了之后一定要解,这就是经教的学习比什麽都重要。所以释迦牟尼佛一生没有搞过法会,没有打过佛七,也没有搞过禅七,所有现在佛门裡的佛事活动他一生没做过,一生就是教学。修行,修行你自己的事情,你搞清楚、搞明白了,怎麽修你自己知道,老师用不着过问,纯粹教学。所以淨宗一定要相信,搞清楚才相信,没搞清楚我是不肯相信,我这个人从小一定把事情搞清楚、搞明白,我才会相信。我信淨土不容易!我最初信佛是信哲学,跟方先生学的。以后跟李老师,李老师把淨土介绍给我,教我看《印光大师文钞》。我把《文钞》读过之后,我对于淨土不排斥,但是不相信,我还是喜欢哲学,在大经大论裡头下功夫。
  真正相信这个法门,二十年,研究佛经二十年才相信,哪有那麽简单!所以我这个人很不好度,你没有真正高明的老师,老师跟我辩论,你辩不过我,你怎麽能教我?我是讲《华严经》,早年第一次讲《华严经》,讲到一半,有一天突然想起来,文殊、普贤这两位菩萨,我们后面这是华严三圣,当中是毘卢遮那佛,两边就是文殊、普贤,他们是修什麽法门的?《华严经》末后善财童子五十三参,善财童子学什麽法门的?经没讲完,就翻到后面,从后面看,这下发现了,文殊、普贤都是求生西方极乐世界的,五十三参到最后,普贤菩萨十大愿王导归极乐,这个把我吓了一跳,怎麽他们统统都归淨土?我对淨土产生信心从这儿来的。所以是《华严》、《法华》、《愣严》这些大经大论把我引到淨土裡来的。我的三个老师都没有办法让我相信淨土,而是讲经差不多讲了二十年的时候,看到大经后面统统归淨土。看到《愣严经》二十五圆通,发现大势至菩萨是特别法门,这以前都讲观音,没讲大势至,你细心观察,它排列次序不一样,不是按照次序排列,那就是特别法门。所以淨土讲透彻、讲明白相当不容易。
  这一部经,我这一次是第十次宣讲,这一次特别选黄念祖的注解,讲注解,希望留一套完整的东西给后人做参考。经,夏莲居老居士会集的;注,黄念祖老居士毕生的心血。我们晚年才遇到,成为真正的同参道友,在国内弘扬这部经,他一个人,在海外弘扬这部经也是我一个人,我们都度过非常艰辛的历程,非常不容易!我们在美国才联繫上的。早年李老师,我跟李老师学教,知道有这个人,我以为他已经是古人了,已经不在了,没有想到他年岁并不高。李老师大我三十九岁,黄念老只大我十几岁,我都没想到他这麽年轻,遇到之后真欢喜,讨论这部经裡面一些重要的问题。在佛法,一般讲大乘教裡头,信解行证,如果你懂得佛法裡修学的这种理念、这种原则,你就知道佛法完全符合科学。你信了,信了之后你理解,理解以后依照理解去修行,你要去做到,做到你才能证得,这才算是你真学会了。你要没有真正证得,你是假的,你不是真的。佛法到最后就是要把证据拿来,你真正证得,不能证得不算数,不是真正成就。这个法门往生就是证果,你生到西方极乐世界,真的你就是阿惟越致菩萨,有理论、有方法。许许多多人依照这个方法去修学,他怎麽走的?他不生病,他知道哪一天走。有很多站着走的、坐着走的,瑞相稀有,我们看到过的,听说的不算,亲眼看到的。真依照这个经教去修学,需要多长时间?在一般讲,普通一般的三年。
  大概也是三、四年前,深圳黄忠昌居士就做实验,他也是听我讲经听到的。我告诉他,从《淨土圣贤录》、《往生传》裡面去看,我估计至少是三分之一到二分之一的人,他们修学的时间大概都是三年,他就走了。所以他就想实验一下,看看三年是真的是假的。在深圳闭关,向小莉居士护持他,就是照顾他,两年十个月,还差两个月满三年,他就预知时至,他就知道。真走了,才三十出头,证明一点都不假。这个世间再有什麽灾难与他不相干,他走了,他到极乐世界去了,那个世界永远没有灾难。这个年轻人是给我们做样子看的,告诉你这个事情是真的。
  我在美国遇到好几个,在加州遇到一个老太太。我们常常提起来的,在加州有个同学是年轻人,不是老太太。这个人是个女子,胆子也真大,她在美国念书,毕业之后在美国教书,那个时候她在教书,已经毕业了。租了一个房子,鬼屋,半夜十二点的时候鬼就来了,来的时候其臭无比。这个同学叫甘贵穗,她的父亲是国民党时代的上将,抗战时间。鬼就来了,来的时候慢慢就贴近她,那个样子就是要杀她,要夺她的命。她就赶紧念阿弥陀佛,阿弥陀佛一念,这个鬼距离她大概一公尺,不太远,一公尺的样子,他不敢靠近了。拼命念,念到天快亮的时候鬼走了,第二天又来了。我就问她,为什麽不换个房子,那鬼屋就换个房子?她说不用换,这对我有好处,他天天来督促我。以后她出家了,她美国的工作辞掉,她到台湾出家了。那绝对不是假的。那个鬼跟她有缘,总是要讨债的、要命的。所以真的,欠命要还命,杀人要还命,欠债要还钱。我们明白这些道理就知道,一个人在世间想佔人家便宜一点,不可能,吃一点亏,也不可能。因果通三世,这一生当中佔便宜,来生还人,还要加利息;这一生吃亏,来生就补偿,人家还来的时候有果报。所以讲到佔便宜、吃亏,没这个道理。所以古人讲吃亏是福,特别是修行人,修行人对这个世间没有留恋,我们确实想移民到另外的佛国土,往生是移民。
  人肯定没有生死,人是不会死的,任何一个人都没有生死,身体有生死,灵魂不死。诸位看到这本书,《凯撒军团东征中国之谜》,这真的事实,人我见过,他们到香港来看我,都跟我见过面,所说的话、告诉我的事全是真的。因为那个时候我正好到罗马跟天主教教皇有约,我去访问,我在罗马就问当地的人,这个事情真的不是假的。二千一百年前,这个军团东征的时候死在中国,全军覆没。灵魂,你看二千一百年那些幽灵,现在还非常活跃,来找我。我没法子帮助他,国内有个齐居士,这个人会帮助他,他就真找到了。他们要求给他盖个庙,他们两千多年都做孤魂野鬼,游魂,很可怜,很苦!现在给他建个庙。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教育,这个教育把它翻成外国文,对全世界流通,会轰动全世界,告诉人,人永远不会死的。但是这个互相残杀,冤冤相报,没完没了,双方都痛苦,何必干这个事情?所有怨恨情仇一笔勾销,这才对。
  所以我们讲到汤恩比说化解世界问题,社会问题,用什麽?孔孟仁义,用仁义的道理,用忠恕的方法。那就是说东西方今天遭这麽大的灾难,都是因为把圣贤教育疏忽了。东方我们中国传统东西丢掉了,在外国把宗教教育丢掉了,所以遭这个大灾难。人没有受过圣贤教育,做什麽样的坏事都得原谅他,不要再追究了,所以用忠恕。恕就是饶恕他,造再重大的罪业都不要追究了,不要放在心上,无论做什麽坏事,不再提了,用这个方法,大家心才安,社会才能安定。不要让那些造作不善的人心裡恐慌,这样不好。要社会安定,大家好好一起来学习传统教育,这样就好了。传统教育如果能够学上半年,你的信心就恢复了,这我们在汤池做的实验;能够做到一年,你完全就改变了;一年之后,你学过一年之后,你再做犯法的事情,可以用法律来制裁你。现在你做犯法的事,为什麽不制裁?你没教,没教过你。没有教你,你犯法处罚你的时候,这是不义,在中国古圣先贤心目当中,那是不义。你没教他,他犯过失,你怎麽可以处罚他?教了以后,他犯法,处罚他,这可以。这是今天在整个世界都要用忠恕,汤恩比说得没错。以仁义的理念、以忠恕的方法,大乘是以真诚的基础,用慈悲的方法,要原谅他。
  法律原谅他,国家原谅他,社会原谅他,他还有一个东西没法子原谅,是什麽?因果不原谅他,那是没办法。因果,你作善,你来生到天道去了,你愈去愈好;你作恶,你果报在下三途。这是我们做不到的事情,但这个肯定有,这不是骗人,不是吓唬人的。所以我们想到这一点的时候,你就知道,他如果造恶不肯回头的话,他来生堕恶道时多可怜,你怎麽能再忍心去处罚他?不忍心!所以法是死的,不是活的,法需要人,没有人,法不能独立,这都是中国古圣先贤的教诲。你说法,治之端也,就是治国平天下这个法律,特别指国家的宪法,这个是治理国家的端,主要的方法。但是人,人是法之源也。人是什麽?好人,贤人君子,这是法的根,是法的源头。如果没有贤人君子,法被坏人拿到手上,一样干坏事。这个道理要懂。所以中国历代讲求的是培养人,培养好人。法是重要,但是它放在第二位,不放在第一位。人要是好人,法有疏漏、不足,有缺陷,他一样做好事。所以中国古人就讲,「以人为本」,这个人是贤人君子,不是说别的,这一定要懂。没有贤人君子,什麽制度都不好;如果是贤人君子,任何制度都好,没有一样不好。所以中国人自古以来讲求什麽?怎麽样把人教好,这是政治上第一桩大事情,要把人教好。
  把人教好,首先要把国家领导人教好,就是把皇上教好。诸位要看看古礼培养太子,你就晓得那用心多苦!皇帝的儿子将来要继承王位的,从小要受严格的教育,皇帝给他请三个老师,太师、太傅、太保,这三师。这三个老师管什麽?太保管生活教育,我们今天讲健康、保健,太保是管这个的;太傅是管伦理道德教育;太师是教他的学术、智慧,将来办事的能力,就教这个,这三师。三师都是全国最有道德、有学问的人来担任。你看周家开国的时候,那是个典范。武王死的时候,他的儿子,就是以后成王,才十岁。这三公是谁来担任?太保召公,是周文王的小弟;太傅是周公,文王的二弟,他们三兄弟是二弟;太师是姜太公,这三个人负责来培养底下一代。另外再设三个少师,就是少保、少傅、少师,这三个人的阶级,用现在来讲是政部级的。他教什麽?我用现在的话来说大家容易懂,教练,这三个教练。老师教的,学生有没有真的做到?他们要陪着学生要把它做到,落实。不是说听了会念、会背,不行,要落实,要做到。所以这三个少师就等于我们现在讲的教练,他是陪着小皇帝的,生活在一起,一天到晚督促他。这样用心培养下一代。文武百官裡面的子弟优秀的,选出来陪读。换句话说,底下一个小朝廷,皇上、宰相各部的领导人就开始培养了,培养几十年,把他训练出来,将来他才能接班。
  所以你要问我什麽制度好?我赞成皇上,真用心!他这个缘多好,机缘多好,国家全国第一流的好老师来教导他,别人找不到,只有他们有这个机会。所以下面一个朝廷就开始培养,老皇帝过世的时候,他们来接班。生生世世都能遵守这个教训,他这个国怎麽会亡?不可能的事情。所以以前方老师告诉我,《周礼》好,这都是《周礼》上的。他说如果周家世世代代都照这个去做的话,今天还是周朝。这个我们能相信,有理由相信,真用心,真干,一点都不含煳。皇帝有过失,马上就纠正,他不能不听,念念为人民着想,你要不为人民着想,人民起义就把你推翻了。所以周朝享国八百多年。
  教小孩从哪裡教?怀孕的时候就教。怀孕的时候做母亲的人思想要端正,不能有邪念;说话要柔和,不能有粗暴。为什麽?她影响胎儿。所以十个月怀胎的时候,做母亲一举一动都要合乎礼法,要合礼。也就像现在《弟子规》裡面所讲的,每一条都要做到,她会影响胎儿。所以这小孩生下来就好教。现在有很多年轻的妈妈说小孩不好教,那当然不好教,你没教,从小根没扎得好。所以你念古书,你就晓得古人是多用心。
  唐太宗能够成为在中国历史上,可以说是,不能算是第一等,那算是第二等的,明君,好皇帝。他最大的特长,他希望人说他的过失,看到他有过失的时候直接跟他说,说错了他也喜欢,绝对不会处罚。这一条了不起,他天天能改过,天天能自省。偶尔也有人冤枉他,没有犯这个过失也批评他,他也接受,不处罚人。他旁边的人看到不服,问他,你没有这个,你为什麽还要那麽客气要接受?我如果对他要不接受的话,怕以后没有人敢在我面前说我过失。你看看人家那个心量、人家的智慧。做皇帝就怕做个昏君,听不到真东西,人家在你面前都欺骗你,都在哄你,都说好听的,那就快亡国了。所以贞观之治得来很不容易!
  所以大乘佛法裡头讲这个修学,信解行证。无论你学哪一个宗派,无论学哪一个法门,佛家这些典籍远远超过一个大学,什麽样的科目都有。三千多部经典,等于说三千多种不同的学科,任何一种都能帮助你明心见性,也就是说都能帮助你拿到佛陀这个学位,这是释迦牟尼佛教学对我们终极的希望。不是说你拿到阿罗汉就可以了,拿到菩萨就可以了,不是,佛是希望你跟他拿到同样的学位,没有一点私心。所以我们肯定佛法是哲学,不但是哲学,我们现在学了六十年,近代的科学家他们所报告的跟经典上讲的完全相同,他们不能解决的问题,我们这能解决。你譬如说现代的科学,研究宏观宇宙的,他们的报告,现在最尖端的仪器观察宇宙,实际上只能看到全宇宙百分之十,还有百分之九十不见了。怎麽不见了?我们知道,佛经上讲得很清楚,那百分之九十到哪裡去了?大乘经上告诉我们,回归自性了,这他就不知道了,我们知道。
  自性不是物质现象,也不是精神现象,也不是自然现象,所以你当然不知道。怎样才知道?佛告诉我们,你放下妄想分别执着你就知道了。放下妄想分别执着,你用真心,真心能见到真心;你有妄想分别执着,这是妄心,妄心见不到真心。所以最后这一关,科学到这裡可以说达到极点了,他再也没办法了,再进一步,那就要用佛法,不用佛法,他就没方法证得最后的真相。你说从这个微观世界,量子力学家的报告,他们研究宇宙,研究最小的原子、电子、粒子,基本粒子夸克,现在讲到量子,量子也称为小光子,很可能就是佛经上讲的极微之微,物质裡头最小的,极微之微。物质的本质是什麽?科学家现在清楚了,世间决定没有物质这个东西,物质是假的不是真的。这个现象从哪裡来的?是精神现象累积连续产生的幻相,这他们得的结论,跟大乘经讲的一样。那精神现象从哪裡来的?他的报告是无中生有。无中为什麽会生有?就解释不出来了,这佛法裡头有。
  所以佛法不但是哲学最高峰,科学最高峰。所以我们有理由相信,二、三十年之后,佛经会被科学家肯定是世界上高等的科学。这些科学家到最后不依照佛经这个方法,他最后那一关突不破。这精神从哪裡来的?大乘教裡面佛跟我们讲的,「一念不觉而有无明」,无明就是阿赖耶;所以「无明不觉生三细」,阿赖耶的三细相。阿赖耶的三细相被他发现了。但是阿赖耶的三细相从哪裡来的,他没有办法,他只能说无中生有。佛告诉我们,从自性变现的,所以唯心所现,唯识所变。他们是愈来愈接近,这难得!所以今年八月有五位科学家在雪梨,他们开了两天的会做出这些报告,这报告前面一半是讲他们研究结论的报告,我们一看跟佛法完全相同;后面一半是谈怎样应对二0一二灾难预言的问题,也讲得非常好。
  所以宗教要回归到教育,这才是个真理。他们那些仪规是不是要叫他放弃?我们不要这样要求,这样要求会对立,做不到。我们要恆顺众生,裡面那些仪规可以存在,但是那些仪规属于祈祷方面的,是治标不治本。治本一定要教学,希望所有宗教都应肩负起社会教育的这个重担。因为今天全世界从幼儿园到研究所,没有伦理的科目,没有道德的科目,没有因果的科目,所以才造成今天社会动乱。这个课程非常重要,我们中国古圣先贤把这几个科目摆在第一位,所以给中国社会这几千年来的长治久安,道理在此地。所以宗教一定要以教育为本,以这些仪规为次,宗教对于社会就有很大的贡献,有正面的影响,才不至于被淘汰掉,否则的话,确实有被淘汰的可能。爱因斯坦曾经做过预言,科学发达了,日新月异,将来宗教会被淘汰,只有一个宗教不会,佛教,它会跟科学相结合,这爱因斯坦说的。这些人看到了,我们不能不知道。
  所以佛法它究竟讲什麽?它讲哲学、讲科学、讲伦理、讲道德、讲因果,都讲到究竟圆满。所以佛教是中国概念当中的宗教,我们中国宗教这两个字意思好,但是现在大家也都模煳了,模煳就变成迷信。你们查查字典,宗什麽意思?教什麽意思?宗的意思很多,主要的有三个,第一个是主要的意思,第二个是重要的意思,第三个是尊崇的意思;教,教也有很多意思,教育、教学、教化。宗教两个字连起来,主要的教育,重要的教学,尊崇的教化。如果我们把人类主要的教育、重要的教育、尊崇的教化都丢掉了,这个世界哪有不乱的道理?会乱成一团!解决的办法要把这个教育再找回来,问题就能解决。中国今天这样複杂的局面,我们提倡传统文化,用多少时间中国能够恢复到太平?我的看法顶多一年。乱了两百年,一年可以恢复,凭什麽?凭高科技。我们今天有电视、有卫星、有网路,用这个来教。每天在电视台裡面把这个课程送到每个人家裡面去,他天天在学,学上一年,人心完全觉悟了,这个社会就恢复秩序了,恢复到安定和平,对全世界亦复如是。这才是外国人所讲的,二十一世纪是中国人的世纪。是中国人什麽世纪?中国人传统教学的世纪,能救中国,能救全世界。
  真要干,还得要做个示范点,没有点,人家不相信。我们过去在汤池做这个示范点是被联合国逼出来的,我们从来没想到要去干这种事情,只是代表学校、代表澳洲参加联合国的和平会议,我们把中国几千年这些老方法提出来向大家报告,大家听了欢喜,这闻所未闻,从来没听说过的,听得很欢喜。但是散会了,我们在一起聊天、在一起吃饭,就提出问题来了,法师,你讲很好,这是理想,做不到!这一句话真是,对我来说是一个重棒,他不相信那怎麽办?那不是白说了吗?所以我就想到一定要搞一个实验点,做出来给你看,你就相信了。我也没有想到这个实验点会那麽快成功,最初我们想像当中,总得要两年到三年才能看到效果,没有想到三、四个月,就那麽样好的效果,我们惊讶,我们的老师惊讶。所以大家感到人民怎麽是这麽好教的?就是没人教。这个教学成功,这是祖宗保佑,佛菩萨保佑。
  我们那时候想成果出来了,如何能够推向联合国,到联合国去做报告?这个事情很难,不是容易事情,没想到两个月之后联合国来找我,这个就好办了。所以这是天意,不是我们个人有什麽力量。汤池做成功也是老祖宗之德,佛力加持,我们哪有这种能力?所以这个不可以居功。联合国找我,他们从来没有碰过宗教,这次的主题搞到宗教,纪念释迦牟尼佛二千五百五十週年,主题是「佛教徒对人类的贡献」,这麽一个主题,来找我。还邀请我做主办单位,这个真不容易,协办就很难了,这一次做主办单位。我不敢相信,因为联合国找的是会员国,怎麽会找到我头上?我派三个人到巴黎教科文总部去打听,是真的是假的?到巴黎了解了状况,是真的不是假的。他找的是泰国,我就明白了,泰国是佛教,佛教是泰国的国教,纪念释迦牟尼佛一定找泰国。找我做主办单位,是泰国大使向联合国建议的,邀请我也参加做主办单位。所以那一次活动,主办单位是五个,第一个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第二个就是泰国,泰国推荐我做第三个,后面还有两个。我们很谦虚,把两个都推前,我们摆在最后。
  所以我们在这一个活动裡面,要求八个小时给我们做这个实验的报告,非常不容易。蔡礼旭老师担任主讲,四小时,另外两位老师,一个老师两小时,总共八个小时介绍汤池。还在联合国做了三天展览,效果卓着。中国东西真好,感动驻联合国的大使一百九十二个国家,这些大使都希望有机会到汤池去考察、去观摩。这个事情搞成功了,非常可惜,我们当地县裡面的领导没有这个胆量,不敢接受,所以就把这桩事情推辞了,说一百多个国家大使到我们这儿来,我们招架不住。那时我就给他分批,分成五批,五个梯次。第一个梯次签证都拿到了,我们地方领导说这是真的,这不是假的,名单传过来了,但是还是拒绝了。虽拒绝了,他们用自己私人身分到中国来观光旅游,私人的身分到庐江去参观旅游,二十多位大使,他真看到了。所以这个不是假的。
  这些都是属于经典裡面所讲的无碍辩才。无碍辩才的基础是智慧,真实智慧,你才能把人说服。现在说服人很难,不做一个样子出来,你就说服不了人,因为现在相信科学。科学是什麽?科学拿证据来,我必须亲眼看到,亲自接触到,我才相信。所以佛法正好也是要求这一点,佛法是要求你做到,你做不到就不算。戒律你能够做到,你就能得定,你心就清淨了。清淨心得到之后,你能够保持一段时期,他就开智慧。古时候的中国跟印度,无论是宗教,无论是一般学术教学,都遵守这个原则,先是规矩,然后得清淨心,得一心,最后智慧开了,智慧一开,全就通达了,他都明瞭了。这裡面最重要的是放下。智慧是我们自己自性裡头本来有的,不是从外头来的。所以佛在《华严经》上说,「一切众生皆有如来智慧德相」,没有例外的,所有一切众生都跟佛陀、跟如来同样的智慧,无所不知,无所不能,这从自性上说的。上帝还不行,上帝说他无所不知,那是讚歎他的,那不是真的。自性是真的,只要你明心见性,你真的什麽都通达,你都明瞭。为什麽?因为一切法都是从自性变的,你把那个能变的掌握到,所变的怎麽会不知道?当然知道。尤其是现在的物理学家,无论是讲宏观宇宙、是讲量子力学,跟佛经上讲的几乎到一致了,就是最后这一关他们无法突破。精神从哪来的?无中生有,这还是不能叫人心服口服。所以他要通过禅定智慧他就明白了。所以他们回过头来学大乘,那个速度比我们快,他很快就能成就圆满智慧,那这就是佛陀教育。
  这四种无碍辩,下面讲「四无碍」。第一个是「法无碍」,法是「名(名相)、句(语句)、文(文段)」,名是名相,我们今天讲的名词术语;这个句是言语,这一句一句的;那文是一段一段。你看从名相组成了句,从句组成了文,这是说能诠的教法,就是教学的方法,包括所有的教科书,所有的教科书都是属于法,你对这个通达无碍。所以我们从这个地方就想到我们传统的这些好东西,在现前这个社会怎麽学习、怎麽运用?帮助国家、帮助社会长治久安,帮助国家、帮助社会再有一次大规模的盛世出现,那真正是领导全世界,这真的不是假的。
  我在前面也曾经跟诸位提到过,我觉得这是祖宗加持,佛菩萨保佑,让我们想像古籍裡头有两部重要的参考书出现了。第一部是唐太宗编的,唐太宗从十六岁从军打仗,以后做了皇帝,念的书不多。治国没有学问不行,要没有智慧、没有学问、没有道德、没有方法、没有经验,你怎麽治国?所以必须向古人去求。所以他下诏书给魏徵,让魏徵成立一个小组,把中国古老东西,从三皇五帝一直到隋朝,隋是他前面一个朝代,这两千多年经书裡头、历史裡头,还包括诸子百家。他们在典籍裡头关于修身的,关于齐家的、治国的、平定天下的,平天下就是我们今天讲和谐世界,你就懂了,能够做到世界各个国家、各个族群和谐相处,这些智慧、经验、方法,都在古书裡头抄出来,抄成一本,叫《群书治要》。这个书编出来之后,他等于说念这一部书就是把三皇五帝到隋朝重要的东西他全读了。这个很聪明,很有智慧,想出这麽一套东西来,这一部大概五十多万字,编出来之后,唐太宗手不释卷,治国就用这些办法。所以大唐帝国这一代的盛世,这一部书起很大的作用。
  可是这部书,唐朝灭亡之后在中国就失传了,那个时候日本、韩国、越南,周边的这些国家,在中国留学的学生非常之多。唐朝时候没有印刷术,书都是手抄的,手写的本子,数量不多,被人家带去了,所以在中国找不到。《唐书》、《宋史》、元明清这些《艺文志》裡头,连这个书的目录都没有,《四库》也没有这个书。以后才晓得在日本,嘉庆年间日本人对中国皇帝送礼,就是进贡,裡面有一套,这中国人才知道。从日本传到中国来的,估计不超过十套,所以太少了,知道的人不多。当时,在民国初年,应该在九十年前的样子,我还没出世,商务印书馆刚刚创办,这些人把日本的原本翻印了,另外排版也把它印出来了,两种不同的版本,都是在差不多八十年前的事情。这好书!真能治国平太下,我常常念着、常常想着,居然就有同修他们帮助我去找,找到了寄到我这儿来,我得到了两套。
  现在我把它交给台湾世界书局,印一万套,我这一万套印出来,我送三千套给共产党,送一千套给国民党,送一千套给民进党,希望和平统一,大家都是一家人。另外多馀的,我会送给全世界每个国家领导人,我是希望大概每个国家可以能分到二十套。中国文化帮助全世界安定社会,恢复和平,我们来做这个工作,这非常有意义。所以我在想着,明年我委託联合国代我去送,每个国家送一份大礼,把中国文化传到全世界。我这套大礼是真大,送一套《四库荟要》,送二十套《群书治要》跟《国学治要》,送二十套。我还送一对印章,铜的,我现在在国内做,做两百套。每个国家领导人送他两个印章,铜印。这是放大的,诸位看到我这是放大的,这裡面刻的「神爱世人,和平天使」,送给每个国家总统的;这一个印就是汤恩比先生所说的,孔孟学说跟大乘佛法,「孔孟仁义忠恕,大乘真诚慈悲」。两颗铜印、三种书,是很大的礼物,希望全世界能够在传统文化裡面获得世界永久的安定和平。今天时间到了,我们就学习到此地。

      淨土大经解演义  (第二三四集)   2010/12/27  香港佛陀教育协会  档名:02-039-0234

手机版|小黑屋|喜悦家园 ( 京ICP备12029068号   对不起,请原谅,谢谢你,我爱你。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GMT+8, 2018-5-24 20:03 , Processed in 0.055284 second(s), 22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