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喜悦家园

 找回密码
 注 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用微信登录

搜索
123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开心树

[资料方法] 莱斯特——一个爱的故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2-9 16:49:06 | 显示全部楼层
莱斯特回到家中(4)
那天下午,莱斯特回到了他那像坟墓一样的公寓。“这是个坟墓。”他想,“我是个活死人。我猜我将不得不习惯这点。”他的姐姐和妹妹想要轮流来和他同住,以便照顾他的起居,但他都让他们回家去了。他只想自己一个人待着。
一连三天的大部分时间,他都在睡觉。他仅仅偶尔起来吃点东西,服药或去厕所,然后又像一只受伤的野兽一样爬回洞里,爬到他那张床上。
第四天,事情发生了变化。中午吃完饭后,他坐在一张椅子里,望着窗外的中央公园。刚刚下过雪不久,公园里一片银白,树上的雪在阳光下闪着光,整座公园就像 一个童话世界。他想,这一切多美呀!接着,他意识到,自己一点喜悦的感觉都没有。他甚至对美也没有反应了。他真的是个废人,一点好转的希望都没有,最多, 也就是期待自己能在今后的岁月里,坐在这间公寓里,喂养这具脆弱的尸体,这具早该行将就木的尸体。这些念头让他十分愤怒,他突然感到一股自发病以来从未有 过的能量,他呼地从椅子里站了起来,径直走向厕所的药柜。他打开柜门,开始数他的药粒。他看到他又有不少新的药了,镇静剂和心脏类的药。
他在药柜里发现了些吗啡片,那是几年前医生开给他缓解肾结石疼痛的,如果他想要了断,瓶子里剩下的那些,已经足以让他离开这个世界了。用吗啡了断真是个舒服的死法,你就像是随着一片温暖舒适的云飘走了,一切都是那么愉快。这绝对要比等着下一次心脏病的发作要好多了。他想。
好,现在他有选择了。生病以来,他第一次感到对自己的命运有了某种掌控,他考虑了一下下一步该做什么,是不是现在就把药吞了一了百了?不,时机未到,他想。如果事情变得太糟糕,他总有机会吞的。
他回到椅子里坐下,开始思考自己此刻的处境,他大声地对自己说,“你还活着,不管那些医生或其他人的预言是什么,你仍然在呼吸,这才是真正重要的。也许还有些希望呢。”
“好吧,那我从哪儿开始呢?”这问题又让他感到沉重。他想,也许他应该现在就把药吞了算了,至少那能让他结束痛苦,不必再抗争了。他一生到底是在为什么而 抗争呢?只是为了那一点点幸福?可他从未发现他想要的幸福,除了那些一次持续几分钟或几小时的快乐。短暂……生命是短暂的……短暂……无常……永远都在变 化……你刚刚以为你成了,一切搞定,可以放松一下了,马上又发生件事,让你又一切从零开始……抓紧,抓紧……一直想紧紧抓住那即使得到了也抓不住的东西。 活着到底是为了什么呀?
活着为了什么?他活在这世上是为了什么?他不明白他为什么要生出来。一生经历了这么多,从来也没有达到让他真正满足的那点。最后,他什么也没有得到,除了 这副垂死的身体。什么也没有得到,连这身体也将变成灰烬。他所有的财产和成就,都是那么的没意义和空虚。“如尘埃一样。”他想。
“尘归尘,土归土……
如果你没被征战,你必被征税。”

他不由对这首愚蠢的顺口溜中所说的真实感到好笑。生活似乎真的很愚蠢。但当他考虑是否要吞那些药丸时,他认识到此刻他还不想放弃。在他脑海的某处好像有什 么声音,一个不易觉察的念头——如果他知道往哪儿找,也许他能发现那答案。嗯,他想,反正他有的是时间,尽管他的身体已经半死了,但他还有他的头脑,他仍 然可以思考。
他大声地问自己,“我应该试一试吗?”
他犹豫不决了一会,然后耸了耸肩说,“噢,管他的呢,反正我什么也不会损失。如果这没用,任何时候我都可以吞那些药丸。”他知道,如果实在不行,他会选择自我了断的,对此他一点也不怀疑。
就这么定了,不用再想了。他觉得自己的头脑很久没有像现在这么清晰了。生病以来,他第一次感到真的饿了。他走进厨房,想为自己好好做顿吃的。他仍然十分虚 弱,他不紧不慢地做着,一点也没有催促自己。吃的时候,他的头脑一直在忙于探索新的想法、问题、以及往哪儿去寻找他的答案。这个新项目十分令人兴奋,他觉 得自己又复活了。
食物让他恢复了精力,他回到靠窗的椅子,坐了下来。“从哪儿开始呢?”他想,“哦,首先,问题是什么?”
“人生是什么?”“活着到底是为了什么?”“我投生到这世上是否偶然?如果不是,那是什么?”
“人生是什么?我一直在寻找的是什么?”
“只是一点点幸福而已。”他回答自己。
“好吧,那什么是幸福?如何得到幸福?在哪里发现幸福呢?”
“人生是什么?这世界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和这世界是什么关系?”
“我是怎么陷入如今的困境的?”
“有没有走出这困境的方法?”他已经知道对那问题的答案了:除了死亡,没有别的方法。但他又想,如果他能发现答案,至少他可以知道他人生的意义,也许他还可以对一切有所理解,那绝对值得,那一定值得。
首先,他打开字典查找对幸福和人生的定义,他没有找到什么他不知道的新东西。下一步,他到他多年收集的整整一书房的书中去找寻。嗯,这些是弗洛伊德的书, 那里面有没有些有用的东西呢?没有,他已经试过好几年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了,那一点也没有帮到他;他还读过弗洛伊德所有被翻译成英文的书,并没有在其中发 现过答案。不,弗洛伊德不能解答他的问题。他又去看其他的书,沃森的行为主义,还有荣格和阿道夫,那些里面也没有他要找的东西。
还有那些哲学家。他开始把书从书架上拿下来,堆成一堆。这些书他都从头到尾读过不止一遍了,但也许他可能忽略了一些东西,毕竟那时他没有带着具体的问题来读。他想。
他把书拿到他靠窗的椅子旁,开始读了起来。他一本一本地浏览着,时不时停下来,这里那里地读一些章节。
他开始觉得自己的头脑塞满了太多的信息,各式各样的想法此起彼伏。他变得越来越不耐烦。他回到书架旁去拿别的书籍,医药类的,物理学,工程学,他的藏书几 乎涵盖各个方面。在两天的时间里,他把它们又全部过了一遍。他的房间一片狼藉,到此都是一堆一堆的书。有些书被随意扔在地上,那是他在失望生气的时候扔 的。书架上只剩下一本笑话书和一些传记了,那些是别人送他的礼物。
下面该往哪儿找呢?“你一直都是个聪明的男孩,”他对自己说,“你不是通过激烈的考试,赢得了罗格斯大学仅有的三个全额奖学金中的一个吗,尽管你是个犹太人,他们也不得不给你,你赢得的!
在学校,你不一直也是荣誉生吗?你不是读了很多有关人类的书,从工程学、物理学,到精神病学、哲学和医学?
好吧,既然你这么聪明,很了不起,所有那些学习、知识和阅读给你带来了什么呢?偏头痛,肾结石,溃疡,阑尾炎,疼痛,苦恼,不快乐,最后还来了个本该让你致命,却偏偏没有的心脏病发作。你还需要些什么才能让自己清醒过来呢?
尽管是个聪明的男孩,莱斯特,你真是太蠢,太蠢,太蠢了!所有那些知识,对你一点用处都没有,可你现在还想要更多的知识,还想要读更多的书——那些自己都不知道答案的人写的书。”
“到此为止了!”他告诉自己,“我再也不想读那些无用的东西了。”
随着这个决定,他感到卸下了一生的重负。突然间,他觉得很轻松,几乎有点眩晕。他意识到,实际上他一生寻找的,都是同样的答案,如果它们可以在那些常规之处找到,他非常肯定他应该早就找到了。他需要在别处寻找。他觉得他知道那在哪里。
他要把所有那些无用的知识放到一边,抛弃他学过的一切,回到实验室里从头开始。他推断,问题存在于他的内在。因为那是他的身体,他的头脑,他的情绪,所以,答案也一定在他的内在。他就是他的实验室,他就是他要寻找的地方。这个感觉真好。他走到椅子面前坐下,开始了。

探究自我的真相之旅(5)
整整一个月,他坐在那里,持续不断地质疑,探究。开始,他还试图遵守医嘱,每天都花大半天的时间卧床休息。但他坚持不下来,他的头脑太活跃了。这项新研究 是他曾经做过的最令人兴奋的事情,他就像他过去做其他项目时的那样,不断地尝试、体验,把全副身心都放在寻找答案上了。他用的是自问自答的方式。首先,他 问自己一个问题,然后,他仔细地考察每一个有可能的答案,直到他可以完全排除、或肯定那个答案。通过这样认真的探索,他有了第一个重大突破,发现了他第一 个真正的答案。
那是他开始自我探索后,大约一个月后的一天,他在探查有关幸福的问题。他已经排除了一些答案,并再次问自己,“什么是幸福?”
这次出现的答案是,“幸福是当你被爱的时候。”这答案似乎显而易见。
他继续道:“嗯,你会说自己现在幸福吗?你觉得快乐吗?”
答案是,“不”。
由此推出的结论是,“嗯,那么,你一定是没人爱啰?”
“嗯,这不完全正确。”他反驳道,“你的家人爱你。”
他停了下来,陷入沉思,眼前又浮现出家人在医院里见他病得很重时那担心的面庞;他记起每次见到久不归家的他时,他们眼里闪耀的喜悦;好像又听见他姐姐多瑞丝电话里那亲切的声音,“亲爱的,你好吗?”哦,是的,他是被爱着的,对这点他毫不怀疑。
还有那些女人。他能记起不止一个只要他开口就马上会答应嫁给他的女人。他知道她们愿意嫁他,因为她们曾经问过他,并因为他不愿意结婚而和他分手了。
还有那些像朋友一样爱他的男人。这些是他知根知底的朋友,是无论他经历什么样的困难,都一直支持他的真正的朋友。即便现在,他们还会经常打电话来问个好,关心一下他的近况。他们喜欢和他一起消磨时光,他们爱他。
意识到拥有这么多的爱,他仍然觉得不快乐,他感到震惊。很显然,被爱不是幸福的答案。他排除了那个答案,开始尝试解决问题的新角度。
“也许幸福在成就里。”他想。他记起那次得到罗格斯大学的奖学金,他第一次升工资,第一次有自己的公寓,第一次开店,还有他在加拿大木材业大赚的那次成功之举……耶,这些的确曾经让他感到自豪。但幸福?不,他不会把那些称为幸福。
“嗯,那么我是否快乐过?如果有,是在什么时候?”他问自己。

问题的第一部分很容易回答,他当然有过快乐的时候。但具体是什么时候呢?他开始考虑这个问题。嗯,多年前的那些夏季,当他和他的好朋友们在山里露营时,他 曾经非常开心……噢,当然不是每分钟都很开心。那么,让他感到开心的是哪些具体的时刻呢?他问自己。第一个闪现在他眼前的画面,是一年夏天,他在帮他的朋 友斯搭帐篷。那次,斯在天快黑时才到宿营地。他帐篷的一条绳索断了,莱斯特过去帮他。他们两个开心地大笑着,为他们之间的友谊感到欣慰。那时,他们对自己 和对对方的感觉都好极了。嗯,那个时刻的他,的确很开心。他轻轻地笑了起来。即使现在回想起来,他仍然感觉不错。
“还有哪些时刻呢?”他问。下一个他记起的,是他朋友密尔顿在大学私奔时他的感受。本来谁也不应该知道这件事的,但密尔顿告诉了他的好朋友莱斯特,那使得 他感到非常高兴。是不是因为密尔顿告诉了他一个秘密,让他觉得自己很特别?沉思了一会,他发现那不是他高兴的原因。不,让他感到开心的,是密尔顿和他分享 自己的快乐时那脸上的神情。他是那么兴奋和幸福地和他谈起他美丽的新娘,谈起他是多么地爱她,谈起他们不想等到毕业才结婚。有一刹那,莱斯特心里感到一阵 妒忌,但当他仔细观察他朋友焕发着爱的光芒的脸庞时,他知道他的确真心地为他朋友高兴。即使这么多年后,坐在这里回忆起当时的情景,他仍然感到心里升起的 幸福的感觉。耶,那个时候,他是快乐的。
当他继续回忆过去,那些快乐时光的片段,越来越快地在他脑海闪现。他想起了琼,想起开车去接她约会时,他的心是如何胀满了爱,像只鸟儿般快乐地歌唱,他是如何迫不及待地要见到她。那时的他是快乐的。
还有奈媞。哦,天哪,他已经这么久没想起她了。即使现在他也不愿想,那里面有他太多的痛苦,可那记忆之门已经打开。他的一生似乎都在逃避那段痛苦,他已经厌倦、厌倦了那没有尽头的逃避,他已经无路可逃,他已经无法再逃。他逼着自己面对那段痛苦经历,开始质疑。
哦,是的,他和奈媞在一起时,曾经十分幸福。哦,那些他把她温柔地拥在怀里,希望她融化在他身体里的时刻;那些派对上,当他的目光越过房间无意和她的相汇,爱的暖流顿时传遍全身的时刻。他想起她的微笑,想起阳光在她的发上闪耀,想起他们一起学习时她那严肃的神情,她身上淡淡的花香,她开心的笑声,她暗夜里轻柔的嗓音:“我爱你,莱斯特。”
他坐在椅子里,让那些画面洪水般地冲洗淹没自己,任它们流过他的心,任那压抑了很久的痛横流。他的心隐隐作痛。终于,他很久前竖起的那道防护堤轰然倒塌,他第一次为他多年前失去的爱,他的奈媞,他心爱的人哭泣起来。悲伤似乎来自那无底的痛苦和孤独,他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当他终于停止哭泣时,他感到全身虚脱无力。他坐在椅子里,等自己恢复了些体力才站了起来,慢慢地挪到床边,爬上床去,像个死人一样沉沉睡去。

第一个发现:幸福源自内心爱的情感(6)
第二天早上,他醒得很早,感觉精神不错。他的第一个念头是,“嗯,那什么是幸福呢?”他一面笑自己的固执,一面翻身下床走进浴室。做早餐时,他的头脑也一直在思考那占据了他整个身心的问题。
“什么是幸福呢?”在他感到快乐的那些时刻,有什么是共同的呢?斯、密尔顿、琼、奈媞……什么是其中的共同点呢?他隐隐觉得那和爱有关,但一开始他不明白那是什么样的关系。最后,当那答案出现时,它是那么地简单、纯粹、完整,他想,他怎么以前就从未想到过呢?
“幸福,是当我在爱时!”他认识到,在所有的那些事件中,他都强烈地感受到对另一个人的爱,那是他幸福的来源,它源自他自己的爱的情感。
现在他已经非常清楚,被爱不是幸福的答案。他意识到,即使有人爱他,但除非他也爱对方,否则他不会感到幸福。他们的爱也许会让他们感到幸福,但那不会、也不可能让他感到幸福。这是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新概念,尽管他本能地知道这个答案是对的,但他过去在科学方面的训练,不允许他未经检验就接受一个结论。因此,他开始检视他的过去,他回忆起生命中那些他在爱并感到幸福的时刻,意识到在那些时刻,对方并不一定也爱他。
他又检查了另一面,那些他不快乐的时刻。知道了他要找的是什么了,他很轻易地就发现那时的他没有在爱。哦,他以为他爱她们,当他和奈媞以及琼在一起时,他觉得他爱她们,他需要她们,他想要她们,但此刻他不由问自己,那是爱吗?不,那很痛苦……他体验的是她们不爱他的痛苦。尽管他把那称作为爱,但实际上他是想要完全占有她们,他以为他需要她们全部的爱才能幸福。
那就是关键!他体验的不是爱,而是被爱的需要,或爱的缺乏。他期待他人能提供那爱,他等待他人来让他幸福。他禁不住大笑起来,这似乎太荒谬了。认为他人会让他幸福似乎是这世上最可笑的事了,他比任何人都清楚,从来没有任何人能让他怎样,他一直都是一个非常高傲、固执、自给自足的人,他当然永远都不会需要任何人或任何东西。“太可笑了!”他想。可真相是,在内心深处,他一直都渴望着爱,一直以为他必须从什么人那里得到它。认识到一生苦苦遍寻不得的那,就在自己的内在,他止不住地笑啊、笑啊,眼泪滚滚流下他的面颊。一直以来,他就像是个心不在焉的教授,到处寻找他的眼镜,而那眼镜自始至终都架在他自己的头上。
“真遗憾,”他边擦去脸上的眼泪边想,“真遗憾过去我从来没有认识到这点。所有那些时间,所有那些岁月都浪费了……唉,真遗憾哪。”
“但等等!”他想,“如果幸福在我对他人的爱里,那意味着幸福是我内心的一种感受。
     如果过去我感觉不爱,嗯,我知道我无法改变过去,但我有没有可能改正目前我内心的感受呢?我能不能把那感受在此刻转变成爱呢?”他决定试一试。他审视他最近的一次不快乐的经历,他离开医院的那天。
“首先,”他问自己,“那天我是不是体验到爱的缺乏?”
“是的。”他大声回答,“没人关心我的死活,护士、护理员、甚至连舒尔茨医生对我都漠不关心,他们一点都不在乎。我病得那么重,他们竟然把我赶出医院,让 我回家去死,以为这样他们就不必面对他们的失败之作了……哼,让他们见鬼去吧,让他们都下地狱。”他声音里的狂怒让他自己吓了一大跳,他全身都在愤怒地颤抖,他感到虚弱。他真的很恨那个医生,他能感觉到那恨意在他胸中燃烧。“噢,好家伙。这肯定不是爱。”他想。
“嗯,我能改变这感觉吗?”他问,“有没有可能把这恨变成对那医生的爱呢?”
“噢,见鬼,不。”他想,“我干嘛要这么做呢?他做了什么配得上爱呢?”
“这不是问题的重点。”他自己答到,“重点不是他配不配得上爱,重点是你能不能办到?有没有可能简单地把恨的感觉变成爱的感觉——不是为了对方只是为了你自己?
随着心中出现的这个念头,他感到有什么在他的胸腔里一下松绑了,他感到一阵轻松,一种化解的感觉——那像火烧一样感觉消失了。一开始,他有点不相信,这似 乎太简单了。他再次想象和舒尔茨医生在医院里的情景,他惊讶地发现,这次他只是感到些许怨恨,而不是刚才那么强烈的憎恨。他很想知道他是不是可以再次做 到。
“让我看看,”他想,“我刚才做了什么?……哦,耶,我能不能把这恨的感觉变成爱的感觉?” 他轻轻地笑着,感觉那怨恨正在他的胸口化解,接着,那恨意完全消失了,他非常高兴。他再次想起舒尔茨医生,想象着他的样子,他感到很快乐,甚至感到爱。再 次回顾他和医生的最后会面,他认识到,舒尔茨医生是多么不愿意对他说那些他不得不说的话呀,他能感觉到舒尔茨医生不得不告诉一个正当壮年的年轻人他的人生 已经结束时的痛苦。“舒尔茨医生,你这家伙,”他咧嘴笑着说,“我爱你。”
“嗯,在这件事上这奏效了。”他想,“如果我这个理论是成立的,那它应该在所有的事上都奏效。他热切地开始把这试用在其它的情况上,可结果都很一致。每次 他问自己是否能把那敌意、或愤怒、或仇恨的感觉变成爱的感觉时,化解发生了。有时,他不得不一次又一次地重复这个过程,直到他对那人唯有爱的感觉。有时, 整个过程只需要一两分钟,有时,他可能要在某个特定的人或事件上花上几个小时,才能把那完全变成爱的感觉,但他顽强地坚持着,直到他对每一个人、每一件事 都唯有爱。
他一点一滴地回顾了他的整个一生,一个接着一个,他把过去的伤痛和失望变成了爱的感觉。随着那沉重的痛苦一点一点地消散,他开始感到自己逐渐变得强壮。他比他一生中的任何时刻都要快乐,他继续不断地纠正着,每纠正一个新的事件,他就觉得更快乐些。
他不再回床上睡觉了,因为他全身充满了太多的能量,他无法让自己躺下来。当他觉得累了时,他就在椅子里打个盹,一个小时左右醒来后,就再继续开始。他的一生中有太多要纠正的了,在他把他整个人生的方方面面仔细彻查一遍之前,他不愿停下来。
另一个让他感到好奇的问题是,他能让这进一步到什么样的程度?每纠正一件事情,他就觉得更快乐些,他可以十分清楚地体会到这点。但他很想知道他能快乐到什 么程度?快乐有极限吗?到目前为止,他还没有发现那快乐的边呢,到底有怎样的可能,简直让人不敢想象,所以他夜以继日地继续着。
他的精力渐渐恢复了,但他不想被打扰。他避免一切社会活动,甚至连周日的家庭聚会也不参加。半夜两三点,他才外出买他的食物,只有很少的人在那个时刻还在 外活动。他喜欢深夜城市里的那份安静。他不间断地修正着他的人生,即使是在做这些必要的事情之时。他注意到,当商店里或者街上有人让他生气时,他能够立刻 或随后不久便把那反应纠正为爱。这让他非常高兴。他发现自己对他人的爱,强烈到远远超越他一切可能的想象。正如他多年后描述的那样:
当我和他人在一起的时候,一次又一次,当他们做了什么我不喜欢的事,我心里产生不爱的感觉时,我会立刻把那变成对他们的爱,即便他们正在反对我。最后,无论我受到多么强烈的反对,我可以依然保持着对他们的爱的情感。


发表于 2021-11-29 11:32:2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太棒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 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喜悦家园 ( 京ICP备12029068号-1   对不起,请原谅,谢谢你,我爱你。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GMT+8, 2022-12-3 05:05 , Processed in 0.087748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