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喜悦家园

喜悦家园

 找回密码
 注 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用微信登录

搜索
查看: 2018|回复: 0

超出了理解的慈悲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5-20 09:32: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Compassion That Passes UnderstandingKohiyar Satarawalla

1954年我首次与美赫巴巴密切接触。那时巴巴住在萨塔拉(Satara),我被允许多次见他。他出于某种原因决定教我背诵琐罗亚斯德教的圣典《阿维斯陀》里的一个祷文。作为完美的化身,巴巴并不满足于仅仅让我记住词句,而且每每让满德里纠正我的发音。这总共花了很长时间,但最终我还是能够令巴巴满意地从头到尾背诵祷文。

1955年8月,巴巴在孟买的阿希阿纳(Ashiana——Nariman 和Arnavaz的公寓)举行一天的达善活动。他叫我参加这次活动并背诵这个祷文,因为有很多帕西(拜火教)家庭将从纳乌萨利(Navsari)和其他地方来。巴巴还说如果我来的话,他会让我搭他的车返回萨塔拉。

仅仅因为是巴巴的命令这一点,我怎么都会参加这个活动的,但跟巴巴一起乘车远程自然地极有吸引力。不过,那时我缺钱,即使去孟买都困难。但巴巴似乎很不经意地安排我为拉姆玖(Ramjoo)打字,我得到25卢比的工资。这让我能够坐火车去孟买参加达善活动。

在阿希阿纳,巴巴对我的背诵很满意,用一个拥抱和一个亲吻奖励我!我怎么能形容我的喜悦之情!但随后巴巴却向我扔下一颗“炸弹”!他对我说虽然他曾计划用他的车带我回萨塔拉,但现在他不得不带另一个人到普那,因此车里没我的位置了。巴巴又说我应该跟阿娄巴(Aloba)一起乘火车从孟买去普那,在那里的火车站与他会合,然后坐巴巴的车跟他一起走剩下的路程。

我十分失望,但我只能服从。于是第二天早上阿娄巴和我,外加因未预定车票在印度坐三等车厢的乘客的通常困难,爬进了一列预计在上午11点到达普那的火车。

随着火车呼哧呼哧地行进,我因失去跟巴巴一起旅行的机会而感到沮丧,我发现自己想到:“巴巴是神,我知道他是神,但他为什么改变计划?如果巴巴真是神,那么这列火车就应该马上停下。”我接受巴巴是神,又接着向他挑战要他证明,这真是愚蠢透顶,但那时我的脑子就是这样运作的。

几乎就在我脑子里发出这个挑战的一刹那,火车出乎意料地停了下来,距前后的车站都有数英里。原因是机车顶部的电线断了,火车没有了动力。在救援车来接之前,我们不得不等上几个小时。

我唯一的念头是,我们本应在上午11点与巴巴会合。与之同时,在普纳,巴巴因我们没出现而焦急,他不住地问满德里火车出了什么事,并一次次地派埃瑞奇去问站长火车什么时候到。巴巴不喜欢天黑后到萨塔拉,因此等了我们约5个小时之后,巴巴在下午4点左右坐车离开,去萨塔拉。我们6点左右才到普那,又累又饿,发现错过了巴巴的车,只好设法挤进当天开往萨塔拉的最后一班汽车。我们到时大约是晚上10点,阿娄巴去男满德里住的红木旅馆。我回到自己家,精疲力尽又心烦意乱地上床睡觉。

我天生不喜早起,再加上头天的旅行,所以当第二天一大早阿娄巴来叫我马上去时,我毫无准备;巴巴找我。为了拖延时间,我告诉他说我必须得穿衣,刮脸,洗澡,完了以后我就去。阿娄巴一个人回到巴巴那里,只是过了一会儿又回来了,带来口信说:“马上来。巴巴对这种拖延不高兴。”我依然拖拖拉拉,很久才磨磨蹭蹭跟阿娄巴走到红木旅馆。巴巴在等着我。

巴巴显得很不悦,眼中含怒。他通过埃瑞奇问我:“你知道你的行为多么可厌吗!你把我的命令当作什么了?玩笑?”巴巴说着,我能看见他眼睛里的火焰:“拉姆玖,你没告诉他该怎样服从我的命令吗?今天早上我派阿娄巴去带他,甚至在我第二次派阿娄巴去叫他之后,此人才悠闲地溜达过来。我叫谁,谁就应该立刻冲来,而不是借口洗澡穿衣,哪怕你正在洗澡,也应该不擦身子,就跑到这儿!”

过了一会儿,巴巴情绪转变,他双目闪烁着光辉,问我昨天我们的火车出了什么事。我不想坦白当时的念头,只说了电线断了一事。巴巴对这个回答不满意,接连追问我更多的问题,最后打手势说:“你向我隐瞒不了任何事,我知道一切,但我想让他们(指满德里)都听听这个。”

我只好不情愿地讲了整个故事。巴巴显得很严厉,开始训斥:“是什么让你脑袋里生出这么疯狂的念头?你知道你引起多大的麻烦吗?你给上百人造成不便,也让我焦急。我几次叫埃瑞奇打听你的情况。我们很晚才回到萨塔拉,这里的每个人都焦虑担心。可怜的阿娄巴不得不跟着受苦,除此之外,他今早还得两次去叫你。

因为你的恶作剧和愚蠢念头,你除了从火车上所有的人那里得到成千上万个坏业相之外,一无所获。他们因火车晚点而间接地诅咒你。想想你造成的这一切破坏吧:有些商人要赶到普纳做重要的生意,有个人急着按时探望生病的父亲,另一个人急着把妻子送到医院生孩子。所有的火车调度都被扰乱,受影响的人有长长的一串。这一切都是因为你生出那么个无聊的念头,想检验我!你认识到自己收集了多少的坏业相吗?你几乎不可能消除它们。从现在起,你必须十分小心你的念头,尤其是与我有关的。”

巴巴随后命令我立刻向他顶礼。我顶礼完后,他表示:“现在你已把所有那些业相都放在我的脚上了,所以不要担心了。”

巴巴的慈悲让我震撼,这是怎样的无限啊!他竟然会对我脑子里一闪而过的念头作出回应,让火车停下!这是他不遗余力增强爱者信心的一个感人例子。而他这样做却给自己带来这么多额外的痛苦,这更是对他的神性的有力证明!他的慈悲确确实实超出了理解!

译自《恩典的雨露》保·纳图编辑
(Showers of Grace compiled by Bal Natu)

手机版|小黑屋|喜悦家园 ( 京ICP备12029068号   对不起,请原谅,谢谢你,我爱你。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GMT+8, 2020-9-24 09:32 , Processed in 0.098259 second(s), 32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