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喜悦家园

 找回密码
 注 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用微信登录

搜索
查看: 3901|回复: 0

反物质----冯冯居士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11-25 16:08: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爱是自己注:我看了这篇文章之后,最深的感触是,站在一个非常高的角度来看,地球乃至整个银河系或宇宙的生灭,不过是刹那的事情,更不要说一个人肉身的生灭。世间没有什么是永恒,于是有了那么一点点出离的心。]
反物质
冯冯去去来来 / 誊录 有人来函问我最近有何所见,希望我公布,以便大家对学佛的心灵现象作一参考研究。其实我懂得什么?说到学佛,我还没有进门呢,哪里谈得到有境界?就是偶有所见,亦不过是极其外行初步的一般心灵现象罢了。若要问境界,还须向真正修行研习佛法的出家人和大德去请教,才是正道,像我这些不完整的印象,恐怕很多都是外道天魔的幻影罢了。亦或者是初学修行的人常会遇见的魔障幻景而已。无论我在此发表什么,都纯粹是个人的肤浅经历,千万别当它是正道才好。 上面说的话,是对青年朋友说的,因为青年人除非是特别对佛理有研究心得者,一般人都可能只注意到异象这一类心灵现象,而忽略了学习佛教的哲理。追求超自然现象,出诸于好奇与不满现实的心理。假如我们对于佛教的兴趣,仅及于异象,而忽略佛教的哲理与精神,那就是舍本逐末了。 在佛理方面,我是尚未启蒙的人,在修行方面,亦是尚不得其法的。若果我不时会有所见,亦算是必经的一段过程的话,我相信这只是佛力给予众生的一种接引方式罢! 别说我故作谦抑,我讲的可都是至诚的真话,基于这种了解,我才敢不时公布我的浅陋见闻,确实只不过是提供给青年朋友们的一种参考,亦是盼望佛友指示我的错谬,来供我自己改进修行。 最近我所见较少,因为自己被俗务所累,静不下心来修行,也有些懒散,只有极少见闻(此刻突然停笔,因被中国大陆西北方向传来一阵强烈刺目之辐射强光射得我脑中目为之盲),脑中之目,是人人都有的,连动物都有,许多小动物,尤其是狐狸,特别敏感,可以知道在数里以外有人来临,就是因为它的额后脑中的那一颗松果腺体的作用。人若非被世俗事务及七情六欲所蔽,松果腺的感觉亦是很敏感的。所以有人能炼成天眼通。我倘然有所见,亦是在这额中央深处之眼(或松果腺)的感觉,并非两眼,不过在感觉上,是三者相连的。前年在三藩市金山寺之时,中国大陆西北方向传来之辐射强光灼伤了我的内眼,连带两眼亦有灼辣之感,曾与该寺比丘数位谈起,我对于辐射特别敏感,所以我不时突然有灼目之感,我倒情愿不见它的好。 我这一次又见到什么呢? 我前些时又在夜半静坐时,看见自己忽然又身在常去的一个藏经楼上(前次我已公布过),我不知道到底是何处?我这次翻阅高墙边上一层层的架橱,那儿有许多卷轴的经卷,里面写的字,我一字不识,好像是梵文。楼中这次另有两位僧人,一位似是梵僧,一位似是藏人,他们在整理典籍,我向他们询问,他们状若一无所闻,完全不理睬我,亦似完全看不见我。 无奈何,我自己好奇看经,注视良久,亦不解其义,但是忽然知悉其声音,我反覆诵念数次,获得大致之拼音,醒后慌忙执笔记下。这儿抄下,希望有懂得梵文或巴利文大德,看看是什么意思后示知。“Brahma Samhita”似是经卷的名字。 Yasya prab a prabhsvato jagandanda kotikotisv asesavasud hadi vibhuti bhinnam tad brahma niskalam anantam aseza-bhutain govindam adi puruzam tam aham bhajami 内中只有Govindam我猜是佛陀前身之名字,其它均不知其意。 “Antavat tu phalam tesam tad bhavaty alpa medhasam”“Srimad Bhagavad gita”似是这一句出处的经卷名字。 以上都是我在似梦非梦境界中翻阅一些古经所见之一部分文字之近似拼音,是我以当时所获印象自己拼的音,并非英文拼音而是拉丁式的拼音,必定与原音有误,不过我相信仍存大意。 除上面几句之外,所见尚多,但醒来记亿不全,只有这几句是因急草写下的较为完整,我上次讲过,这种记忆为时甚短,好象软片曝光,一下就无影无踪了。 另外有些经文,我注视之下,似懂其意,兹就记亿所及,姑妄写出其大意如下列,不过要声明,并非原文,只是我当时之意会,我不识梵文,从何意会?自己亦不知。 “有一反物质,无形无体,可存于物质之内。” “物质毁灭,反物质不可毁,物质有代谢,瞬息万变,如电光石火,反物质无时间无空间而永恒。” “反物质不受时间限制,大小由之。反物质永恒存在,非由于创造,非由于诞生,不生不灭,不增不减,亘古之最亘古,新幼之最幼。”(此段记得出处,是上面所阅之S.B.G.经二章二十节。) “反物质永不凋谢枯萎,不受物质控制毁坏消灭,水不能溶,火不能焚……不可言喻,亦不可能为庸俗之头脑所思及了解。”(似是二章二十五节。) “宇宙有正有反,即是正物质宇宙与反物质宇宙,正物质之能力分八种形态,反物质无固定形态,但,有一正必有一反。” 然后我忽然又觉身在藏经楼的另一室,一部巨大经卷自动转移,好像是现代化的幕电脑萤闪映一般,无数的奇怪古代文字,累篇累牍,我一字不识,亦无从悟其意,只可从其卷首之字获得一个猜想:似是《韦陀经》之一部分,其中有一段约略悟得其意: “生命之形态有八百四十万种。在水中之生命有九十万种,在宇宙各星球之生命有两百万种……。人类仅是亿万种生命形态之一……其它尚有亿亿万万之生命,或系有情生,或系无情生,或系有形生,或系无形生……” “……只有反物质,进入永恒(kala)……” “……形与体均不外是Tamas……” 上面我用音译之两字,是因为我猜不出其意,并非故弄玄虚,或者读者中有大德知道,恳赐示。 后来尚有许多文字,越发深奥,越发难悟,我虽好奇,亦无法再看下去了。我好像是婴儿学大人看书一般,又憨又傻,我彼时的确也感觉纯真如婴儿。 我悠忽又在屋檐上飞翔玩耍,檐下僧人列队,唱颂之音甚怪,我在他们顶上飞过,亦无一人看见我,我滑翔至殿外,突然看见空中现出一位身材高大之中年伟丈夫,面貌庄严而慈祥,不甚似东土人,倒有些似印度北部潘闸省高加索山脉南麓之人,细看又不甚似,他神态非常高贵而谦和,面貌轮廓非常漂亮光明,他在空中俯视,向我微笑,状至慈受,好像是向婴儿注视的神态。 他并无留胡须,亦未见披有长发,他身穿灰袍,又似是道袍,不甚似僧衣。他并无开口讲话,但是他慈祥温和的眼睛一望我,就使我完全领悟他的意思,我身不由己,突然已贴在他的长袍脚下,双掌合十,我心中无法猜出他是谁,他头上没有任何光晕,全身并无任何光华。 我心正疑念间,低头一望,只见藏经楼与寺院已缩小如沙粒,僧侣已不可见,我发现我脚下凌空,雪峰重重,好像石堆乱放,亘古不化的喜马拉雅主峰“永恒之峰”,在群山拱护朝拜之中,在我们脚下飞驰而去,越去越远,终于消失在灰紫烟雾中。 我并未感觉到飞行,但见下面山峰细小如石子沙堆,紫气朦朦,飞快转移。 那位神人眼光指示下面世界,我心立即了然,我俯视看见一处万山丛中的小小盆地,有一处好像是国度,山岩中有一处细小喷泉,泉水浓稠好像水玻璃,汩汩缓流,观其处,似是介于新疆、西巴基斯坦与印度、苏联之间。 我不解其意,仰望神人,一接触他的光明眼神,我即已得到答案:那泉水就是“重水”!天然的重水,永保青春不老的那种青春生命之泉!但是神人的眼色意思说:即使日夕饮用,只是保持得住有形之物质生命,物质是终必要分解变化的。只要是有时间的存在,就有始点,有终点。 而时间又是什么呢?我问神人。 神人不答,只是微微一笑,突然我觉得很熟悉,就想不起他是谁? 闪电一念之间,我发现我们现正俯视着地球在空中自转,球面的蓝海反光闪闪,白云网罩着地球,回旋翻卷,欧亚大陆,美洲大陆,好象是长满苔藓的几块岩石,哪里还可见到什么人类?什么文明?什么城市?什么伟构? 我只见十大行星,连同地球在内,好像电子环绕着核子,以不同之距离不同角度,环绕着太阳旋转,作为核心的太阳,表面喷出火焰,高达十数万里,它也在自转旋转,地球是那么渺小,竟不及得太阳火焰中一处小小岩洞黑点之大。整个太阳系,高低角度不同之小粒圆珠,飞快地环绕太阳旋转,亦在自转,那细小的地球旋转速度极快,其自转速度尤其惊人,就好像我们用手使一只玻璃弹珠在桌面旋转。 在这太空之中,脱离了地球的地心吸力。脱离了地球的飞快转动,太空是没有时间的,没有!完全没有时间!而所谓空间,亦不过是相对的观念,只是从地球以有限的观念来衡量罢了。 神人的慈目含笑,我领悟了他的意思,这就是“时间”!时间只是存在于地球的自转之内与人类肉体生命之兴废代谢之中,只存在于人类的感觉之中! 那些太空星体,一闪而过,在地球上来看,已经是不知是几千百万年,但是在太空中,时间是“空”,一个彗星,越出轨道,一阵呼啸,尾巴带着百万千万个星体,汇成巨光,划过地球,从地球来看,已是不知多少万年了,因为地球自转得那么快,时间如此短促,但是在太空之中,那彗星只不过是从零到零。 是的,我看见千百个彗星闪过,其中最迟的一个,扫过地球外面不远,彗星的吸力好像巨大波浪,吸得地球翻滚,翻了一个大跟斗,滑出轨道之外,南极变成北极,北极变成南极,东变成西,西变成东,本来是向西自转的,现在因为南北易极,变成向东自转。那些云气的流向也变了,海流也变了,什么都变了……那一队彗星,渐渐失落了它的尾巴的百万个发光星体,最后只剩下箭头的一颗巨星,现在正亮晶晶,成为了一颗行星,就是熟见的金星! 注① 我大为惊讶,只见金星横扫越过地球之时,引起球面巨大混乱,两极冰帽融化了,地球变成了水球,球面全是洪水,只有可数的几处高山峰顶尚在水面。突然好像用了放大的显微镜般地,我看见各处高峰上有些微末细小的生物,就是那些人类的幸存者,中东在土耳其与苏联交界的阿拉列山顶上有一艘棺木形的长方形方舟,搁浅在山际,中国方面的数处高峰上也有船只人影,美洲洛矶山顶也有,欧洲阿尔卑斯山巅亦有,非洲亦有……然后洪水渐退,地面又重新出现文明。 我惊疑着,这不都是五六千年前的事吗?注② 神人微笑着,我仰望他的眼睛,再望地球,它已在另一位置。现在我看见球面两处,一东、一西两大陆沉沦,一切的文明生命随之沉没,陷入白热的熔岩火海之中,另一块地壳浮现,像蛋壳碎片一般,浮在两处大陆的原址,蛋壳片上注满了海水,一处就是太平洋,一处是大西洋。沉下的地壳似都再无痕迹可寻,但是有部分碎片却又杂插在海壳之内。 我看见百幕达一带海壳底下的地层,海底有无底深坑,其上有礁层,形成欺骗的海底,又有一处在卡里滨海浅水下面,仍有旧日大陆的文明遗迹,海底有人造的巨大石墙,连亘百里,于是我又看见南太平洋(实在是北太平洋,那时因地轴尚未被金星吸引翻转,在那之前不知几亿万年),旧日陷落地壳之层,又上升一部分,成为尖顶岛屿…… 于是我又看见人类文明,在今日之南美洲秘鲁智利一带山上繁荣,成为当时最高之文明,不久又见中东埃及文明之兴起,不久又见中国文明之蓬勃,印度之文化昌隆……。 一切都在闪电一念之间。 神人望我微笑,我一闪又见地球原是荒凉,球面原都是固体陆地,突然迸裂,许多块地壳,好像破碎之蛋壳,浮在蛋白之上,蛋白就是熔岩,地心的熔岩更热,就是蛋黄。蛋壳在球面的表层漂浮不定,忽浮忽沉,互相碰撞,又互相分离。两大洋的数块巨大地壳下沉之后,非洲大陆从南美洲分裂,各自东西,欧洲大陆地壳从北美与南美之间的中美洲脱离。欧亚大陆向东飘移,非洲亦向东北移动,围成了地中海,印度大陆地壳原本在非洲东南脚下,渐渐向东北移动,撞上亚洲西南之西藏平原,一撞使地层上升,形成喜马拉雅山脉,西藏成为高原,西藏地壳却仍是最薄的,比别处薄得多,东海与台湾海峡下沉成为海洋,亚洲古大陆边缘成了日本、台湾。太平洋海壳底下,地心喷火,火山一连串陆续出现,成为夏威夷,中途岛……南亚古大陆边缘却移向南边,成为一串南洋群岛,澳洲从南极(当时的北极)漂来到现在位置。中国与西伯利亚原是炎热之南方,中原原是赤道地带……加拿大亦原是热带……。 我又看见南北两极,各有一无底深洞,形如两头相通之线络之孔,或者轴心。 这算是古老了吗?还早呢! 我又看见在此之更前之亘古,那些地壳,无论陆地海洋之地壳,不知浮沉升降了多少次,不知多少地壳整座突然熔化于熔岩之中,又有另一批地壳形成升起,生命亦不知出现过多少种形式,随着地壳出现消灭,人类文明不知出现过多少千百次,或则数千年,或则数万年,整个天体又起了变化,彗星扫越,地球翻转,星球逼近,地壳翻转,底作面,面作底,融化沉没…… 只能掘下数十尺乃至数百尺深的考古学家,必定要讥笑我的见闻,,他们找不到证据啊!我心中惊骇,无法形容。 然后我又看见地球原是一团火球,在太虚中旋转,渐渐表面冷却,形成地壳的薄薄表层,那些蛋壳片,或者冰块,或者奶油凝脂,人类是多么渺小啊!小到连看都看不见! 然后我看见太阳爆炸,飞出许多小点火球,一点点绕着核心旋转,渐渐冷却,成为行星,什么木星、土星、火星、水星……但是金星并不是太阳的子孙,如前是上面说的,最后才偶然闯入太阳系来的,被扣留的一颗失去尾巴的彗星,它是从银河系另一方向闯来的。 然后我又看见一个更比太阳巨大不知几亿兆倍的白热火球爆炸,几亿个火点飞出,又环绕它飞转,光华灿烂,在太空黑暗无边之中,火光夺目,照明了不知多少亿兆光年的空间,这些星云像旋风般地旋转着,各星云之洪流中,携着兆亿计的星体,这个旋转不息的巨大无比星云之团,中心是灼热的白球,密度甚大,外围的星云洪流较为疏散,就像调拌面粉或用电动打蛋器打蛋糕的样子,是一个巨大的旋涡,不过它是无比巨大的光与热的漩涡,而太阳系只不过是这个漩涡最外边缘的一个小小面粉点儿,行星与地球又是这小面粉点儿的里面的微小尘点。从边缘望上去这个旋涡的平面侧面,它就是所谓的“银河”了。其实居高临下一望,它是个巨大的圆形漩涡,从上面俯视,它的旋转是顺时针方向的,从底下仰视,它是反时针方向的。 那光漩的形状,它的四条外围的漩臂,突然令我想起一件事物来。现在我才明白,佛教的“卍”原来就是从这儿来的,原来是银河系的旋转形状,象征着永恒、光明、与莫测的高深伟大智慧。前者我在定中阅卷,见载称它是被陆沉古代文明称之为太阳的象征,其实还不甚正确,非得要身在太虚之上,俯视银河系之光漩,否则无法领悟。 神人微微一笑,我徒然惊觉,我又看见在那无边无垠的黑暗太虚之中,还有无数的光漩星云,不知有几亿几兆,所谓“银河系”,不过是其中最小的一面而已。到处都有类似的光漩星云,有直立的,状如碟子的,有斜立的,有平放的,光华颜色何止千种!都是像“卍”形的。 现在我懂了!这才是“卍”的真正来源,原来它蕴含着宇宙大智慧的玄机! 我再看,整个宇宙的黑暗无垠空间,亦是在旋转移动之中,亦是“卍”形的。宇宙之外,又有无限的更多宇宙,无穷无尽,互相连接沟通,互相存在于当中,在星云与星云之间的空间,有无数的淡薄气体与尘粒,有纤维形状的生命形态,它们亦有智慧,它们不断在演变,它们有感觉,它们感觉到我,我也感觉到它们,它们当然不是呼吸氧气的生物,未必一定都像地球的生命之需要氧气,我感觉到它们生存于氢气之中,或者是碳气之中。 我看见有无数的星球与星云中存在着无数奇形怪状的生命形式,有些存在于数千度的高温之中,地球人类可能会被一灼成为飞灰,但是他们若无其事,他们亦具有近似地球人类之形体,但是并不完全一样,他们是虚无的,他们是“反物质”的,在他们自己来说,他们是实,而我才是“反物质”,我才是“虚”,因为他们可以进入我。于是我又看见更多的生命,包括半人半马,半人半鱼……他们存在于与我们地球不同的气压温度之下,他们有些以呼吸氦气为生,有些根本不呼吸,只是吸收辐射的能源,有些只是吸收宇宙线,甘玛线、艾发线……有些存在于我们认为零下数千度的奇寒冰雪之中(或者是氨气形成的冰)。 于是我又看见,宇宙之中,原来并无时间,没有始没有终,亦没有空间限制,因为亦是无始亦无终,从一个星云到另一个,从太阳系地球渺小的人类看上去,旅行需要几十百万光年,星光射到地球,已是几多光年之后,我们说,看见的已经是几万光年之前的事,现在已不存在了。但是,我现在才明白,在这个宇宙之中,原无时空,几百几亿光年,也都是一刹那,亦都是“现在”,并无过去,亦无未来。 从宇宙望向地球,并无时间,何来光年?并无空间,何来光年?一切都是现在,一切都是眼前,一切都是永恒,亦一切都是过去,一切都是未来,过去现在未来,都只是地球的观念,多少里?多少光年?也只是地球人类的物质观念。 神人向我微笑颔首,我突然又感觉到,宇宙之内又有宇宙,即是在物质的宇宙之内,又有反物质的宇宙,彼此都是相对的,也是有正一负的,也是互相感到对方是空虚反物质的。是的,有无穷之物质宇宙,其中亦有无穷的反物质宇宙! 太玄了吗?是“白马非马”之辩吗?不是的,绝对不是!只有身在宇宙之中,远离了狭小的地球物质世界,俯视仰望,见到无穷宇宙,才会有此感悟,转念及人世的许多纷扰烦恼,多么不值得啊! 神人的微笑眼神给我一个启示,我明白了,我若要跳出生死,跳出烦恼,不生不灭,只有追随他,到这宇宙当中来,让我的智慧之非物质知觉,存在于永恒之中。但是,神人又是谁呢? 你不认识我了?神人慈祥微笑,他背后突然升起了巨大的火焰光华,头上出现佛光,光照宇宙的黑暗。 “你日夜祈祷我,念我名号,你倒不认识了?”神人并未开口,但是我可知他眼中之意。 “观世音菩萨!”我猛然悟出了他是谁,不过我诧异他并非世俗所传绘的女身法相。 是的,我已恍悟因缘,我万分感激,我立时拜倒,我可以感觉到菩萨之意,叫我不必再回尘世去了,我知道菩萨是一种崇高的无比大智慧能力,他也是反物质的,一种“能”,我知道是他的能力将我的意识提成一种“能”的形式,所以才能感觉来到了太虚的宇宙之中,瞬息畅游正反物质的宇宙,看到一切! 我知道尘世的臭皮囊并无可留恋,可是突然我悲从中来,我念念不忘生我育我劬劳我的老母亲,我纵然自己跳出生死,识在永恒之中,不生不灭,抛弃慈母,又有何意义呢? 我启禀菩萨,我须回家侍母修行,盼将来能同回来皈依。如若不能,亦只有听缘分罢了。 菩萨微微一笑颔首,溶化于太虚空之中。我张目回望,身在书房,时值子夜一时许,我入定中或梦中,前后只不过半小时,我母亲在邻室打坐念经。 我的记忆渐消,只记得还看见了地球未来的爆炸,一切都毁灭,衰老的太阳也终于爆炸毁灭了,所有的星球天体都是有生有死的,形成了,爆炸毁灭,化为太空游离的反物质,将来又再化合为物质而旋转,成为新的星体。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 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喜悦家园 ( 京ICP备12029068号-1   对不起,请原谅,谢谢你,我爱你。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GMT+8, 2022-12-9 13:37 , Processed in 0.088115 second(s), 27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