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喜悦家园

 找回密码
 注 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用微信登录

搜索
查看: 17204|回复: 6

[资料方法] 徹底自由的最後一步——萊斯特·利文森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6-5 13:17: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月息 于 2014-6-5 13:23 编辑

彻底自由的最后一步
萊斯特·利文森


翻译:Ivanka_心经,月息


莱斯特利文森 1969912日在加利福尼亚对毕业学生的讲话

我一贯目的明确,我告诉你们关于我是如何参与生意的(注解1)是为了让你们了解,当你真正获得领悟的时候你不会消失。你不必离开这个世界,在没有真正介入的情况下,你做任何事都会比以前好得多。你不必害怕失去任何已经拥有的东西,你不必害怕失去你的身体。
你唯一会失去的,就是你的不自由。


领悟之前和之后的唯一区别就是:以前你被潜意识的念头驱使,之后,你自由了。

如果你有一个念头,你可以自由地选择是否把它放进你的头脑。以前,你不得不因为某些注定的事或事情注定的走向而不快乐,而领悟之后,你绝对不会不快乐。

我相信每个人内在都有潜意识的恐惧:如果我们就这样走到底,我们就完蛋了。如果就我们一直这样走下去,我们将无法享受现在我们享有的事物。

这些恐惧是没有根据的,任何之前我们享受过的事物,之后我们可以千倍的去享受。我们能够千倍的去享受是因为我们可以在任何事物上走到底,毫无限制。喜悦没有限制,没有什么是我们不能拥有的。在幸福、金钱、健康无论任何领域都没有什么高度是我们无法企及的。

上一次我抛出了一个挑战,我向你们呈现如果你把这条路走到底生活会是如何,我呈现了一种生活方式——只通过念头来创造.当我们只通过念头来创造,一切都落入完美的和谐之中,没有什么会出错。一切会立刻按我们想要的方式来。

我把这个作为一个挑战呈现给你看,希望你们会接受这个挑战,就像我做的那样。作为一个群体,我们在一个相对短的时期提升的相对快速。然后我们的状态趋平了,我们提升速度下降了很多。我觉得如果就这样停下来实在愚蠢,我就是不懂到了现在为什么你们不能把这条路走到底。

为什么不仅仅靠念头来获得事物呢?为什么不去拥有每样事物都按照你想要的方式而来时那份完美的和谐呢?(Why not have this perfect harmony when everything goes the way you want it to go为什么不生活在没有悲伤的喜悦之中呢?为什么不去把它拿到手呢?我真的想知道为什么你不去把它拿到手,如果我知道为什么,可能我就可以帮助你去得到它。

因为我觉得每个人都想过我说的那种生活方式——我早在 1952之后到60年代早期的那种生活方式。我确定每个人都会喜欢那种生活方式,你处于一种恒常的,超越你过去所有经历的喜悦之中,任何你想的都会恰好发生。

所以,为什么我们不这样生活呢?我是真的在问:为什么我们不这样生活?哈利,你是不是想到什么了?

(注解1:不知道莱斯特给他的学生具体讲过什么,不过关于莱斯特的生意状况可以参看莱斯特自传,莱斯特曾经做实验,如何在一无所有的情况下去买下整个曼哈顿,哈哈)

问:我错过了最后一次的会议。
莱斯特:好的,我可以概括下。我讲了有个时期我过着任何事物我一动念就立刻来到的生活,任何事物,所有事物。我讲了万物是多么美丽和谐,每样事物都完美地掉落到你面前。



问:我想我会代表我自己发言,对我来说,事情按这种方式来相当棒。唯一的限制会是我自己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
莱斯特:现在你可以拥有你想要的事物吗?仅仅通过念头?



问:我的意思是——确实连接上了那种生活方式,是的。
莱斯特:比以前要好很多了。但是你必须谋生,对吗?


问:现在变得相当容易了。
莱斯特:但是你不得不为了生存而工作?


问:是的
莱斯特:那就是限制。


问:不久前某一天我在《薄伽梵歌》里读到——“尽管你意识到了,你也从未想要放弃你的活动,因为它会迷惑无知者。所以现在你在哪里呢?
莱斯特: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但是我说你还没有获得自由。你不得不为了生存而工作,你不得不做事,对吗?或者你能不能停下一切,什么也不做而获得你想要的一切呢?你能吗?


问:趋势是我正在很快地向那个方向发展,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斩断束缚获得彻底的自由。莱斯特:好,保持这个趋势,保持这个趋势。
问:好吧,我们正活在无知之中,说出来吧。


莱斯特:我们没有。我们知道方法,对吗?至少在理性上我们知道怎么把这条路走到底。我们接受我们是无限制的存在。
问:直截了当的说吧,事实上,我们要渴望的到底是什么?换句话说,你有你的和平,所以你知道,我们现在谈论的究竟是什么?
莱斯特:我正在说的是自由——现在我用这个词自由,因为我觉得这个词比任何词语都能更好地强调出目标。最高的目标就是完全的自由,解放。


问:我们该怎么着手呢?只是用冥想吗?
莱斯特:不是通过冥想,是通过看到我们是什么(By seeing what we are)。你看,冥想是一个词,它的意思我不确定对每一个人来说都是一样的。但是,通过发现我们是什么,我们发现我们拥有全部的力量,全部的知识,我们是不受限制的。


问:如果我不知道我是什么,我们怎么才能发现我是什么呢?
莱斯特:怎么做?把你的全部注意力转向你自己,问自己我是什么?同时你的心足够的安静,那么真正的你就显露了。当你的心足够安静时,你真正的存在对你就是显而易见的了,这个时候,你知道就是知道了,你知道,那就是了。所以,这个方法就是持续的问那个问题:我是什么?当扰乱你的念头出现时,看着它们,让它们落空。如果我们持续这样做,我们就会到达一个点,在这个点上这些扰乱你的念头不会再出现了,然后你的心就安静了。之后我们可以看见我们是什么(what we are). 然后我们可以松开心的两抵(we can undo the balance of the mind),最后我们能一举摧毁全部的心智(mind)。然后我们就彻底自由了。

问:那就是我一直在做的。
莱斯特:什么阻碍了你走到底呢?

问:我不知道,可能我努力得过头了。我是如此的想要它,但是我不知道是什么阻碍了我。
莱斯特:当你这样去做的时候,你有被自己的念头阻扰吗?

问:没有
莱斯特:当你的心安静下来的时候发生了什么?

问:当我的心安静下来的时候,我闻到了食物和花朵的香味,然后我就迷失了。这意味什么呢?
莱斯特:这意味着你被快乐的那层外壳抓住了。这是我们最后需要去突破的。你看,包裹在无限存在(infinite being)的外部,我们是第一层,肉身。然后是心智,最后一层就是快乐。我们陷入一个让我们太满意的状态,然后我们就停在那里了。我们就真的不思进取了,我们享受我们处于的这个状态,不再去跨越这个状态去到更深的地方。

问:我还是继续问关于包围着我的这些花和食物的香味,还有一些别的我不知道的气味。
莱斯特:好的。当它们出现了,你要做的就是不管它们,看着它们然后让它们走,继续保持去看我是什么。你已经看到你自己就是全部的力量和知识吗?你看,那么你还有路要走。唯一我能说的就是继续这么做,尝试去突破这个愉悦的状态达到更高的地方。最终极的状态不是享乐,是非常深的和平,是完全的自在,是一种永恒的感受。


问:我被住了,我就在这里了,我没办法走到更高的地方了。我不知道怎么回去,我不知道怎么找出我们是什么,这就是我处的情况。
莱斯特:我们应该去到达那个真我所在之地,让它接管并带我们走到底。但是,Lily ,我认为你可能害怕自己会消失。


问:没有
莱斯特:没有?

问:没有,我从来没那么想过。
莱斯特:你觉得什么可能会帮你走得更远呢?

问:我真的不知道。如果我知道的话我会运用它。
莱斯特:看,(我们想要自由的)第一个诱因在于生活中的困难——痛苦,精神上的和肉体上的。但是之后,动机应该来自生活中的美好。这个应该是让我们不断向前向前向前的动力。我能说的唯一的是:莉莉,坚持下去,

Q 我会告诉你发生了什么,当我的眼睛闭上时,所有的东西都发光了。
L:太好了!看,你正在进入星体层,星体层是比肉体层高的层次,是更和谐的领域。


Q:那是当我真正的去问:我是谁?为什么我在这儿?我和世界的关系是什么?我是谁?的时候。然后我等着。我等得越久,这些东西变得越亮。
L:好的,那是一个你正在提升的信号。你正在进入星光层。看,这是肉体层。我们也有一个星光体和因果体。但是当你闭着眼睛看见一切都是光的时候,你提升到星体层。所以,再次的,我说继续向前,继续.


Q: 我会这么做的。这就是我想要的,超过我想要任何其他的。
L:任何人还有任何关于为什么我们不能把这条路走到底,或者我们还需要更多的什么?的问题吗?我要说的是,我能帮得上你什么忙吗?

Q:如果我请求你,你会帮我吗?
L:你能回答那个问题吗?我有帮到你吗?
Q:是的,你帮到我了。
L:几年前,当我们开始的时候,我告诉过你,只要你想要帮助,我绝不会离开你。现在真正的我(real me)把你当做真正的你(real you)来看待。当我不在这儿,不在这具肉身里和你在一起时,是真我在帮助你。任何时候,你请求真正的我时,你会发现真正的我就在那儿。所发生的的就是你向上提升了,这样你就能自己得到答案。你必须去得到它。

Q:从我个人来回答你的问题,阿特,好吧,我们所有的人,我们都牵涉进家庭生活,这是一个限制性的因素。
L:家庭生活是一个难题,它是个障碍。

Q :特别是如果你正养育着孩子。
L:是的,经济和家庭是障碍,但是如果你把没花在经济上的时间用来发掘你的本质,你可以超越它们。毕竟,一个无限制的存在要花多久才知道他是无限制的存在?他可以瞬间就做到的。当人有如此强烈的愿心,他可以立刻就获得自由!所以如果你把没花在经济上的时间用来发掘你自己,你能得到全部的答案。特别是现在生活容易一些了,透过你的行动,事情更多的的按照你的方式而来。仅仅是更大胆地在精神上去加倍(原文这里写的四倍)你正在做的,但不要花费更多的努力。

Q:通过认真研习,你提到的这个话题总是指向被动的冥想或者……
L:我是什么?我让你们持续问自己这个必须要回答的终极问题,当回答是完全的时候,我提到的我是什么?就是终极自由的状态。它是你通过感受和生活的方式来了解的。生活就是你创造它的方式。当你到达那儿,你能毫不费力的获得所有的金钱。

Q:课程,那是一个相当的误导。
L:是吗?

Q:恩,有点像一种推销术,一种花言巧语。来吧,孩子,你走我的道路,你用我的方式思考然后你会得到你想要的所有钱。但是,实际上,当你带着那罐金子进入这个程序时,它蒸发消失了,因为—— L:等一下,它消失了? Q:因为金钱变得再也不重要了。像你说的,如果我们真实地的感觉到我们得到了你说的那些真正的讯息,那么进入这个课程时,那些我们想过的要去获得的物质财富,我们之后发现哎呦喂,那些什么也不是了。
L:那不是真的。

Q:(物质财富) 那是一个限制。这儿有更伟大的真理。换句话说,我不得不放弃这些、
L:那不是真的。你还没有那么做,对吗?

Q:你的意思是,我还没有让那个念头进入我的头脑? L:你还没有创造出一切,然后放弃你的所有财富,对吗?
Q:没有。

L :让我来告诉你为什么这不是真的:你有了一个错误的想法。
Q:可能我们在这儿讨论的只是语义上。
L:不,不是语义上的。你说的是一个错误的想法。我会告诉你为什么,我会再次谈到我自己的故事。当我想要证明我可以成为一个百万富翁时,我进入了真正的不动产行业。我在没有任何现金投资到任何一栋房子的的情况下开始购买房屋公寓。六个月的时间之内我共有了23栋房屋公寓,每栋有20-40个单元,我的身价是百万美元了。我有了那么多的股权积累——我想是在2年的时间内。一切都升值了,然后我获得了它们。

那么现在,我释放了这些,因为我看到我的安全感存在于我的能力之中,一种当下就能任意创造的能力。我是从我创造了百万美元的这个经验中知道的。我已经知道我可以随我的心意创造了。因此,我拥有一切我想要的。一年前我决定,我要去挣钱。金钱正在大量的涌向我——就在此刻。它是通过控股,非常的迅速。

Q:你正在实现同样的事,当你进入世界的中心然后再次退出时。你是你的自性,但你的意图与这个世界在一起。(物质宇宙)。
L:真实的物质正在来到。你可以仍旧拥有更多更多更多的物质。那里没有诡计让你得不到这些。不,那儿没有诡计。如果你想要,你能得到越来越多。这是加载(你的财富),而不是花言巧语的欺骗。现在,一些人可能选择去——


(感谢以上心经的翻译,以下月息继续翻译)


Q: 有些人认为它是我所说的那样,认为这是一条铺满黄金的道路之类的,然后事实上当他们走上这条路,并开始看到真理的时候,有一样东西出现了,就是你所是的那个,然后你就得放弃这所有的去享受在这里的这个。


L: 你不需要放弃任何东西,哈利。你会得到越来越多。你不会放弃任何东西。


Q: 我听到过你说类似的东西,就是最终你到了那个你为了更小的快乐而放弃更大的快乐的地方。我听到过你这样说。


L: 你放弃更小的快乐来得到更大的快乐,你把它搞反了。你一直在得到更多,而不是反过来。你把你的一些旧有的概念运用到我所说的上面来,而它们不是真的。你一直在得到更多更多。你在向着无限靠近,但在得到无限之前你永远不会停下来。


Q: 是这样。这里是你的无限,然后你回过来靠近一些不是无限的东西。


L: 啊,不,等一等,无限包含了一切,没有什么在它外面。你需要检查一下自己把无限当成部分的概念。好吧,说到真理,真理是不变的那个,而世界会变化,所以它是虚幻的,它是暂时的事实。你真的认为当你得到越来越多的真理的时候你会拥有更少吗?


Q: 不。


L: 好吧,那么为什么你把它称为一个花言巧语的骗局?你真的认为它是吗?你还认为它是吗?


Q: 嗯……我只是在说如果你进到里面了,如果这类念头对你的吸引是为了要,类似查尔斯·西蒙斯的方法,赚到一百万美元。我只是在说当一百万美元是你要攀登的这座山的时候,你认可这个体系,那是你想做的,但当你学到了越来越多的真理,越来越多地知道你真正是谁,这一切都是为了什么的时候,它变成一件次要的事情了,完全不再是像从前那样是首要的事情了。这个才是最重要的事情,你的存在本身,你对于真我的了解。


L: 这是你把西蒙斯的教导运用到我们的教导上来了,它并不适合。你还带着分离的意识,这一个,那一个,一个跟另一个对比,而这是我在试图超越的重点。你不会失去任何东西,你不会失去你的肉体,你不会失去你的财富,你反而对两者都可以拥有更多,你可以变得更健康和更富有,却不再被这两者所束缚,因而在它们中自由。


Q: 是的,我相信这一点。


L: 而事实上我在问,那么我们为什么不走完全程并得到完美的自由,好让我们不再有烦恼,不再有痛苦,在那里我们可以仅凭一个念头得到一切。有一天我们会这样做的,我们中的每一个人。为什么现在不这样做呢?


Q: 欲望是一种限制吗?


L: 是的。


Q: 那么,根据哈利的想法,如果你走完了全程,那么你怎么还会渴望任何东西,比如一百万美元呢?


Q: 这是回到你早期对我们的教导——我想我们都是为这个来的。关于这个无欲,没有限制,自由,这里看起来有一点矛盾。


L: 矛盾在这里:你不相信它。现在,如果你有了一切,你会渴望什么呢?你什么都不渴望,对吗?但你是不是拥有一切呢?


Q: 我自然拥有一切。


L: 我想回答亚特的问题。这里没有矛盾。现在我们想要一些东西,我们想要自由,我们想要完全的自由,我们想要所有的幸福和没有悲伤。我们应该要拥有它。我们应该要拥有我们想要的所有财富,就算是一百万美元。然后我们继续前进,直到我们已经拥有我们想要的一切。我不反对去得到我们想要的东西,我支持它。当你拥有你想要的一切的时候,你就在那儿了!


Q: 如果你开悟了,你为什么会想要一百万?


L: 先得到它再说。如果你开悟了,你为什么会要它?看,这是个假设——


Q: 不,我是说为什么你想要一百万呢,因为欲望是限制。


L: 你已经拥有一切了吗?


Q: 没有。


L: 所以,你没有办法得到答案。所以我在说,先得到一切,然后你会看到答案。看,你在从下往上看,你在想要一些东西,你在说:“好吧,如果我得到了一切,那么我不会再想要任何了。”我会说除非你到达那儿,你永远不会知道。但我在试图哄你去得到一切。实现每一个欲望。这是通往无欲状态的路。


Q: 我们曾经同上面下来,现在我们要从下面上去了,不是吗?


L: 是的。我在试图让我们这个团体到达那个他们只要靠想就能得到他们想要的随便什么东西的地方。


Q: 也就是说,你不想假想的知识,你想要真实的知识?


L: 这就是知识,这是知道怎样去做,不是吗?去想,然后得到你想要的。这是知识。这是真正的知识。


Q: 在被证实之前,它仍然是假想的知识。


L: 是的,但当你去做的时候,你真的知道怎样去做。


Q: 这只是你在说的,不是吗?


L: 是的。我们有在练习它吗,即使在今天的事务中?我们有去想然后让事情发生吗?


Q: 我不再为停车位而烦恼了。(笑声。)


L: 不再为什么而烦恼?


Q: 停车位。


L: 这样,那太好了!你知道为什么吗?你可以把那运用到任何事情上!只要敢去!把你的目光从停车位上放到更大更大更大的事物上去。它完全是同一个原理,哈利,作用在停车位或者存放金子——你自己的金子——的地方。如果你可以运用同样的感觉,同样的原理在其它东西上时,你也会得到它们。而且我现在在建议你这样做。去想,然后让事情像你把自己想进一个停车位那样发生。把自己想进一切你想要的里面。


Q: 我想我们都在这样做,都在努力朝那个方向前进。这是一个你必须要对想什么很小心的地方。我很高兴很欢喜我们遇到了教我们——或者至少我现在在说我自己——怎么去建一所房子的朱厄尔。


L: 肯现在不在这里,你可以说“我们”。


Q: 我们的大楼,我们的房子,这只是我们的语言,除非我们意识到我们在建造什么,我们在说什么。


L: 你被太多的东西所困扰吗?现在?已经在的?


Q: 我的车库里有几辆车我想要处理掉。(笑声。)


L: 你因为钱太多而烦恼?


Q: 这对我来说不是一个问题。


L: 你会因为它太多而烦恼吗?


Q: 我不在那个状态中。我现在关于金钱的感觉是:那有如何?我拥有我需要的所有。


L: 也就是说,你感到满足。


Q: 这么说来,也许是。


L: 而我在试着让你比那个满足的状态走得更远。我试着让你走得更远,以致于你只要去想,事情就会发生,立刻发生。你所看不到的是现在你认为你必须现在去想,然后事情之后会发生。但我想让你到达你现在去想它现在就发生的那个地方。


Q: 那不是幻想吗?


L: 啊,不!


Q: 否则你怎么会得到它呢?一种得到的方法是成为、看见和感觉到你想要的那种状态,然后事情跟着显现。我最大的问题是让其他人加入进来。


L: 就说你自己吧,鲍勃,你自己去得到它。等你自己得到它之后,然后你可以去帮其他人,你可以展示给他们看他们自己要如何得到它。


Q: 我还是想要影响其他人的生活。这还是当我第一次见你时问你的那个老问题,我还是没有在我里面得到满足。


L: 所有你的问题的满足只有在你发现全部的答案时才会来到。我从来没有为你回答过任何问题。我试着帮你去为自己得到答案。但我真的认为你并不信服你可以仅仅靠去想来拥有任何东西。你甚至都不相信它,更不用说信服了。如果你信服,它对你来说就会是这样。所以,也许它会一直沸腾下去直到我们不再想要了成为事实。我们被满足了,不是吗?


Q: 让我非常困扰的一点是,从前当你说话的时候,偶尔会提起这个来,你说你可以受苦但却超越它。这对我来说不合常理,你怎么能受苦呢,既然你不会受苦?你真正的存在不会受苦,然而你却说:“好吧,我可以疼,然而我可以不这样想。”这一点都不合常理。你不能既感觉到疼又知道你真正所是的。你不能既是受限的又知道你真实所是的。


L: 身体可以疼痛——


Q: 我不相信它!


L: 而我,如果我不是这具身体,不会疼。


Q: 那么你的身体并不疼!因为没有东西在那儿。


L: 好,你说得对。现在,为了真正地理解这些事,就像其它所有的事情一样,你必须经历它们。你看,为了要试着让你成长起来,我给出了存在的不同层面。对于身体有不同的概念。“我是这个身体”的概念表示我得要忍受身体所有的每一个限制。如果我拿起“我可以控制这个身体”的概念,那么我可以让它成为我想要它是的样子。我可以让它变得健康,以致我感觉不到它。我可以往上走得更远,并说“我不是这个身体”,那么即使身体疼痛,我,作为不是这个身体的存在,它不会打扰我。然后身体在那儿,我在这儿,我知道外面那个身体里面有疼痛,但那不会打扰我。然后我也可以从那儿往上走得更远,看到了吗?这是不同的层面。当我看见我完全不是这个身体的时候,身体永远不能从任何方面限制我。所以,问题在于你在从什么层面上来看待它。所以我从底层开始:我是这个身体,如果它疼痛,我就有麻烦了,我在痛苦中呻吟。我往上走,事情变得越来越好。走完全程直到顶层,你不是这个身体,你只是成为万物存有的存在。


Q: 而由于我是这个限制,身体是限制,如果我拒绝限制,那么没有可以被搅乱的身体?老实说,有时候我害怕会精神错乱。(笑声。)

L: 就算你努力尝试你也不能够。你懂得太多了。精神错乱来自于深深、深深的冷漠。在这里的没有一个在冷漠里,没有一个接近于冷漠。所以,很幸运的,我们不可能精神错乱,所以没有什么好担心的。


如果你想要走到你的头脑外面,那是可能的。你可以超越你的头脑,如果不想去想的话,你可以不去想。你可以进入到知道的领域,然后你就跟着此时此刻的激荡来运作,就像一种预感,一种预感或者一种直觉的感觉,或者它就这样临到你,你不用思想就知道了。如果你在这样做,你就在头脑之外运作。你在知道的领域里运作,在那里你不需要思想。但那不是精神错乱。精神错乱在这个标尺的另一头。


Q: 你从来没有解释过你所说的走完全程到底是什么。


L: 我说过,就在最开始的时候。去到那个无限地状态,达到完全的自由,不再有强迫,不再有潜意识的念头在运作,你所有的每一个想法都是现在这一刻的选择。


Q: 也就是说,你在说的是你想要我们在我们自己的体系里去努力,以我们自己的方式,在我们里面停留的我们的念头,这对你来说是我们的成长。


L: 放掉所有潜意识的念头。


Q: 那好吧,金钱问题是怎么进到这里的?


L: 我只是在诱导你,它是从那儿进来的。我们都想要金钱,所以我把它拿起来作为一个诱因,让你们走得更远并得到一百万美元。如果你不想要它,你随时可以扔掉它。


Q: 每个人都有他的点。也许这不是我需要的显化形式。


L: 好吧,但是去到达那个你可以立即显化你想要的任何东西的地方吧,这是我的建议。而且我在问为什么你不想以这种美好的、美丽的、简单的方式生活呢?


Q: 我想。


L: 我说你不想,哈利。


Q: 一些这里那里的麻烦。


L: 噢,这里一点那里一点。你没有拥有你想要的一切,哈利。如果你愿意过后来见我,我可以告诉你很多你想要却没有的东西。


Q: 又把老鼠放进你的口袋里了?(笑声。)


L: 好吧,你们还想问其它的什么吗?在任何事情上我还有什么可以帮你们的吗?


Q: 我们可以互相帮助吗?我是说,比如亚特和我。


L: 可以。


Q: 或者,如果我们看到另外一个人需要帮助,是不是只是我们自己需要它?


L: 你可以帮助另一个人来帮助他自己。如果你为另外一个人去做,你让他变成了瘸子。但是我们可以帮助别人来帮助他们自己。


Q: 主要靠我们态度的转变?


L: 那是一部分,仅仅转变你对待另一个人的态度会帮助他。我们越是看到另一个人的完美,我们越是支持他走向那个完美。你改变你的态度,另外一个人将会改变,去看吧。


Q: 去改变我的态度,你是说我对他是我的意识的一部分,除了完美的意识之外没有其它的基本理解,并不把他想成一个受限制的个体?


L: 是的。这是一个非常棒的方式。它很有效,不是吗?


Q: 它完全有效,是的,它即刻起作用。


L: 人们实际上会成为我们意识中的他们。


Q: 那么,如果莉莲告诉我她想要一个更大的房子,我得要清除我自己想要她满足我的欲望的意识。因为只是我的念头让她想到了,不是这样吗?我不需要去考虑莉莲,我只需要考虑我自己,我自己的幸福,然后她就幸福了。也就是,我自己的幸福会到达那终极的幸福——


L: 但你有一个分离:莉尔和我。


Q: 我一直都有这个问题,你知道,从我认识你开始。


L: 有时候你没有这个问题,你会说:“除了我的意识之外,莉莲是谁呢?”


Q: 是的,我这么说。我几分钟前就这么说了。我只需要处理我自己的意识。


L: 好吧。那也包括莉莲,是吧?


Q: 对,是这样。


Q: 那也包括一个更大的房子。(笑声。)


Q: 我得要拜托我自己意识中的限制。不管怎么样那是我在应对的一切。我不是在应对莉莲或者房子或者土地,我是在应对我自己的意识。阻碍在我自己心里,或者没有限制在我自己里面。而且,如你所说:如果我现在就是无限的存在,我现在就能做到!我不需要等到回家。


L: 对。


Q: 我们得要快点行动!


Q: 等你到家的时候,莉尔,你得要对你的房子感到满意,如它所是地。


L: 如果你接受了,当你回家的时候,同样一个房子可以变成两倍大。它会是那样的自然,让你甚至感觉不到。你会进入一个是你离开时两倍大的房子。


Q: 是吗?


L: 有一次我给自己拿了一整个岛,鲍勃,我拿下了中国海岸边的一整个岛。我现在要回去。我一个人拥有了一整个岛。那儿有最美味的果树在生长。我把它出口到大陆。这是在过去的某一生。我那时在试图发现为什么我一直这么喜欢水果。当我还是个孩子时候,我一直都喜欢水果胜过任何其它食物,至今还是如此。然后它把我送回到了中国海岸边的那一生。我拥有一整个岛,我用了大部分的时间来培育出越来越大的果树,然后把这些树出口到大陆。


但我拥有整个岛。我是我的领域的国王。你可以有你想要的那么大的房子。拿下所有你想要的,但是拿下最好的,这是我所说的。拿下所有你想要的,并拿下最好的。


好吧,如果我们没有更多的问题了,我就要结束这次课程了。还有什么问题吗?


Q: 你想要对疗愈说些什么吗?也许这是你所想到的事情之一,即使我不提。


L: 好吧,那是我所说的中的一部分:仅仅由一个念头,我们可以拥有任何我们想要的,不管是健康还是财富。而且我们应该即刻就拥有它。在健康或者财富上的任何东西。


Q: 泰迪展示了那个,不是吗?


L: 在她的父亲身上,是的。发生了什么呢?她的父亲上周中风了,正在走向完全瘫痪,当她到达医院的时候,他已经大部分地方都瘫痪了,他看起来就像他已经完蛋了。她进去了,给了他一个问题:“你想要离开这里吗,爸爸?”这把他震醒了,他看了看她。而她开始哭了,他抓住了她——他还有一只手没有瘫痪——他用这只手抓住了她然后开始哭。然后她唤起了她所是的全部力量,并对整个房间,房间里的每个人说。房间里还有其他人,每个人都安静了,每个人都变得和平。那就像每个人都在冥想,然后突然间,他开始变得越来越好。接着他从大部分的瘫痪中复原过来了。他没有离开医院,因为他们想要把他留下来做检查。但是她把它用在她父亲身上了。但是她通过自己接通力量来让他跟她走。他回应了它。


Q: 他现在没事了?


L: 我这样完全地接受了他是完美的这样一个事实,以致于当他活过来坐起来跟我说话的时候,我甚至没有注意到它发生了的事实。这就是你有多么接受它——知道医生回到房间来,看了看他,然后喊人拿氧气罐来,把它套在他头上,这再次吓着了他。但他没有离开,他留了下来。当我们把力量开到最大的时候,它就在那儿。


Q: 今天晚上在这里有一个聚会吗?(肯和薇薇安进来了。)


L: 肯.耐刚刚走进房间,在快结束的时候。你从哪里来?


Q: 我刚在卖飞机。这个团体看起来太平安了。你刚把他们从什么里面嚼取出来吗?


L: 我想是的。不是“出来”,而是“起来”,向上地。


Q: 你给了他们一些可以去思考的东西,我可以看出来,给他们中的每一个。


L: 你能数出多少个?(议论声和笑声。)


Q: 好吧,她刚在说从顶部拿下它,我想。


Q: 不,是从录音带里(注:录音带-tape-和顶部-top-音近)。(笑声。)


L: 它们真的没有顺序。她只是随手拿了一个。


Q: 这里看起来像一个非常好的团体。我几乎感觉到”喝,这是一个比我们有的那个更好的团体。”


L: 它也许有所不同,不是吗?当它来到的时候,你会认出你的,因为现在,我们互相之间都直呼其名了。现在它们只会有一个星期一次,因为人们在抱怨那太多了,请不要寄这么多来。所以它们大概会是每个12页左右,一个月一次。那样你们可以更好地吸收它,我想。


但你们会看到有白纸黑字比起听录音带来的好处,因为当你遇到震动你的东西时,你会停留在它上面,而当我在讲的时候,可能会在你试图或者已经开始领悟某个东西的时候继续去讲其它东西。通过讲其它东西,我把你从它上面拉了下来。而当你下一次再回到它上面的时候,领悟变得更为困难了。时机对于领悟是非常重要的。你停留在某个东西上,当你停留在它上面的时候它变得越来越清晰。但如果在它开始变得清晰的时候你走开了,当你回到它上面的时候,想要再进去就更为困难了。


于是,由于这一点,我是反对讲述和录音带的。我可以看到由于它不让你停留在某个东西上而造成损害,因为对话不断地进行,你从一个东西上移到另一个上——到另一个上,却没有对它们中的任何一个有所体悟。我相信你们在阅读《终极真理》这本书的时候得到的好处要比听我讲的时候多得多。在听我讲的时候你有一种不断转移的冲动,而当你去看书的时候,你得到了领悟。你可以停留在那些陈述上,去得到它——得到那知识,你的知识,而当你让它变成你的知识的时候,就是它发挥作用的时候。(当然你可以反复听那些录音带,那也会帮助你。)所以,因为这一点,我并不支持讲述:它不允许你停留在任何东西上。而如果你正在得到一个领悟,之后继续进行的对话会把你从它上面拉走,让下一次靠近它变得更为困难。所以,我想——我知道最好是去利用《终极真理》,利用这些讲课记录。你在从这些讲课记录中得到些什么吗,哈利?你从前没有过的感悟?


Q: 我总是为我的哥哥得到一些东西。


Q: 当我从那些讲课记录中读到其中的真理时,我感到惊讶,你在1961年或者不管是哪年哪月的教导是那样的清晰。我对自己说,那听起来就像是现在的你。(笑声。)它就跟现在的真理一个样。


L: 它一直都会是。它永远都不会变。我所说的永远都不会有所不同,它会吗?


Q: 好吧,我曾希望它会变得更为简单。


L: 它现在就非常的简单,除非你把它变得复杂。


Q: 我想我曾说过我的哥哥是一个耶和华见证人,而你知道,他们对这个耶和华神真的很狂热。有一次我问他:”我们为什么要给我们的神起名字?如果我们叫他,比如说,比尔,他会生气吗?“(笑声。)但当你把其中的根本事实拿出来,因为我没有看到关于它的任何验证,我想要知道得更多一些,如果你可以告诉我耶和华神是指“我是”的神的话。


L: 耶和华是指“我是”。


Q: 你从哪里知道这个?我想要知道,因为我希望能把它搞清楚。


L: 是一个懂希伯来文的学习圣经的人告诉我的。


Q: 他们对于希伯来文非常狂热。他们在重写整本圣经。然后,为什么他们没有看到这一点呢?或者说他们看到了这一点并把它压制掉了。我不知道。


L: 当你在谈论圣经的时候,你在我身上找不到那个对的人。我不是一个学习圣经的人。还有其他人知道,或者听到过耶和华是“我是”的意思吗?


Q: 是的,我听说过。


L: 哈利?


Q: 不管怎样,那是我们的共同根基。任何他说“耶和华”的时候,我在说“阿门!”(笑声。)


L: 在整本圣经中有唯一一个大写的句子。你们知道是什么吗?


Q: 我是。


L: “我是我所是的。”还有一句指出那条路的话:“静下来,然后知道我是神。”这是最本质的两句话——


Q: “看到我的,也看到了父。”这又是另外一句真理。


L: 是的,或者还有更好的:“我和父是一个。”“你难道不知道你是神吗?”


Q: 你怎么看待所有这类的讨论呢?当然,我想你在基于你的主旨之上来讨论的。


L: 每个人都在寻找那个一模一样的东西,就在他的每一个行动中。每一个存在在他所做的每一件事当中,都完全在寻找我们所寻找的那个东西。你现在可以看到这一点吗?


Q: 啊,是的。


L: 我想我们应该看到这一点,看到我们都在寻找完全相同的东西。世人把它叫做终极的幸福,我们把它叫做“我是我所是的”。但我们要说“我是我所是的”就是终极的幸福。发现你的真我,就发现了最大的幸福,就得到了最大的满足。那是一种满足一切的满足。


我们还带着我们受到极端限制的信念。这是问题所在。而且我们没有足够的动力来释放它们。就像我说过的那样,没有任何理由让这里的任何人不能得到他或她想要的一切,仅凭一个念头,在一瞬间——有一天你们会这样做。为什么不是现在呢?原因是,我会说,你们不相信它。你持着相反的信念,相信你做不到,这是你之所以做不到的唯一原因。


Q: 好吧,也许是因为事情变得容易起来,它们不再重要了,然后我们就不往前走了。


L: 是的,现在动机和动力比起我们不快乐的时候要少得多了。


Q: 如果它要少得多了,那么我们应该更为平安。


L: 那么,我们不是吗?


Q: 我们是。


L: 但我在试着做的,是让你们得到完全的平安。在你没有到达那儿之前,生活中永远会有烦恼。尽管现在已经好得多了,它还可以变得最好。


Q: 还有一步要走。


L: 为此我们需要什么呢?这是那个重要的问题:为此我们需要什么呢?


Q: 我们需要相信我们能够。


L: 我想首先,我们需要承认我们不相信我们能够。我们还持着对我们是无限的这个想法巨大的不接受。当你首先看到你真的不接受它,如果你去面对它,你可以更好地释放它。


Q: 如果我们冲进去,就像我们冲进给我们带来麻烦的事情时,我们什么都不会拥有。


Q: 今天晚上,当你说到泰迪请你跟她一起去见她父亲的时候,你想到她父亲的时候,都想了哪些念头呢?


L: 我知道他是无限的,完美的,我完全地知道这一点,我完全地在他对自己的完美的感知中支持着他。


Q: 理论上,我们应该对我们看到的每一个人这么做,不是这样吗?


L: 是的。


Q: 因为我们在谈论的只是我们自己。


L: 是的。


Q: 但是如果这是一个理论,理论是一个抽象的在外面的东西,它不一定代表一个信念。


L: 理论不是法则,而是假设。当它被证实之后,理论成为法则。


Q: 它给我们我们的自由,然后,让我们知道不管是谁,我们见到的都是同一个人。


L: 除了我们的意识之外,什么都没有。


Q: 你为什么说“我们的”?


L: 你的,是不是要好一点?


Q: 这让我感觉很好。(笑声。)


L: 因为我们是一个,这是为什么我用“我们”这个词的原因。只要一个意识,而我们就是它。


Q: 我想要逃离的是还有其它的意识需要克服的想法。我没有任何需要克服的东西。


L: 你说得对。你不去克服。你看到如是。


Q: 是这样,没有其它东西。


L: 对,除了如是之外没有别的东西。如是是完整的,完美的,宏大的,荣耀的,喜悦的,奇异的,狂喜的,以及你能想到的一切美好的东西。


Q: 他正要变成一个销售人员,不是吗?所有的这些形容词?


L: 我不知道。我是吗?你看,如果人们都来做这些事:只要想想事情就发生了,那么我也可以做,我们都可以一起做。如果你能接受它——


Q: 不要等我们,莱斯特。


L: 我没有,但我回来找你们了,而这一次我想让你们跟我一起来。


Q: 说到展示,如果上师说出一些东西,或者做一些事,不是常常很有帮助吗?


L: 你想要看奇迹?如果我施行奇迹的话,它帮不了你们中的任何一个,我不这么认为。亚特,你看见过什么奇迹吗?


Q: 那不是我所说的,那是你用的词。


L: 展示,好吗?我回到展示这个词上来。我想亚特见过一些展示。肯,你见过一个展示。我不知道你是否还接受它。他看见了它,然后他说那不是,看,这就是通常会发生的。你现在对它是什么感觉?


Q: 我在一年半前看到了一次展示,朋友们。


L: 你记得那个机器,那个坏掉了的复印机吗?在加德士?


Q: 噢,记得。


L: 它发生了,还是没有发生?对于现在的你来说?


Q: 我很肯定它发生了。它本来是不可能的,但是它发生了。而且不光是我信服了,那里的那位女士和他们叫来修棉花机的修理工也信服了。


L: 我跟肯去了加德士,我想要他们图书馆里一本书的复印页。复印机坏了,放钱的地方被塑料纸盖住了,所以你放不进钱去,上面放着一个大牌子:已坏。而当我跟那个女孩换钱,换十分钱的硬币的时候,她不想给我,她抵抗了。她说:“它坏了,他们已经试着修理过了。”而我说——我得要说服她给我零钱——所以我说:“这不过是十分钱而已。”而那是他们复印一页纸的收费。我走到机器前,把塑料纸从投币口拿下来,然后我拿到了我想是两三张我想要的复印页,并对肯说:“现在我不再需要它了,我们来看看现在会发生什么。”我把另一个十分钱的硬币放进去,出来了一张黑纸,然后就在这时图书馆长过来了,说:“噢,它这样子有好一会儿了。我们在等修理工来修它。”所以它回到了它原先所是样子。但当我想要印出那些页面的时候,那机器运作了。


Q: 那很神奇。


L: 那很神奇。然而只是一个毫不费力的想法做成了这些事情。但那并没有给肯带来任何帮助,不是吗?


Q: 我当时说:“巧合。”


L: 是的,巧合。然后在我们的一次旅程中我给了他展示了和谐。我只是说“是这样”,然后放手让它成就。我们坐上了最好的飞机,是什么呢,联合航空,比交通机要好得多了。我们上到圣弗朗西斯科,我走进一个公用电话亭,没有用任何时间就跟每一个人在当天的不同时间定了约会。我们没有匆匆忙忙,我们刚好准时地赴了每一个约会。当我们想要吃饭的时候,我们刚好有时间吃饭。


Q: 餐厅就在转角处。


L: 是的,就在我们想要它在的地方。而我们此行的一个主要的目的是去参观他们做的方法,而我想要在最后有最好的一个。在最后一个拜访时,我忘记问是否可以参观他们的设施的时候就起身准备走了,然后那人对我们说:“你们想要去看看我们的设施吗?”记得吗?


Q: 记得。


L: 所以我们完成了多得可怕的工作,在下午三点还是三点半就完事了。每件事都完美地井井有条。我们回到了洛杉矶,在大概五点半的时候,我们去了洛杉矶市中心的一家餐厅。但那真是非常和谐的一天。每件事情都完美地井井有条。这就是生活一直所应该是的样子。但那是一个展示。我知道它是一个展示。它临到我,让它如是呈现,为了肯的缘故,在复印机和——


Q: 我们敲中了变形连接的部分,就像西电公司,嗯,也许在整个工厂中,就有那么一个中心人物,我们可以跟他会晤,他的日程表是那么地跟我们的日程表一致,而他也许是整个工厂中唯一一个可以回答所有的问题并告诉我们我们需要知道的的人。不但是西工房,其它的三四个不同的工厂也是,我们有这个中心人物,这个唯一一个真正有资格回答我们的所有问题,给我们一些引证,甚至扩展到贷款买车,把它取回来,下车,走到打票机并拿票这些事的人。


L: 一切都很完美,对吗?


Q: 是的。


L: 好吧,现在,我在试图论证的一点是,我不认为它在肯的领悟上帮助了他哪怕一点点。

这就是它应该是的样子,看到了吗?那里没有对或错的问题。它就是那么美。但那就是生活一直所应该是的样子,每一天。一切都应该完美地井井有条。


Q: 是的,但当你到达那儿的时候你到了一个平台期,你不想再往前了。这是我们要去的地方吗?


L: 你不想往前走吗?


Q: 当你到达顶峰的时候,你就在那儿。


Q: 当你让所有的这些事情都恰到好处的时候——


L: 那很喜悦!那很完美!那很非凡!


Q: 你就到达了那里。


L: 噢,是的。当你有意识地让一切变得完美,你就在那儿了。


我知道有一些人住在纽约的中心公园南边,他们是基督徒科学家,他们就坐在那儿,让人们来找他们,让人们为他们赚几百万美元,而他们几乎从来没有工作过,他们只是每周用几个小时的时间来跟这些人谈话。


Q: 他们做什么工作?


L: 没有工作。


Q: 快乐的人。


L: 但那并不能赚到几百万。


Q: 那就是我所说的,你在为了更少的放弃更多的。


L: 为了更少的放弃更多的?这是你第二次这么说了,哈利。


Q: 我是这么说了。


L: 不!为了更多的放弃更少的。你把它搞反了。你不会为了更少的放弃更多的。


Q: 你当然是这样。


Q: 除非你很蠢。


Q: 这些人不会无聊得要死吗?


L: 不,不。


Q: 当他们在他旁边有一套房子的时候,是不会无聊的。(大笑声。)


L: 那是40 West 59th Street,这是地址。


Q: 把地址写下来,鲍勃,万一你得要去纽约。(更多笑声。)


Q: 所有的成就在继续,所有的工作在继续,但那是我们态度上的改变,不是吗?我们还是可以帮助别人,我们还是可以帮助孤儿,我们还是可以帮助邻居,或者——


Q: 或者你自己。


L: 自然。就像我说过的,我在试着做真正的房产生意,我在一个大的研发项目中,它也许会,可能会是世界上最大的项目。我不在九霄云外,是吗?而且像他们说的,我没有在拼命抓钱。


Q: 当你到那个状态的时候,我们会收取人们的捐献。


L: 关于更高的真理有一点:它是自由的。它比你所能得到的其它任何真相都更有价值,但大师们不能以此收费。


Q: 但是他们可以给你充电。(注:收费和充电是同一个词:charge.




附:

 楼主| 发表于 2014-6-5 13:17:21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神,一天半译完,很轻松,很感动。
心经翻译的部分很好,我想没有必要重译,就借来用了。
原稿比较混乱,有些部分是脑补的,各人可以自己对照理解。
译文开放给大家转载、修正、补充。
深深地感恩与祝福。

月息
发表于 2014-6-5 15:06:36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月息 我是心经 看到了 太棒啦    终于我不再惦记有个事儿没做完了 哈哈  爱你
发表于 2014-6-5 15:07:1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把下面你翻译的部分转到我博客去 注明你翻译的部分哈 感谢!
发表于 2014-6-5 15:20: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月息 , 动作真快!
我收录到 释放法资料目录 里了。
感谢!


 楼主| 发表于 2014-6-5 16:39:59 | 显示全部楼层
云子欢 发表于 2014-6-5 15:06
感谢月息 我是心经 看到了 太棒啦    终于我不再惦记有个事儿没做完了 哈哈  爱你

謝謝你:)我也愛你!
讚美。
发表于 2014-6-6 17:12:49 | 显示全部楼层
感恩啊,发现真相的资料。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 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喜悦家园 ( 京ICP备12029068号-1   对不起,请原谅,谢谢你,我爱你。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GMT+8, 2022-12-7 01:34 , Processed in 0.105341 second(s), 27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