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喜悦家园

喜悦家园

 找回密码
 注 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用微信登录

搜索
查看: 29|回复: 0

我要儿子和我说话(转载分享2.6) (2017-11-15 21:35:40)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1-19 21:15: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要儿子和我说话(《一念之转》70页,我要儿子跟我说话)

在这段对话中,一位母亲开始理解她儿子的怠慢。认识到自己的悲伤、怨恨和内疚与儿子无关,只和自己的想法有关,为了自己也为儿子,她有了转变的可能。我们不必等到自己的小孩转变后才快乐,我们甚至可能发现,自己不喜欢的那个情况,正是我们一直在寻找的进入自己内在的入口。


伊丽莎白【读她写的作业单】:我很生克里斯多夫的气,因为他中断联络我也不邀请我见他的家人。我很伤心,因为他不和我说话。
凯蒂:很好。继续。
伊丽莎白:我要克里斯多夫不时和我联络,邀请我去看他、他妻子及他的小孩。他应该勇敢地面对他妻子,让她知道他不想把自己的母亲排除在外。他应该停止责怪我。我需要克里斯多夫接受我和我的生活方式,我需要他理解我已尽力。克里斯多夫是个懦夫,他充满怨恨、傲慢且死板。我再也不要感觉他拒绝我或不联络我了。
凯蒂:好,现在我们将用“功课”来调查其中的一些想法。我们将查看我们的观点,问一问四个问题,然后把它反过来,看看我们是否能发现一些理解。开始吧。再读一遍第一句。
伊丽莎白:我很生克里斯多夫的气,因为他中断联络我也不邀请我见他的家人。
凯蒂:真是这样的吗?【长久的沉默】亲爱的,只回答“是”或“不是”,这些提问里并无圈套,回答是或不是都一样,没哪个回答更好。这只是让你自己深入内在去看看到底什么是真的,也许一次再一次地带着这个问题深入内在。“他不联络你也不邀请你见他的家人”——这是真的吗?
伊丽莎白:嗯,有时这样。
凯蒂:很好,“有时这样”更诚实,因为你刚刚透露他其实邀请过你。“他不邀请你见他的家人”——这是真的吗?答案是“不是”。
伊丽莎白:我明白了。
凯蒂:当你有那个想法时,你有什么反应?
伊丽莎白:我十分紧张。电话一响,我的心就焦虑不安。
凯蒂:你能发现一个理由,放弃“他不邀请你见他的家人”的想法吗?我并非要你放弃它,只是问,你能发现一个理由,放弃这个与现实对抗的谎言吗?
伊丽莎白:可以。
凯蒂:给我一个保持这个故事的心平气和的理由,一个不会给你带来压力的理由。
伊丽莎白【沉默许久】:我一个也找不到。
凯蒂:让我们来调查一下“我要我儿子给我电话”这个想法。我可以告诉你我的经验——我永远不要我儿子给我打电话,我要他们按他们想要的方式生活,我要他们给他们想要打电话的人打电话,我很高兴那个人经常是我,但过去并非这样。没有“我要我儿子给我电话。我要他邀请我见他家人不管他愿不愿意”这个想法,你会是个什么样的人?
伊丽莎白:我会是一个轻松自在、享受生活的人。
凯蒂:你会和他亲密、没有分离,不管他来不来看你。和他亲密地在这里——在心里。让我们把这第一句话反过来吧。
伊丽莎白:我对我感到生气和伤心,因为我中断了和我的联络。
凯蒂:是的,你一直在心里经营你儿子的事。为了你儿子应该如何生活的梦,你出卖了自己。我爱我的儿子,我确定他们能经营他们的人生,至少不比我能经营他们的差。他们需要来看我?我信任他们最知道自己需不需要。如果我想看他们,我会让他们知道的,他们诚实地说“行”或“不行”。就这样。如果他们说行,我很高兴;如果他们说不行,我很高兴。我不可能失去任何东西,那完全不可能。你能发现另一个反转吗?
伊丽莎白:我很伤心,因为我不和我说话。
凯蒂:你不和你说话,因为你正在心里经营他的事,然后你感到那样做所带来的孤独感,不在这里支持自己的孤独。好吧,现在读你的下一句。
伊丽莎白:我要克里斯多夫不时和我联络,邀请我去看他、他妻子及他的小孩。
凯蒂:“你要他邀请你去看他的妻子和小孩”——这是真的吗?你为什么想要和他们在一起?你想要他们做什么或说什么呢?
伊丽莎白:我实际上想要的是他们接受我。
凯蒂:把它反过来。
伊丽莎白:我实际上想要的是我接受我自己。
凯蒂:干嘛要用你能给自己的东西去麻烦他们呢?
伊丽莎白:我实际上想要的是我接受他们及他们的生活方式。
凯蒂:是的,有你或没有你的参与。【伊丽莎白笑了】我知道你可以做到,因为你认为他们轻易就可做到,这说明你知道该怎么做。 “如果他们邀请你,他们就会接受你” ——你能确定这是真的吗?
伊丽莎白:不能。
凯蒂:当你相信了这个念头时,你有什么反应?
伊丽莎白:糟极了。那让我头痛、肩膀僵硬。
凯蒂:你要他们邀请你、接受你,然后你就会得到……什么?
伊丽莎白:有那么几分钟,我猜我会得到点什么,然后,当我离开,又回到老故事。
凯蒂:假设你到了那里,你得到了什么?
伊丽莎白:一种满足感吧。
凯蒂:是啊,你讲了个他们邀请你的故事,这故事让你高兴,或你讲了个他们不邀请你的故事,那故事让你伤心。除了你的故事,什么都没发生,然而你却认为是他们的行动或没有行动引起了你的情绪反应。你以他们的名义,用自己未经调查的想法骗自己,反来复去地高兴、伤心、高兴、伤心。 “我高兴是他们的错,我伤心是他们的错。”这就是困惑。让我们看下一句。
伊丽莎白:他应该勇敢地面对他妻子……
凯蒂:这是真的吗?他勇敢面对了吗?
伊丽莎白:没有。
凯蒂:当你相信那个念头时你有什么反应?
伊丽莎白:糟极了,那让我很痛苦。
凯蒂:是的,因为那对你而言不真实。“克里斯多夫,在你家制造冲突并赢,以便我能进入。” 那不是我们想从我们小孩那里得到的。然后念头变成了“他是懦夫。”我们没停下来调查一下,也许你认为的他没勇敢地面对妻子,恰是他有勇气的体现,也许那是爱。你能找到一个理由放弃“他应该勇敢地面对他妻子”的想法吗?
伊丽莎白:可以。
凯蒂: 是的,引起内在冲突就是个放弃它的理由。内在的冲突制造外在的冲突。没有这个念头你会怎样?
伊丽莎白:没那么生气。
凯蒂:是的,你甚至可能发现你有一位勇敢、有爱心的儿子,他拥有一个和谐的家庭,按自己知道的去做,尽管他有位认为他应该勇敢面对自己太太的老妈。当你有那个想法时,你如何对待他?你有没有给他“脸色”,让他知道你认为他是个懦夫或他做错了?让我们来看下一句。
伊丽莎白【笑】:我还能从这上面活着走下去吗?
凯蒂【笑】:希望你不会。【听众哄堂大笑】
伊丽莎白:希望不会。
凯蒂:亲爱的,“功课”是我们所理解的那个世界的结束,是对现实的本来面目、它所有的美开放。没我的计划,原本真实的要好很多。对此我十分高兴。现在我的人生如此简单,我不再在心里统治世界。我的孩子和朋友们对此十分感激。让我们看下一句。
伊丽莎白:他应该停止责怪我。
凯蒂:“他应该停止责怪你”——这是真的吗?现在你想要控制他的想法——甚至他应该责怪谁。
伊丽莎白【笑】:噢,天哪!
凯蒂:你想要接管你儿子的全部想法,因为你知道什么对他最好,你甚至知道他应该想些什么:“对不起,克里斯多夫,什么都别想,除非我告诉你该想些什么;什么都别想,直到我要你想时再想。”【笑声】 “然后,让我们来治一治你太太。噢,顺便说一声,我爱你。”【更多的笑声】
伊丽莎白:噢……,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
凯蒂:那么,再读一遍。
伊丽莎白:他应该停止责怪我。
凯蒂:“他责怪你”——那是真的吗?
伊丽莎白:不是。
凯蒂:当你相信那个念头时你有什么反应?
伊丽莎白:哎哟,那让我难过得要命。
凯蒂:他能说的对你最恶劣的指责是什么?【对着听众席】孩子能说你什么你不想听的话?
伊丽莎白:“你过去不是个好母亲,现在也不是。”
凯蒂:你觉得他说的对吗?你能发现你觉得自己没做一位好母亲该做的事的地方吗?
伊丽莎白:能。
凯蒂:如果我的一位儿子对我说:“你不是位好母亲。”我可以诚实地说:“嗯,亲爱的,我发现你说得对。我一直都在世界各处旅行,很少和你还有我的孙子孙女们在一起。谢谢你让我注意到了这点。你有什么建议吗?”
我和我的儿子在一切上都一致;他们指出我自己可能没认识到的地方,我深入自己内在去发现他们是否正确,到目前为止他们总是对的——只要我能足够深入真相去发现。我可以向外去攻击他们及他们对我的看法,以改变他们的观点及维护我觉知的缺乏,或,我也可以向内去寻找将让我自由的新真相,这是为何我说所有的冲突都属于纸的原因。
“功课”带我发现内在的答案。当我的孩子对我说:“你是位非常好的母亲”时,我也能向内去发现那点,我不必向外去对他们说:“噢,谢谢、谢谢、谢谢”,然后用我的一生去证明。我可以只是向内,发现“我是一位非常好的母亲”,我不必说那么多谢谢减弱我的体会,我可以无言地和我两个儿子坐在一起,任凭喜悦的泪水在我们脸上流淌。
爱的力量如此巨大,你可以在爱中死去——死于自我,彻底地为爱着迷。爱是你的本性,它将让你再次完整地回归它自己。就是这么简单。我儿子总是对的,我女儿总是对的,我的朋友们也总是对的。我要么认识到这点,要么痛苦。他们说我的一切都是对的,所有的一切。任何我觉得需要辩护的企图,都会妨碍我彻底觉悟。亲爱的,让我们把那句反过来。
伊丽莎白:我应该停止责怪我儿子。
凯蒂:是的,在这上面下功夫。在这上面下功夫不是他的工作,他的工作是养家。“停止责怪”是你的哲学,该你把它活出来。这会让你很忙,顾不上插手他的事,而这正是人生的开始;人生始于此刻你所在之处,而非他所在之处。让我们来看下一句。
伊丽莎白:我需要克里斯多夫接受我及我的生活方式。
凯蒂:“克里斯多夫,停下你的生活,接受我的生活方式。” 这真是你需要的吗?这是真的吗?
伊丽莎白:不,这确实不是真的。
凯蒂:把它反过来,“我需要我……”
伊丽莎白:我需要我接受他和他的生活方式。这样讲的感觉好多了。
凯蒂:是的,接受他的生活方式,接受他有一个美满的家庭,接受他不邀请你带着你所有的观念进入他的生活,制造与他妻子的冲突,还不得不感谢你以及……
伊丽莎白:哦……哦。
凯蒂: 听起来他象个非常智慧的人。
伊丽莎白:他是很聪明。
凯蒂:你可以给他个电话谢谢他:“谢谢你不邀请我,过去我一直都不是你很想请到家里做客的那种人,现在我明白了。”
伊丽莎白【笑】:是的,我明白了。
凯蒂:你还可以让他知道你爱他,你正在学习无条件的爱。亲爱的,这里还有一个反转。
伊丽莎白:我需要接受我自己,我需要接受我的生活方式。
凯蒂:是的,饶了他吧,明白是你该接受你的生活方式。我知道接受它对你而言是件很简单的事,因为你指望他像这样就可以做到!【凯蒂打了个响指】。让我们看下面一句。
伊丽莎白:我需要他理解我已尽力。
凯蒂:这是真的吗?
伊丽莎白:不是。
凯蒂:当你相信这个神话时你有什么反应?
伊丽莎白:我难过、愤怒,感觉象在地狱。
凯蒂:没有这个受害者的故事你会怎样?这是个独裁者没能如愿的故事。独裁者说:“你应该告诉我我已尽了我最大的努力。”这简直疯了。没有这个非常悲惨的故事你是什么?
伊丽莎白:我会是一个自由、快乐的生命。
凯蒂:喏,这是个很令人兴奋的发现,如果这样,你已是你想要他把你看作的那样——一位当时尽了力、现在爱他儿子的母亲。反正他永远也不可能知道真正的你——那没可能,我说,省略中间人,在你现有的情况下就快乐自由吧。一旦开始这样做,我们变得如此可爱,孩子们将被我们所吸引。他们不得不被我们吸引,讲故事的人的心——故事的投影仪——变了,所投射的那个世界不得不变。我清晰时,我的孩子不得不爱我——他们没选择,因为爱是我唯一能投射或看到的。整个世界都只是我的故事在我自己感知的屏幕上投射回给我。无一例外。让我们看下一句,亲爱的。
伊丽莎白:克里斯多夫是个懦夫。
凯蒂:这是真的吗?我的天哪,看看他一直所面临的吧:一只老虎,一只虎妈妈。【伊丽莎白放声大笑】
伊丽莎白:哦,一只母老虎。哎呀,真的是。嗯,他干得真不错,从一开始就不错。
凯蒂:你可以和他分享一下你的新发现。“他是个懦夫”——反过来。
伊丽莎白:我是个懦夫。
凯蒂:是的,你用他来让自己快乐,但他不干。他是位出色的老师。我们都和最完美的老师生活在一起。没错。让我们看下一句并把它全部反过来。
伊丽莎白:他充满怨恨。我充满怨恨。他很傲慢。我很傲慢。他很死板。我很死板。
凯蒂:是的,我们暂时困惑了,仅此而已。只是这里、那里有一点困惑,没什么大问题。
伊丽莎白【哭】:我想要不再困惑已经太久了。
凯蒂:我知道,天使,我们都想要这个太久了,现在就是时候。让我们看你的下一句。
伊丽莎白:我再也不要感觉他拒绝我。
凯蒂:把它反过来。 “我愿意感觉……”
伊丽莎白:我愿意感觉他拒绝我。
凯蒂:每次他拒绝你时,如果你仍然感到痛苦,你可认识到你的“功课”还没完成。他是大师,他将继续拒绝你直到你明白为止。你的责任是不拒绝他或你自己。把痛苦交给“功课”,把自由交给自己。 “我期待……”
伊丽莎白:我期待感觉他拒绝我。
凯蒂:那令人痛苦是件好事。痛苦是你困惑了、你在谎言中的信号。评判你儿子,把它写下来,问一问四个提问,再把它反过来。认清所有剩下的痛苦。
伊丽莎白:好。
凯蒂:你是你问题的解答——你表面上的问题。从来没有母亲或儿子做过伤害彼此的事,我们在此处理的是困惑。通过“功课”我们开始认识到这点。

手机版|小黑屋|喜悦家园 ( 京ICP备12029068号   对不起,请原谅,谢谢你,我爱你。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GMT+8, 2017-12-18 19:02 , Processed in 0.093750 second(s), 22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