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喜悦家园

喜悦家园

 找回密码
 注 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用微信登录

搜索
查看: 19|回复: 0

我需要家人的认同(转载分享2.8) (2017-11-25 10:31:24)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2-7 11:30: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当贾斯汀坐下来和我一起做“功课”时,他看上去象是一个不被理解、充满理想的少年。如果你认为你需要得到家人的爱、认同、欣赏或任何别的什么,你将发现想要走自己的路是非常艰难的;如果你还希望他们能以你的方式来看问题(当然,你这是为他们好),那就更难了。随着质疑的深入,贾斯汀在尊重自己生活方式的同时,从内心里理解和接受了他的家人。




贾斯汀【读他的作业】:“我很生气,我家人让我感到困惑、伤心,因为他们总是给我下定义。我生气,因为我必须循规蹈矩,因为我家人和朋友认为他们的那套才是唯一的生活方式;一般只有当我循规蹈矩或按他们的意愿行事时,我才能得到他们的爱,这让我很难过。”
凯蒂:好,那下一句呢?
贾斯汀:“我希望我的家人做他们自己,不只是在他们认为我有进步的时候才给予我关爱;我希望他们接受我按自己的方式来发现自己的真相,并为我发现了一些自己的真相和做人的基本原则而爱我。”
凯蒂:好,把第一句再读一遍。
贾斯汀:我很生气,我的家人让我感到困惑、伤心,因为他们总是给我下定义。
凯蒂:嗯,下定义——判断,不仅是每一位父母的工作,那也是世上每一个人的工作,那是我们大家的工作,除了下定义或判断我们还有别的什么可做的吗?所有的一切都是个判断,不信,你找一个不是判断的念头试试。“这是天空”——那是个判断,我们一直都在做判断。“父母不应该判断他们的孩子”——真是这样的吗? 现实存在是怎样的呢?父母判断他们的孩子吗?
贾斯汀:判断。
凯蒂:是的,亲爱的,那是他们的工作。 那么当你认为“我父母不该判断我”时,你有什么样的反应?
贾斯汀:嗯,它让我感到虚弱,因为我觉得我需要……我不知道,我不赞同我被教导的一些东西。
凯蒂:请不要偏离质疑,注意到你的头脑想要转而证明它是正确的的企图。当你发现它在这样做时,温柔地回到问题上来:当你有那个念头时,你有什么样的反应?它让你感到虚弱,还有什么吗?
贾斯汀:它让我僵在那里,让我觉得很害怕。
凯蒂:当你抓着“我希望你不再判断我”这个念头不放而事实上他们仍在判断你时,你是怎么对你的父母的?
贾斯汀:我很叛逆,并且对他们很冷漠,我一直这样。
凯蒂:那你能不能发现一个放弃“‘父母不该判断他们的孩子’这种观念”的理由(这种观念和世世代代的现实存在都是相冲突的)?
贾斯汀:能。
凯蒂:好的。现在我要你做的是:在经历了这么多年的压力和痛苦后,给我一个即理智又完全没有压力的——继续坚持如此荒谬谎言的理由。
贾斯汀:唔,这是做人的基本原则,就像宗教信仰一样。
凯蒂:这个理由让人感到平和吗?
贾斯汀:不。【停了一会儿】我找不到一个平和的理由。
凯蒂:这是一个不理智的想法,人们应该停止判断他人?你住在哪个星球上啊?让你自己自在点吧:自你来到地球,你判断我们,我们也判断你,事情就是这样。一但你弄清楚了这基本规则,你会发现这是个挺不错的星球。你的这个理论和实际情况是直接对抗的,这简直疯了!没有这个念头你会怎样呢?如果你无法想“我希望我父母不再判断我”这个疯狂的念头时,你会怎样呢?
贾斯汀:我会拥有内心的宁静。
凯蒂:是的,这叫胜券在握,这是你内在冲突的终结。我是一个热爱现实存在的人。我怎么知道我最好是接受现实存在呢?因为现实存在就是现实存在,我接受不接受都是这样。父母判断孩子,事实就是这样。你一生的经验都在告诉你这就是事实。所以,亲爱的,把这句话反过来。让我们看看有没有别的可能?什么是真正行得通的?
贾斯汀:我让自己感到困惑、伤心,因为我在判断我自己。
凯蒂:是的。还有一个,“我让自己感到困惑......”
贾斯汀:我让自己感到困惑、伤心,因为我在判断我的父母和家人。
凯蒂:是的。那么,让我们说好了:等到你不再因为你父母判断你而去判断他们时,再去和他们谈关于判断的问题。
贾斯汀:是该这样。
凯蒂:当你自己不再做你要他们不做的事时,你才能去和他们谈这事。这可能需要一段时间。
贾斯汀:我不确定我现在准备好了。
凯蒂:是的,亲爱的。现在重读一下你作业单上的第二句。
贾斯汀:“我希望我的家人做他们自己,而不是有条件地给予他们的关怀和爱......”
凯蒂: 他们已经在做他们自己了呀。据你所说,他们不是那种有条件地给他们的关怀和爱、并判断他人的人吗?
贾斯汀【大笑】:我知道了。
凯蒂:他们似乎就是这样的人,直到他们不再是这样的时候为止。亲爱的,这是他们的工作。狗吠、猫叫、你的父母判断。嗯,他们......你说他们还干了些什么?
贾斯汀:唔,他们有条件地给予他们的关怀和爱......
凯蒂: 嗯,那也是他们的工作。
贾斯汀:但他们是我的家人!
凯蒂:是的,他们是你的家人,但他们有条件的爱,他们爱判断。亲爱的,你的这个观点可真是个极其充满压力的观点呢。给我一个没有压力又能继续坚持这个如此离谱的观点的理由,我的意思是说这简直是“犯傻”。
贾斯汀:我是觉得自己在犯傻有段时间了。
凯蒂:唔,你一定会这样觉得,因为你没有问过自己什么是真的?什么不是?那么,如果你家人在场时你没有这个念头,你会怎样呢?如果你没有想起这个和现实存在对抗的念头,你会怎样?
贾斯汀:我会感觉很棒!我会非常地开心!
凯蒂:我同意你说的,那也是我的体验。
贾斯汀:但我希望…...
凯蒂: 你想说多少个“但”都行,可他们还是会做他们该做的。
贾斯汀:是这样。
凯蒂:现实存在并不会按你的意愿行事——它不会在那儿等着你的意见、表决或批准。亲爱的,它永远都是什么就是什么、该怎样就怎样。“哎,不,等着我的批准。”我不认为它会如此!如果你有异议,输的永远是你。好,把它反过来,让我们看看其它的可能。“我希望我......”
贾斯汀:我希望我做我自己......
凯蒂: 嗯。
贾斯汀:......不只在我认为自己有进步的时候才关爱自己。嗯,拿这来要求自己还真不容易。
凯蒂:噢,是吗?我倒是喜欢听你说——你认为你父母在这些年里都应该做到这点呢。【听众大笑】 体会一下我们刚才聊的这些,我意识到我对你说话很直接,但这是些了不起的新发现。没有故事时,新的发现才有空间从它一直居住的地方——你的内在——浮现。还有一个反转句。慢慢来,“我希望我…...”
贾斯汀【停了一会儿】:我找不到。
凯蒂:把你写的读一下。
贾斯汀:“我希望我家人做他们自己......”
凯蒂: “我希望我......”
贾斯汀:我希望我做我自己,不根据…...
凯蒂:“他们”......
贾斯汀:他们认为我有进步的时候才给予自己关爱。哇!我喜欢这句。
凯蒂:是的,象你希望他们对你那样的对待自己。
贾斯汀:我就是不想放下那个念头,它激起了我心里的痛苦和混乱。
凯蒂:它应该这样,亲爱的。和我说说你刚才提到的痛苦和混乱吧,你有些什么想法呢?
贾斯汀:我们家有十一个小孩,他们每个人都对着我说“你做的不对。”
凯蒂:嗯,他们有可能是对的啊,而你需要体验你必须体验的一切。很明显,你需要十一、十二,你需要十三个人来攻击你,才能认识到什么是你自己的真相。你的生活之道属于你,他们的属于他们。让我们看看下面一句。
贾斯汀:“我希望他们接受我按自己的方式来发现自己的真相。”
凯蒂:他们将接受他们所接受的事物。他们要求你接受他们的生活方式了吗?他们能够这样要求你吗?这十三个人说服了你按他们的生活方式生活了吗?
贾斯汀:嗯,这是我自己的事不是吗?因为他们做人的基本原则…...
凯蒂:请回答是或不是,他们说服了你按他们的生活方式生活了吗?
贾斯汀:没有。
凯蒂:那么,如果你不能接受他们的,凭什么你认为他们能够接受你的呢?
贾斯汀:说的对。
凯蒂:理智地想一想,十三个人都不能说服你,而你认为你要说服所有的十三个人?如果这是一场战争,你是寡不敌众的。
贾斯汀:我知道。
凯蒂:当你想“我要他们接受我的生活方式”,可他们不接受时,你会有怎样的反应?
贾斯汀:我很痛苦。
凯蒂:嗯,很孤独?
贾斯汀:是很孤独。
凯蒂:你的理论是:这个世界上的人在任何时候都应该接受你。你能发现一个放弃你这个理论的理由吗?
贾斯汀:我需要放弃这个理论。
凯蒂:我不是叫你放弃它,我只是问你能不能发现一个放弃它的好理由。你不可能放弃任何概念,你只能在质疑时用手电筒照照那些概念,这让你看到过去你信以为真的其实不是真的,而当你一旦看到真相,就无法再将谎言当真了。可以举的一个例子是你写的:“我要我的家人接受我的生活方式。”这是完全不可能的。当你有这个念头时,你如何对待他们呢?
贾斯汀:我疏远他们。
凯蒂:如果没有“我要他们接受我的生活方式”这个念头,在家里你会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贾斯汀:开朗、有爱心。
凯蒂:把这句反过来。
贾斯汀:我希望我接受我按自己的方式来发现自己的真相
凯蒂:这就对了!如果他们不这样做,谁该这样做呢?——你。亲爱的,你能发现另一个反转吗? “我希望我......”
贾斯汀:我希望我接受他们按他们的方式来发现他们自己的真相
凯蒂:是的,他们正是这样做的,他们和你做的是一样的事。我们都已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让我们看下一句。
贾斯汀:“我要他们为我发现了一些自己的真相和做人的基本原则而爱我。”
凯蒂:你爱谁是谁的事?
贾斯汀:我的事。
凯蒂:哪他们爱谁是谁的事?
贾斯汀:他们的事。
凯蒂:当你在心里去插手他们的事、命令他们应该爱谁和为什么爱时,你的感觉如何?
贾斯汀:那不是我该管的事。
凯蒂:那会让你感到孤独吗?
贾斯汀:非常孤独。
凯蒂:那让我们把它反过来吧。
贾斯汀:我要我为他们发现了一些他们自己的真相和做人的基本原则而爱他们。
凯蒂:对了!他们应该发现和接受的是他们自己的真相不是你的。他们拥有的生活方式显然非常棒,以至于他们十三个人全部赞同!给我举个他们说你的、让你很痛苦的例子,他们能说的、最让你难过的话是什么?
贾斯汀:我迷失了。
凯蒂:你记得你有过迷失的时候吗?
贾斯汀:哎哟,该死! 真的有。
凯蒂:嗯,那么他们是对的。下次他们说“你迷失了”时,你可以说:“你知道吗?那天我也注意到了这点。”可以吗?
贾斯汀:可以。
凯蒂:那他们还说过别的什么真可能是你不对的事情呢?我可以告诉你,过去别人说了我什么时,如果我马上想要反驳,我就会意识到他们说的那个我想反驳的事情是真的;我不想听他们说的,我在心里和他们战斗着并因此而深受痛苦,而他们仅仅在说他们看到的真相而已。作为一个热爱真相的人,难道你真的不想知道那真相是什么吗?这经常正是你一直在寻找的东西啊。他们还说了什么让你痛苦的话呢?
贾斯汀:我觉得当我试图描述我的经历时,他们经常打断我,这让我感觉很不好。
凯蒂:当然是这样,你认为我们应该听你说吗?
贾斯汀:但你不认为这是小孩应该享有的权利吗?
凯蒂:不,这不是应不应该享有的问题,他们只是不听。“家里有十二个小孩呢,让我们喘口气吧!”当你认为“他们应该听我说话”而他们不听时,你有什么样的反应呢?
贾斯汀:我觉得很孤独。
凯蒂:当你相信那个念头时,你如何对待他们。
贾斯汀:我离他们远远的。
凯蒂:当你离他们那么远时,他们不是更难听到你想要说什么了吗?
贾斯汀:是的。
凯蒂:“我要他们听我说话,所以我认为我应该离他们远一些。”
贾斯汀:嗯,我明白你的意思了。
凯蒂:你是不是开始有点明白了?如果没有那个念头,在这个了不起的家庭里,你会是什么样的人呢?
贾斯汀:满足而平和。
凯蒂:一个倾听者?
贾斯汀:是的。
凯蒂:让我们把这句反过来吧,亲爱的,让我们来听一听你而不是你家人应该如何生活。
贾斯汀:我要我为发现了一些自己的真相和做人的基本原则而爱我自己。
凯蒂:嗯,让自己好好体会理解一下这句话...还有一个反转。
贾斯汀:我要我为他们发现了一些他们自己的真相和做人的基本原则而爱他们。嗯,是这样的,我为他们的幸福全心全意地爱他们,但…...嗯,好的,好的。【贾斯汀和听众都笑了】
凯蒂:你及时意识到了自己的念头,这真了不起。我很高兴你认识到了对你而言什么更加真实,在那个时刻判断停止了,你笑了并和真实待在了一起。好吧,下一句。
贾斯汀:我已经知道这句的答案了。
凯蒂:哦,你真棒!一旦我们认识了真相,亲爱的——啊哈!
贾斯汀:我渴望他们尊重我的音乐并且…...
凯蒂:没有希望。
贾斯汀:我同意。
凯蒂:把它反过来。
贾斯汀:我渴望我尊重我的音乐。
凯蒂:还有一个反转。“我渴望我…….”
贾斯汀:我渴望我尊重他们的音乐?
凯蒂:这就是他们的音乐:“我们不想听,我们不想理解,跟着我们来吧,这对我们行得通,所以我们知道对你也一定行。”这就是他们的音乐;我们都有我们自己的音乐,亲爱的。如果有人说,“走我的路吧,这是条美好的路”,我所听到的是他们全心全意地爱着我,希望给予我他们心目中美好的东西,只不过这并不总是我要的,但它绝对和我的一样重要。我很高兴他们的方式对他们有效、并给他们带来了快乐。所有的这些道路都是相等的,没有哪条比另一条更高尚,而我们迟早会注意到这点。你可以这样来沟通:“我很高兴你的方式让你快乐,谢谢你希望和我分享它的愿望。”
贾斯汀:等我把其它一切都解决好了,这对我不是个问题,我会简单地说,“我为你高兴,我也为我自己高兴。”
凯蒂:“把有关你自己的那半句省略了吧,我们不关心!我们只喜欢听你说你为我们高兴,接受这个现实吧!”嗯,真令人痛苦,没人要听你讲你的事,至少不像我们希望你来听我们讲的那个程度,此刻的事实就是这样。认识到这点可以结束你内在的冲突,并且给你带来巨大的力量,我可以真诚地告诉你,今天我们谈论的这些事情的真相将会贯穿你的音乐,这不就是你想要的吗?
贾斯汀:是的,我真不敢相信我过去从来没有认识到这点。
凯蒂:哦,亲爱的,在我了解现实存在的真相之前——就像你今天做的这样,我活了四十年都没有认识到这点呢。这永远都只是个开始。也许回到家里,你想请你妈妈和你一起坐一会儿,如果她说,“不行,我没有时间,”很好!期待她会这样对你说吧,你总可以找到另一种和她呆在一起的方式。如果她在给宝宝换尿布,你可以说:“我能帮你吗?”或你可以只是和她坐在一起,听她说话,看她做事。请她告诉你她的人生之路和她的生活,看着她如何因为和你谈论自己的信仰和人生而容光焕发,不要让你的自己故事干扰你的倾听。有很多可以和你妈妈在一起的方式,你可能会发现很多你从未想到的机会。当你非常清楚你想要的是什么时,一个你从未见过的世界在你的眼前展开了。除了我自己,没有人能剥夺我的家庭——我很高兴今天你注意到了这点。没有需要被拯救的家人,也没有需要被改变的家人,最后你发现只有一个人需要被拯救和改变——你。
贾斯汀:我喜欢这样。
凯蒂:让我们来看你作业单上的最后一句吧。
贾斯汀:我拒绝做没人倾听的人。
凯蒂:“我愿意…...”
贾斯汀:我愿意做没人倾听的人。
凯蒂“我期待着…...”
贾斯汀:我期待着…...不,我不…...嗯…...
凯蒂:如果他们不听你说话,而你为此感到痛苦时,再次对让你痛苦的念头做“功课”。“他们应该听我说话”——真是这样吗?
贾斯汀:不,不是。
凯蒂:当你产生了“他们应该听我说话”这个念头而他们不听时,你会有怎样的反应?
贾斯汀:我感觉糟极了。
凯蒂:如果没有这个念头,没有这个“他们应该听我说话”的谎言时,你会是什么样的人呢?
贾斯汀:噢…...这是一个这么简单的问题。但又…...哇!我会很高兴,内心平和。
凯蒂:“他们应该听我说话”——把它反过来。
贾斯汀:我应该倾听我自己。
凯蒂:还有一个反转。
贾斯汀:他们不该听我说话。
凯蒂:是的,在他们听你说话之前,他们不该听你说话。还有一个反转。
贾斯汀:我应该倾听他们。
凯蒂:是的,去倾听他们的音乐。如果我要我的孩子听到我说的话,我一定是疯了,他们只会听到他们所听到的、而不是我所说的。让我看看,也许我可以把他们听到的过滤为,“除了我说的什么都不要听到。”你不觉得这听上去有点疯狂吗?“什么都不要听见、连你自己的念头都不要听见,只听见我要你听见的、只听见我说的。”这真是疯狂,这一点用都没有。
贾斯汀:花费了这么多的精力试图…...唉!
凯蒂:......指挥他们的听力,完全没有希望。我要他们听到他们所听到的东西,我已不再疯狂——我是一个热爱现实存在的人。我建议你去一个安静的地方,自己一个人静静地待一晚,好好理解体会一下。回家后,也许你想要告诉你的家人你对自己的新发现,告诉他们是为了让自己听见它。请注意“我要他们听我说”这个念头;注意一下,有这个念头时你是什么样的人?没有这个念头时你又是什么样的人?不要期待他们听你说,你说这些的目的只是为了让自己能再听一遍。




[内容来自于——中国凯蒂功课服务组组新译拜伦.凯蒂《loving what is.爱其如是》部分章节。如想看书的起源、凯蒂的介绍等等,可以到网站看。网址:http://www.thework.com.cn/forum-50-1.html。]


手机版|小黑屋|喜悦家园 ( 京ICP备12029068号   对不起,请原谅,谢谢你,我爱你。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GMT+8, 2017-12-18 18:59 , Processed in 0.109375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