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喜悦家园

 找回密码
 注 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用微信登录

搜索
查看: 13267|回复: 1

[资料] 《 新.零极限:透过未完成的清理,再度脱胎换骨的秘密》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6-22 16:43: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新.零极限:透过未完成的清理,再度脱胎换骨的秘密》         


At Zero: The Final Secrets to ”Zero Limits” The Quest for Miracles through Ho’oponopono

作者: 乔.维泰利
原文作者:Joe Vitale
译者:张国仪
出版社:方智
出版日期:2014/05/26
语言:繁体中文
ISBN:9789861753553
定价:NT300元


内容简介
引爆台湾心灵圈荷欧波诺波诺风潮,相关书籍畅销30万册,
  正宗《零极限》续集!
  揭露夏威夷心灵疗法荷欧波诺波诺真正的菁华与神奇之处,
  《零极限》没说完的事,本书一次告诉你!

  ★超值附录!收录荷欧波诺波诺Q&A、白板静心法、修.蓝博士带领的内在小孩静心法、荷欧波诺波诺详细释放清单、成功者的故事等丰富资讯!

  为什么我实行荷欧波诺波诺之后,事情反而变糟了?
  吸引力法则和荷欧波诺波诺是否互相冲突?
  哪一种清理工具最有效?
  清理的时候,我该把焦点放在要清理的问题上吗?

  如果你看过《零极限》,本书将带你寻根探源、补遗解惑;
  如果你没看过《零极限》,本书让你一次弄清楚这个夏威夷心灵疗法的神奇力量如何运作;
  如果你在研修荷欧波诺波诺的过程中遭受挫折,本书也可以陪伴你,给你解答。

  一位神奇的治疗师在不必见到病人的情况下,治愈了一整个医院里患有精神疾病的罪犯,这个不可思议的故事引发乔.维泰利的好奇心,开启他追寻夏威夷心灵疗法荷欧波诺波诺的旅程,进而写出《零极限》这本畅销书。

  在学习荷欧波诺波诺、写了《零极限》之后,维泰利以为自己已经掌握生命运作的方式,理应从此一帆风顺。确实,他经历许多奇迹,从无家可归,成了畅销书 作家、网路名人和千万富翁,但他也碰到许多苦涩难熬的事,例如被好友背叛、被求偿三百万美元等等,让他觉得自己是个受害者。然而,这一切却也让他明白持续 清理自己有多重要,并真正了解荷欧波诺波诺的精神:“发生在你生命中那些需要解决的问题,不是你的错,却是你的责任。”

  在本书中,维泰利运用高明的说故事技巧,诚实揭露他在《零极限》出版之后遭遇的言论攻击与灾祸,并将他在前作中没说完的事说清楚,包括修.蓝博士的老 师莫儿娜的故事及她的清理祷文、吸引力法则与荷欧波诺波诺之间的关系、意念vs.灵感、如何精确地清理,以及荷欧波诺波诺的进阶心法等等。

  生命总是不断带来挑战,而荷欧波诺波诺这个神奇工具将带着你扫除障碍、删除种种限制性信念,让心智到达“零”的状态,进而在人生的各个层面体验奇迹。

★名人激赏推荐!

  透过《零极限》,乔.维泰利让世人知道了荷欧波诺波诺这个神奇的疗愈系统;现在,他更深入地揭露这些古老秘密真正的菁华与神奇之处。你一定要读这本书!——尼克.欧尔纳(《释放更自在的自己》作者)

  乔的书正如同我预期的一样,棒极了!书中那些引人入胜的故事和发人深省的洞见激励了我的心,也为我的灵魂带来满满的爱。这千真万确是一条通往奇迹的道路!——珍妮特.布瑞.爱特沃(《热情测验》作者)

  这本书应该拍成电影。除了故事的铺陈堪称经典,它同时也揭露了荷欧波诺波诺这个古老的夏威夷疗法究竟是如何运作的。——巴涅.班恩(电影《美梦成真》与《圣境预言书》制片)

  在本书中,乔.维泰利博士分享了催化他觉醒的因素。他提出深刻的见解,并告诉读者真正的荷欧波诺波诺的秘密,充满力量又激励人心。如果你想要到达那个没有任何限制性信念的“零”的境界,我强烈建议你读这本书。——史帝夫.G.琼斯(临床催眠治疗师)

★读者激动推荐!

  .我一直是乔.维泰利的书迷,当初《零极限》一出版我就拜读了,并立刻开始实行荷欧波诺波诺,直到现在。但看了《零极限》,我其实是有一些疑问的,而这些疑问在《新.零极限》这本书里终于获得解答了。

  .这本书提供了更多实际运用荷欧波诺波诺的细节,我觉得这些新资讯让我可以更有效地实行荷欧波诺波诺。

  .这本让大家久等的《零极限》续集读起来十分有乐趣,且容易理解。作者的写作风格一如以往地简洁清晰,但他的心或许更开放、更诚实了。

  .作者乔.维泰利有时会拿一些旧东西来重写,所以我会抱着质疑的态度,但这本书里有许多新的资讯,我很高兴自己买下了它。

  .任何一个有在实行荷欧波诺波诺的人都应该读这本书,它把这个追求更美好生活的神奇工具的重要性解释得更清楚了。

  .这是一本很棒的“清理”书,移除了我心智中的“蜘蛛网”。


作者简介

乔.维泰利(Joe Vitale)

  全球知名的作家、演说家、音乐人,以及现代荷欧波诺波诺的真诚实践者。此外,他还是灵气、气功、临床催眠治疗及NLP等疗法的合格治疗师或执行师。着 作繁多,包括与伊贺列阿卡拉.修.蓝博士合着的畅销书《零极限》,以及《新.零极限》《相信就可以做到》《快速成交的催眠推销法》《我梦想,因为我不绝 望》《每分钟都有顾客诞生》《The Key:启动正向吸引力的钥匙》,和超级畅销的有声书《无耻行销力量大》。此外,他也是“奇迹教练”课程创办人,以及热门影片《秘密》里其中一位见证名 人。


译者简介

张国仪

  纽约州立大学经济学士、纽约理工学院大众传播硕士。现为国立台湾大学土木工程学系BIM研究中心总编辑、窝字创作有限公司总监。译有《先别急着吃棉花 糖》《万一吃了棉花糖》《秘密瘦身法》《天堂教我的七堂课》《从未知中解脱》《灵魂的出生前计画》《心态疗愈经典》《新.零极限》等十余本书。


目录
〈推荐序〉我与莫儿娜.西蒙那相处的那些日子
〈前言〉这一切是如何开始的?

1 大祸临头
2 你将脱胎换骨
3 莫儿娜疯了吗?
4 哪一个才是真正的荷欧波诺波诺?
5 这究竟是谁的错?
6 这些程式是哪里来的?
7 信念的神奇力量:安慰剂效应
8 意念与灵感的组合
9 吸引力法则vs.荷欧波诺波诺
10 放下意念比设定意念重要
11 你要许愿箱,还是礼物箱?
12 “不吸引”的技巧
13 新的清理方法
14 当有人按下了你的情绪按钮……
15 在真实世界创造奇迹的秘密
16 零极限活动的秘密
17 《零极限》的故事是真的吗?
18 许多领头羊在创立自己的宗教
19 荷欧波诺波诺的奇迹

〈后记〉掌握荷欧波诺波诺的诀窍
〈附录A〉荷欧波诺波诺Q&A
〈附录B〉白板静心法
〈附录C〉访问乔.维泰利
〈附录D〉修.蓝博士带领的内在小孩静心法
〈附录E〉荷欧波诺波诺详细释放清单
〈附录F〉成功运用荷欧波诺波诺的真实故事



前言

这一切是如何开始的?

  我错了,而且错得厉害。刚完成《零极限》那本书时,我以为这个世界将会深深地感谢我。我知道那个故事非常启发人心,也很清楚它充满奇迹,而且我知道一定要有人把它说出来。可是我完全不知道会有人痛恨那本书——还有我。

  然而,修.蓝博士知道。就在我告诉他,我们的书已经完成时,他说:“等到书出版之后,狗屁倒灶的事情就会开始出现。”当时我并不明白他的意思。但是, 他的心智比我清净多了。他随时处于当下,而且能看见未来,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全都摊在他眼前。但对我来说,四周仍然伸手不见五指,直到太阳高高升起,才 刺痛了我的眼睛。

  我决定写《新.零极限》这本续集有两个原因:第一,更深入地解释《零极限》要传达的讯息(以及它出版之后发生了什么事);第二,提供更多真正的荷欧波诺波诺的进阶心法。

  我询问修.蓝博士对我这个主意有什么看法。他说他不是很想做这件事,因为荷欧波诺波诺的长老们对于之前他把他们的秘密公诸于世,已经狠狠地教训过他一 顿了。他不希望那样的经历重来一次。对他来说,他只要持续清理,就能改变这个世界;不过对我而言,我还是想要让全世界都知道这个神奇的工具。所以我决定, 即使这次少了修.蓝博士,我还是要自己一个人写这本书。不过,在正式进入这本书之前,还是让我简单说明一下这一切是如何开始的吧。

  其实一切在《零极限》出版之前就已经开始了。在我还没把原稿交给出版商之前,那本书就已经是亚马逊网路书店的畅销书了。为什么会这样?虽然这家知名的 网路书店事先预告了它的出版,但在这之前,节录自那本书的一篇文章已经在网路上流传了至少一年之久,数百万人看过,而其中许多人预购了那本书。因此,在出 版商还没拿到原稿之前,《零极限》就已经成为畅销书了。以下是二○○六年在网路流传的那篇文章,就是它让数百万读者想要看《零极限》那本书:

  世界上最奇特的治疗师

  三年前,我听说夏威夷有一位治疗师治愈了一整间医院里患有精神疾病的罪犯,而且从头到尾没有和任何一位病人见过面。这位心理学家会检阅病人的病历,然后向内在探寻,以找出自己是如何创造出这个病人的疾病。而在他疗愈自己的同时,病人也跟着痊愈了。

  第一次听到这个故事时,我觉得这不过是个都市传说罢了。怎么可能有人只靠疗愈自己就能够治愈他人?就算再厉害的自我疗愈大师,也不可能让患有精神疾病的罪犯痊愈吧?这完全说不通,也没有逻辑可言,所以我压根儿没把这个故事当一回事。

  但是一年之后,我再次听见同一个故事。我听说这位治疗师用的是一种叫作“荷欧波诺波诺”的夏威夷疗法。我从来没听过这种疗法,但我无法停止去想它。如果这个故事是真的,我必须知道更多。

  我一直知道所谓的“负完全责任”意味着我对自己所想、所做的一切要负起全部的责任,除此之外,就不关我的事了。我想大多数人都是这样认为的。我们要为 自己的所作所为负责,而不是为其他人所做的事负责。但是这位治愈了精神病患的夏威夷治疗师却教了我一个关于“完全责任”的全新思考面向。

  他的名字是伊贺列阿卡拉.修.蓝博士,我们第一次通电话就聊了大约一小时,我请他告诉我他进行治疗工作的完整故事。他说他在夏威夷州立医院工作了四 年,那里收容精神病罪犯的病房是个危险区域,每个月都有心理学家辞职,员工也常请病假,或者干脆不来了。大家经过那个病房区的时候,都会背贴着墙走路,因 为怕被病患攻击。那并不是一个可以愉快居住、工作或探访的地方。

  修.蓝博士告诉我他从未正式见过病患,不曾与他们进行谘商。他同意查看他们的档案。当他在看病历时,会清理自己;而当他在清理自己时,病患也开始康复了。

  “几个月后,那些戴上脚镣手铐的病患被允许可以自由走动,”他告诉我,“而其他本来必须服用高剂量药物的病患,药量则开始减少。然后,那些被认定永远不会有机会获释的人,被释放了。”

  我吓到了。

  “还不只这样。”他继续说着,“医院的员工开始喜欢来工作,旷职与人员流动率过高的情形消失了。后来我们的工作人员供过于求,因为病患被释放,而所有员工却都来上班了。现在那个病房区已经关闭了。”

  这时我必须要问一个重要的问题:“你在自己内在做了什么事,让那些人改变?”

  “我只是清除了我内在与他们共有的部分。”他说。

  啥?我不懂。

  修.蓝博士解释,对自己的人生负全部责任的意思是,你生命中的每一件事——就只因为它在你的生命里——都是你的责任。从字面上来说,整个世界是你创造的。

  哇,这很难让人接受。为我自己的言行负责是一回事,为我生命中“每一个人”的言行负责,又是另一回事。然而事实是:当你对自己的生命负完全责任,那么 所有你看到的、听到的、品尝到的、接触到的,或者以任何方式经验到的都是你的责任,因为它出现在你的生命里。这个意思是,恐怖分子、总统、经济——任何你 经验到却不喜欢的人事物——都要由你来疗愈。或者不妨这么说:要不是从你的内在投射出来,他们是不存在的。问题不在他们,在于你。而要改变他们,必须先改 变你自己。

  我知道这很难理解,更不用说接受或实践,因为责怪远比负完全责任简单多了。但是在我和修.蓝博士的对话中,我开始了解,对他及荷欧波诺波诺这个疗法来 说,疗愈就代表爱自己。如果你想改善你的人生,就必须疗愈你的生命;如果你想治愈任何人——即使是有精神疾病的罪犯——也要由疗愈自己做起。

  我问修.蓝博士他是如何疗愈自己的。他在查看那些病历时,究竟做了什么?

  “我就是一直说‘对不起’‘我爱你’,一次又一次。”他解释着。

  就这样?

  就这样。原来爱自己就是提升自己最好的方法。当你提升了自己,你也改善了你的世界。

  这篇文章让大家在《零极限》正式出版前先暖了身,也让它在问世之前就登上畅销书排行榜。当然,二○○七年那本书实际出版以后,情况更加热烈,而狗屁倒灶的事也一件一件出现。

  大家只读了节录文章,就开始发表他们对书的评论,当然这时还没有人真正读过《零极限》。而二十几年前我在休士顿穷困潦倒时的老朋友们,那些我曾经在他 们的工作上给予帮助和建议的人,开始群起围攻我。他们指责我乱编故事,还说修.蓝博士这个人根本是捏造出来的,他那个治愈精神病患的故事只是个传闻。他们 也指责我出售一项夏威夷传统的秘密,只为了赚钱。其他人则说,我写了一本里面根本没有秘密可言的书来捞钱。

  我完全无力招架,而且深受伤害。我非常震惊,也搞不清楚状况,觉得自己成了受害者,我还以为荷欧波诺波诺可以给我力量呢。

  大家怎么会做出这样的结论呢?再怎么说,修.蓝博士和我花了那么多时间在一起啊。我们一起带领工作坊、一起合照、一起上广播节目,还一起录制了《零极限》的有声书,YouTube上面也有我们两个人的影片。我们共同做了这么多事,显而易见,他这个人是活生生存在的啊。

  然后是那些没有看过那本书——因为当时书根本还没出版——但读过书评的人说,他们讨厌那本书,也讨厌我。他们以各种方式谩骂我,试图让我通讯录中的所有连络人把我列为黑名单。他们甚至写了一支以我为名的电脑病毒,而且还不只如此。

  没错,那本书和我同时也拥有许多粉丝。《零极限》一出版就成为排行榜上的畅销书,数以万计、甚至百万计的读者学习了这个简单的疗愈方法,形容那本书改 变了他们的人生。很多人不只用在自己身上,更在学校、监狱和医院里教导这个方法,并看见了奇迹般的结果。《零极限》被翻译成数国语言,我也受邀到各国演 讲。修.蓝博士的工作坊从原本只有三十名学员,暴增到一场超过八百人。他俨然成了一位大师,荷欧波诺波诺也成了主流。

  然而,并非一切都是如此美好、顺遂。我最好的朋友背弃了我,他的太太寄了一封很恶毒的电子邮件给一个我协助建立起来的群组,在信里极尽所能地攻击、抹 黑我。他们的所作所为带给我难以承受的痛苦,而且那绝对不是发自内心的举动。很显然,他们的行为里没有一丝一毫的爱与宽恕——无论是从荷欧波诺波诺或其他 灵性传统的角度来看都一样。

  为什么会发生这些事?我的一位朋友说,成功是鄙视的温床。我认为这个想法是一种信念,修.蓝博士会说这是个程式。然而我必须承认,就在我写作并出版我 生命中最重要的书时,的确有某件事情发生了。我称之为“一个清理自己的机会”,不过我想,这一切背后还有更多涵义。回头看,我相信这一切催化了我自己的觉 醒。

  在写《零极限》时,我在书里提到觉醒有三个阶段,但其实我没说完——应该有四个阶段才对。第四阶段超越零极限,进入一个神性藉由你彰显的地方。我会在这本新书里说明这个阶段。

  写完《零极限》之后,我以为自己已经掌握了生命运作的方式,但相反地,我却碰上许多苦涩难熬的事,让我深觉自己是个受害者。这一切让我更加了解臣服的意义,也明白持续运用荷欧波诺波诺清理自己有多么重要。现在,我知道了开悟的奇迹。

  如果你想更加了解真正的荷欧波诺波诺是怎么一回事,从《零极限》停下来之处继续下去,那么你来对了地方。如果你很好奇现代的荷欧波诺波诺源自何处,以及修.蓝博士那位听起来像个疯子的老师是何方神圣,你也会在本书中找到答案。

  不过,请做好准备。假如你觉得《零极限》是一趟疯狂的旅程,等你读完《新.零极限》再说吧。这次也许会让你焦头烂额,也很可能会摇晃、撼动,甚至颠覆你的世界。


内容连载

1 大祸临头

我在第二次的零极限研讨会期间,把《零极限》的原稿交给了出版商,那是二○○六年年底的 事。那时候的我开心极了,因为我可以说完全不费吹灰之力就完成了那本书,两个星期之内就把所有内容都写出来,实在太不可思议了。我其他的书都要花上几个 月、甚至几年的时间才能完成,两个星期?只能说是奇迹。我的共同作者修.蓝博士读了几页之后就告诉我:“神性说这本书很好。”让我沾沾自喜。然而,我完全 不知道山雨欲来。

研讨会期间,修.蓝博士就跟我说,等到那本书问世,“大祸就要临头了。”我当时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却一点也不担心。我觉得自己受到指引和保护,我的灵性闪闪发光,而且自信满满。我会持续清理自己,所以才不会有大祸临头呢。

我 错了。研讨会的第一天晚上,就在迎宾晚宴正要开始前,我接到一通怒气冲冲的电话,来自一位我很崇拜的作家与灵性导师。之前我把《零极限》的原稿寄给她过 目,她也同意推荐,不过当时她显然还没读过那本书。在看过书稿之后,她对书里所写的几件事情非常有意见,其中一件与她有关。虽然书中并未具名,但她看得出 来是在写她,而她对我的做法十分不满,所以打电话来向我郑重抗议。

我完全无意伤害任何人。书里的那个段落是在说明即使成功人士也会有盲 点,导致自己的人生一团混乱。我以她为例,但并未指名道姓,所以非常惊讶她会暴跳如雷,因为她在自己的书里也总是用她人生中的跌宕起伏当作课题教导他人, 这并不是秘密啊。然而,人总是把自己的不安和自以为是的想法投射在自身以外的所有事物上,包括书。她看到了某样她不喜欢的东西,但她非但没有为自己看到的 东西负起全责(这就是荷欧波诺波诺和《零极限》那本书的重点所在),反而把气出在我身上。

因为我曾经是(现在依然是)她的书迷,所以这件 事让我受伤很深。我重写了那个段落,把她的故事拿掉,但痛楚依然没有消减。之后我打了电话给她,尽管我俩尽释前嫌,这件事却让我大为震惊。怎么会发生这种 事呢?这就是修.蓝博士预见的大祸临头吗?现在书都还没出版就这样了,等到书真的在书店上架,我又会遭遇什么?千金难买早知道啊。很显然,祸端已经开始萌 芽了,而等到书出版之后,大祸才真的狠狠砸在我头上。

就像我在前言提到的,很多还没读过《零极限》的人(因为书尚未出版)极力谴责那本书和我。他们说所有的事情都是我杜撰的,包括修.蓝博士这个人,以及他在 夏威夷的精神病院治愈了每一位患有精神疾病的罪犯这件事。有人骂说那本书根本没写完,也有些人大肆抨击我不肯揭露荷欧波诺波诺研讨会中的所有秘密。他们指 责我只是为了置入性行销我的其他产品才会写那本书,也有人说就算修.蓝博士真有其人,他也绝对是个不折不扣的疯子。

要说这一切让人感到困扰和惊讶,实在是太轻描淡写了。怎么会有一本书让那么多人同时像炸弹一样爆发呢?尤其那本书不但是以满满的爱写就,内容也是在教导爱和原谅啊!

但于此同时,成千上万读了《零极限》的人被转化了。我接到许多满心感恩的读者打来的电话,以及寄来的信件和电子邮件。他们因为那本书而得到希望、疗愈和救赎,这让我非常满足,但那些插在我背上的箭还是令我痛楚难当。

而事情在好转之前,只会变得更糟。我有个非常亲近的朋友,我曾在他遭遇财务困难时指导、协助、建议并启发过他。尽管他没有什么网路事业方面的技能,但我很喜欢他这个人,也喜欢他的创意和幽默感,所以觉得自己帮助他、找他一起工作,应该会有不错的发展。

我 无偿提供一切来帮助他,好让他可以自立:我帮他建置了一项网路事业,并建立客户名单;我帮他开发商品和行销;我找他来一些特别的活动帮忙,并支付他酬劳, 就算活动赔钱时也毫无例外。他非常感激我,也总是以行动表示,常常会在要和我分开时亲吻我的脸颊,对我说:“我爱你,乔。”

二○○九年, 我在准备出发前往俄罗斯参加一系列演讲活动时邀请他和我一起去。他可以有一趟免费的头等舱之旅,而我可以有人陪伴。他也同意在我上台时帮我的忙,因为连续 好几天演讲是非常累人的,这对我俩来说是双赢的安排。虽然我和他都对俄罗斯感到恐惧(我们从小就听过各种核武攻击的故事——这就是所谓的“资讯”啊),但 我们还是收拾好行囊,深呼吸一口气,飞向了地球的另一端。

俄罗斯之行一点也不轻松,整趟行程的安排紧凑到近乎折磨人。一下飞机,我就直接被带去上莫斯科的一个电视节目,根本没时间洗澡或刮胡子,让我当场惊讶到说 不出话来。因为签了合约,我知道自己必须履行俄罗斯人要求的工作,所以我去上了那个电视节目,当天晚上还去书店签了好几个小时的书。接下来两个星期的行程 还是一样马不停蹄。虽然我的好友是来陪我的,但他经常待在自己的房间里睡觉,我则是一个人出门去演讲、出席活动、接受访问、签书等等。当时我并不觉得有什 么问题,他能好好休息也让我比较放心,那是他应得的。

而就连最后要离开俄罗斯,也是一场逃难般的过程。我们发现,我俩的签证将在行程结束 前过期。有人在申请时搞了乌龙,所以我们的旅行文件根本不完整。我觉得我们宛如置身战争电影,一切都没有真实感。美国大使馆的职员对我朋友说:“无论用什 么方法,你们一定要在今天午夜前出境。”

这实在太惊悚了。我们被带去走偏僻的乡间小路,沿途还经过好几个俄罗斯境内的军事检查哨,我们一 直不停地拿出护照供人查验,最后终于在芬兰境内的一片树林里被放了下来——只差几分钟就是午夜十二点,就在我们的签证要过期前。然后,我们还得想办法去赫 尔辛基,坐上回美国的班机(也让我付出了高额的代价),而这可一点都不简单。

不过,这还不是真正的大祸。平安回到家后,我的朋友立刻崩溃 了。回家不到七十二小时,他就寄了一封电子邮件给我,内容是我完全没预期到的一张不实帐单,写明过去两年我应该支付他的费用。那张帐单里详列了每一件他因 为当我是朋友而免费替我做的事,或者他因为觉得亏欠我而不得不做的事。他说我欠他钱,金额还不小。我简直不敢相信。

虽然我请他陪我去俄罗 斯的时候并没有提到酬劳,但我们在那里时,我对他说我会给他某样东西作为补偿。我自己出国工作从未拿到全部酬劳,而且光是让我俩在最后一刻搭上飞机回美 国,就花掉我一万美元。然而,他在俄罗斯的支持与陪伴帮助我熬过了那些工作上的要求,所以我本来就打算送他一份惊喜的礼物,买一辆我知道他很喜欢的车给 他。但是,他在我们回家不到三天就对我大发雷霆,让我暂停了礼物计画。我惊骇莫名,整个人被击溃了。我完全无法理解他的行为。

我试着找他碰面,打电话给他,在他的电话里留言。我认为只要我们坐下来好好谈谈,就可以找出问题究竟出在哪儿。后来我说我愿意付他钱,只要这么做可以让我 们之间恢复平静。结果,满腔怒火的他回信写道:“想都别想。”然后继续在网路上发泄怒气,说我的坏话。他私下写信给我认识的人——甚至我的员工——试图拉 拢他们跟他站在同一边来对抗我。他的行为偷偷摸摸、恶毒、阴险,而且深藏在他动机里最黑暗的目的,就是破坏我的名誉。

没有任何方式能够完 整表达这个经历带给我的痛苦。那种感觉就像你一早起床发现你的另一半或最要好的朋友离开了你,或是死掉了。我哀痛逾恒,内心深深受创。我最好的朋友怎么会 对我做出这么恶毒的事、怎么可以如此冷酷无情?我完全无法理解。这一切都是为了钱吗?难道他抛弃了友情、事业伙伴和灵性上的牵系,都只是因为钱?灵性到哪 里去了?我帮助他学习的荷欧波诺波诺到哪里去了?他的心到哪里去了?

这件事最讽刺的地方在于,我是因为他才开始对荷欧波诺波诺感兴趣的。 他听说一个神奇治疗师的故事、看过一本小册子,然后把整件事告诉我,但他完全不知道荷欧波诺波诺是什么。我发现这个主题非常吸引人,想知道更多,所以开始 研究那个故事从何而来、背后的主角和详情是什么。最后,我和修.蓝博士见了面,并写了《零极限》。

我以为我的朋友很了解个人责任、爱和宽 恕的原则是什么,毕竟他第一次参加的荷欧波诺波诺活动是我替他出的钱。然而,一旦他的地雷被踩到了,不管是因为在俄罗斯受到的惊吓或其他的什么事,他就完 全把责任推给别人了。他怪罪于我,甚至做出更过分的事。荷欧波诺波诺把这种报复行为叫作“依诺”(ino),意思是心中怀抱着恨意,刻意去伤害他人。这是 想像得到最严重的罪过,而他就是那样对我的。这就是所谓的大祸临头,我清理……清理……再清理。

我从能量的角度来看自己为何牵扯进这出戏 里,试着理解我究竟是怎么吸引了这整件事。我知道所有人的生命都是紧密交织在一起的,我们是能量的舞动,没有任何事物是凭空发生的。我的朋友和我共有一个 程式——一种心智的病毒。我尽己所能回想修.蓝博士教我的一切,直至清楚地了解到,唯一的办法就是清理、清理、清理。

我开始为我的朋友感到难过,开始了解他不知怎么地有了某个程式,最后被程式掌控了心智。我知道他之前也曾对家人和朋友勃然大怒,我亲眼见过那样的场面,只 是从来没想过同样的事情会发生在我们之间,或者他会对我有这样的怒气。感觉起来真的好像有个程式掌控了他,操纵着他的行为。我想要帮助他,以某种方式疗愈 他,所以不断地清理,消除我内在的程式,希望这么做可以一并把那个程式从他内在消除。

在真正的荷欧波诺波诺的实相中,这和他无关,一切都是因为我。

如果整件事里有任何人有正当理由觉得自己是受害者,非我莫属;如果有任何人握有我朋友背叛我的证据,那个人就是我。我还留着我和他往来,以及他写给其他人的电子邮件,可以证明他在公开场合及私底下做了些什么。换作别人,可能会利用这些东西来对付他,但我不会这么做。

正如修.蓝博士经常告诫我的:“外面没有任何事物。”一切都在自己之内。我必须强迫自己为我朋友的所作所为负起全部责任,找出存在我和我们之内,那个创造、吸引并显化整出戏的程式。

我 的朋友后来搬走了,我感觉得出来他一直都想这么做。他是不是为了切断与我之间的事业伙伴关系,所以创造出这段恶梦般的情节呢?我猜他有金钱上的问题。他是 不是需要一个人来当代罪羔羊?如果是,我当然是最方便的人选。我这么猜测并不是要责难他,因为真正的荷欧波诺波诺没有责怪,我只是想要呈现人心总是试图在 没有意义的事情中找出意义。我完全不知道自己的猜想是对是错,这一点都不重要,真正重要的是,修.蓝博士说得没错,灾祸果真降临了。

那 么,我是如何处理这场由我的朋友和我共有的程式引发的灾难呢?我什么都没做。我并未聘请律师或连络任何政府机关,因为那样做感觉起来一点都不慈爱、不宽 容,完全没有荷欧波诺波诺的精神。尽管我的朋友确实做了一些很不好的事,试图摧毁我的名誉(这让我备感痛楚,因为他明明知道负完全责任和清理是什么意 思),但我没有报复。

相反地,我清理自己——我感受到椎心之痛、我感受到背叛与不公,但我把这一切全部交给神性。我运用修.蓝博士教我的清理方法,负起全部的责任。这个状况是 我创造的,在公开场合,我没有说过一句否认的话,而现在我把这件事写出来,是为了跟你分享一个更大的课题(马上就会揭晓)。我把这出戏带进我之内,在那里 清理。

我还运用了一个进阶版的荷欧波诺波诺(我会在后面的章节与你分享)。综合使用这些方法之后,我终于能够释放我对那位曾经是朋友的人 的认知能量。整件事平息了下来,他也停止抹黑我的举动。一切尘埃落定,风平浪静,日子继续往前走。我的事业一如往常地运作,只是少了他的存在。我很想念我 俩曾经拥有的那段充满爱的关系,但我宁愿自由自在,也不要狂乱纷扰。

有趣的是,在我写这本书的过程中,他主动和我连系,问我能否跟他一起主持一场荷欧波诺波诺的活动。这表示我的清理发挥了作用,我和他之间已经雨过天晴了吗?没错,但我依旧婉拒了他的邀约。他是过去式了,我已经清理了自己,放下了。我爱他,也原谅他,并祝福他一切顺利。

让我们都向前走吧。

那么,那个更大的课题是什么?请大家一定要明白,这件事并非我朋友的错,也完全不是我的错。没有人需要被责怪,引发这件事的,是一个程式。了解这一点非常重要。我察觉到自己之内的程式,并为它负起责任,而随着我清理那个程式,状况就解除了。

这是要学习的第一项功课,也是我与你分享这个故事的原因。即使是作家或大师,归根究柢都要实行荷欧波诺波诺来清理各种程式、记忆及其他资讯,好让自己回到纯粹的爱的状态。正如修.蓝博士经常说的:“我来这里就是为了清理。”

你 将在这本书里学到,生命总是不断带来挑战。这是生命的本质,而离开这个牢笼的通行证,就是实行荷欧波诺波诺。当你说出“我爱你”“对不起”“请原谅我” “谢谢你”这四句话时,你就把自己根本没有意识到的那些程式和信念删除了,这会让你比较轻松地通过生命的考验。清理得越多、删除越多资讯,你就越接近神性 或“零”。

真有那么容易吗?这个方法是不是每次都有效?为什么人生在变好之前往往变得更糟?跟着我,让我们一起深入这场冒险一探究竟……

2 你将脱胎换骨

经常有人抱怨,在学会说四句话——“我爱你”“对不起”“请原谅我”“谢谢你”——这个基础的荷欧波诺波诺实行方法之后,碰到的坏事似乎比好事多。

为 什么会有这种状况?试想,一杯静置了一段时间的水,当你开始搅拌它时,悬浮在水中的脏污就会被搅乱,其中有一些一定会浮上水面。你必须持续清理,才能将所 有脏污一网打尽。我们心智里的程式停留在非常深、非常黑暗的地方,所以我们可能会在感受到光明前,先经历黑暗,但我们必须在开始清理这杯水之前,先找出这 些脏污。如同字面上的意思,清理之后,就会干净了。

“资讯”这个词被用来描述这种无意识的程式,也就是阻挡你听见你神性的声音的垃圾。在某一次的零极限活动中,有人问修.蓝博士“小我”和“神性”的差别何在,博士这么回答:

首 先,小我并不存在。你知道吗?根本没有这种东西,只有资讯,是资讯在说话,资讯说它就是小我——但根本没有什么“小我”,那只是资讯。我可以这样说吗?那 只是资讯。资讯说什么,你就说什么,所以你对自己完全没有掌控权。而荷欧波诺波诺要做的,就是让你找到那些资讯,然后把它们清掉。你本来就是完美的,我们 只是要清除那些资讯,让它们不再挡住你,如此一来,你就可以置身光明之中。

我们要处理的资讯只有三种,一种我称为“无限的零” (IZ,Infinite Zero),这是一种中性的状态。另一种则是神性进入“零”之中启发你,我称为“IZI”——这是灵感,代表你已经融入流动之中。它毫不费力、轻松地发 生。此外,还有所谓的“记忆”。记忆跟不费力和轻松背道而驰,让人无法放松,所以你会生病,因为你远离了源头和你自己。

你的心智只会处于这三种状态之一,没有中间地带,你不可能同时存在两种状态中。

《零极限》出版后,扰乱了许多人和他们的程式。我不只一次提醒自己,问题不是那些到处说坏话的人,是存在他们之内的资讯——程式——造成了他们的不满。

你一定也有过这样的状况:你脱口说出非你本意的话,完全搞不清楚那些话是哪儿来的。根据荷欧波诺波诺,那些话是从你无意识里的程式冒出来的。你压根儿不知道有这样的程式存在,直到某个状况发生,触动了某个按钮。然后,你就要小心了,因为衰事一件接一件发生了。

关于我在上一章提到的那个从俄罗斯回来之后就崩溃的朋友,要问的问题是:“究竟是他,或是一个被启动的程式?”我在那次的事件之后就学到,几乎所有我们以 人类身分做出来的事,都是内在程式运作的结果。就我个人来说,我从来没遇过任何一个活在觉醒第四阶段的人。我在书上看过,但我自己不是那样的人,我还在第 三阶段(臣服)。进入第四阶段(开悟)需要神的恩典——意思就是,直到那一天来临前,无意识的动机主导了我们大部分的行为。

这一点都不让人惊讶,神经科学已经证实了我们是多么地无意识。我们拥有的力量和掌控权比之前想像的多,但绝大多数人都不知道这一点,更别说好好利用了。基本上,我们一辈子就像由父母的养育方式及我们承继的过去设定好程式的机器人,以某些特定且可预测的方式反应。

当某人对你、我或其他任何一个人大发雷霆时,很少是因为你、我或其他任何人的关系,而是跟他们拥有的程式有关。这里有个重点:你在别人身上看到什么,就表示你自己也有那样东西。修.蓝博士最有名的一句话是:“你有没有注意到,每当你有问题时,你都在场?”

你 在场,因为你是问题的一部分——或者更好的说法是,你是程式的一部分。你内在的程式引来另一个拥有相同程式的人,就像照镜子一样。你在镜子里看到的是你, 你在人生中看到的一切,也都是你。外在的种种都是投射,若不是在自己之内体验到了,你根本不会知道它们的存在。一切都发生在我们之内,外在世界只是内在的 反射。这就是为什么,了解所谓的“完全责任”就是要为你看到和经历到的一切负责非常重要。从许多方面来说,外在世界没有任何事物,因为你只在自己之内察觉 到它。再说一次:一切都是你内在的反射。一切都是一面镜子、都是一个共享的程式,当你清理时,你是在清理那个程式,并成为解决办法的一部分。

这就是修.蓝博士用来疗愈一整间医院里患有精神疾病的罪犯的方法。他并没有治疗他们,而是治疗自己,将那些罪犯视为他自身内在某个程式的投射。传统的治疗方法对那些罪犯来说早已无效,而修.蓝博士藉由治疗自己的认知来改变他们。当他清理了那些投射,病人的状况就好转了。

你必须了解,当你看着这本书、看着任何一个人,或是经历任何片刻时,很少能够单纯地看见其本质……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 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喜悦家园 ( 京ICP备12029068号-1   对不起,请原谅,谢谢你,我爱你。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GMT+8, 2022-11-29 21:51 , Processed in 0.095451 second(s), 27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