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喜悦家园

喜悦家园

 找回密码
 注 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用微信登录

搜索
查看: 95|回复: 0

[刘素云老师] 沐法悟心-第10集-沐法浴甘露 启悟我自心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9-21 14:28: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沐法悟心》系列讲座 第10集
沐法浴甘露 启悟我自心
刘素云老师 讲于2020年5月12日

尊敬的各位同修:
大家好!阿弥陀佛!
这一节课和大家交流的题目是“沐法浴甘露,启悟我自心。”
前面的九集《沐法悟心》专题讲座挂网挂圆满了。你们知道我什么感觉吗?长长地出了一口气,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落地了。
大家是不是有点不理解,老师怎么的啦?你们知道吗?我这一次是冒险试验。记着,冒险试验。那我试验什么呢?你们听了第一个专题,“三个第一,牢记在心”。这就是我的试验田。就在这三集里做的试验。你们听了以后有没有感觉?哎呀,这一次这个讲法和以往是大不相同了。我用这种方法剖析念佛功夫为什么不得力,这就是我的一次冒险。为什么呢?三集讲完之后,你们不知道,你们可能没紧张,我紧张啊。紧张到什么程度?心中忐忑不安。每一集挂出来,我就追着小于子问,那个留言出没出来?我要看留言。三集都是这样的。可能他们不理解我为什么追得这么急。为什么这么急呢?因为我要看结果。看谁的结果?看同修们听了以后反应的结果。这回你们该理解我了吧。
我在做一次试验,而且这次试验是冒险试验
我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一个结果,所以我心里忐忑不安。
我曾经试想了五种结果。
第一种结果,把刁居士讲臭了。
第二种结果,把刁居士讲成名人了。
第三种结果,把刁居士讲明白了,她受益了。
第四种结果,把同修们讲明白了,你们受益了。
第五种结果,把刁居士和我的同修们都讲明白了,大家都受益了。
我设想了这五种结果,这五种结果究竟能是哪一种?这是我迫切需要知道的。所以我把同修们的留言一个不落地完完全全地仔细地看,仔细地阅读。看同修们对我的这种讲法是什么态度,认不认可。
我说说这五种结果,我想要哪个,我不想要哪个。
第一种结果不是我想要的。
我不是要把刁居士讲臭。如果要讲臭,可能我还有另外的方法,三言五语就把她讲臭了。所以说,第一个结果不是我要的。
第二个结果,把刁居士讲出名了,讲成名人了。
这也不是我要的结果。我非常不希望她出名,我也不希望别人出名。因为我知道出名不是一件好事,我不希望把她讲出名。至于她自己想不想出名,我不知道,好像她也不想出名。
第三个结果,把刁居士讲明白了,她受益了。
这个对我来说,勉强吧。如果把她一个人讲明白了,她受益了,我也没白讲,还可以。这是第三个结果。
第四个结果,把同修们讲明白了,大家受益了。这个也可以。
如果是第五个结果,把刁居士和同修们都讲明白了,大家都受益了。这是我最想要的一个结果。
所以说,大家就能理解我的心情了,我为什么这么忐忑不安。因为如果把刁居士讲臭了,我还得用什么方法能挽回来。因为那不是我的初心,不是我想要的。我想要的是让刁居士给大家做一面镜子,把念佛功夫为什么不得力这个问题得到解决,让刁居士今生能够成就,让同修们今生能够成就。这是我的初心和我的愿望。
根挖到了,你们听了前三集,根,我是用了五个月的工夫挖到这种程度,这些个问题,既有个性又有共性。我在琢磨,是公开讲还是我和刁居士个别交流。我是这样想的,如果和刁居士个别交流比较保险,没有危险。我不用担惊受怕。为什么呢?因为什么呢,我了解刁居士。所以,和她单独交流,当然是好的。如果公开讲,那就是冒险。万一弄不好,同修们不理解我在干什么,那就会把刁居士讲臭的。我权衡再三,拿不定主意。开讲的头一天,我还没有最后定下来。
我跟刁居士说,我说,小刁啊,明天我就要开讲了,用不用你这个例子,我是犹豫不决的。她问我:“老师,你为什么犹豫不决?”
我这么跟她说的,我说,我有两种设想。
如果是,一,我被骂。人家骂我什么呢?骂这刘老师怎么这么整呢?这不是埋汰人吗?我挨骂没关系,这么多年我都习惯了。因为我扪心自问,我知道我在干什么,我要解决什么,所以我不怕被骂。
二,你被骂。如果是整个网上,一片臭骂,那可真把你骂臭了。那不是我要看到的,也不是我的愿望啊。所以,我拿不定主意啊。我真的有很大一部分程度,我想放弃了,我不拿你这个做例子了。你们知道刁居士怎么跟我说的吗?她是这么说的,她说:“老师,得说啊,得讲啊,对众生有利,对我自己也有利,你怎么能不说呢?”
我说:“万一同修们不理解我的用心,把你讲臭了,我咋办?”
刁居士说:“老师,我不是你的道具嘛,只要众生受益,你把我讲臭了,我也高兴,我愿意做同修们的一面镜子。”
听了刁居士的话,我内心的感动真的是无以言表。你看她时不常找麻烦,关键时刻她说出来那话,真是掷地有声啊,给我增强信心。她真的是我的唯一知己。她无私奉献的精神,无人可比。这个道具啊,可不是谁都愿意当的,也不是谁都能当得好的。我理解是,只有彼此相知到一定深的程度,才可以这样做。我想,这件事,除了她之外,我找不到第二个道具。别人的承受力未必能超过刁居士。因为她给了我信心,所以这次我就这么做了试验。真的讲了,而且讲的不说折腾到底,也差不多。这把没把刁居士折腾臭,说明我的试验成功了。
三集讲下来以后,同修们真诚的留言恰恰是我所希望看到的结果,我的冒险试验成功了,我开心极了。我用了开心两个字。当时,你们不知道我高兴到啥程度。我终于试验成功了。
我之所以开心,是因为同修们理解了我的良苦用心,知道我为什么这么说,这么说的目的是什么。
感恩同修们对我的理解。因为我和刁居士商量以后,她的态度十分坚决,一定要我讲。我告诉她,如果我讲了,同修们不懂我的用心,一是我被骂,二是你被骂。刚才她怎么说的,我已经跟大家说了。因为她这个坚定的态度,使我坚定了信心。那好,我就讲,而且我放下了包袱,放开手地去讲。因此,第一条开心,是因为同修们理解了我的良苦用心。
第二个,我之所以开心,是看到了刁居士的真诚,她的无私,她的奉献。
她可以这样说,为法捐躯也亦坦然哪。我不有那么一句话嘛,为法捐躯亦坦然哪。刁居士这把做到了。
在当今社会,能够这样放下面子的人,恐怕很难找到第二个。这回,你们都理解我那句话了吧。她是我身边不可或缺的人物,她是阿弥陀佛给我派来的最佳搭档。她演我说,配合默契。
第三个,我之所以开心,是因为我看到了她的进步。
这一次,这么大的折腾,没白折腾,我终于把她折腾明白了。从我讲之后到现在,表现很好,真的时时在改习气、改毛病,每天都在做自我反省。这是我最最需要看到的,所以我开心。她的这种表现,她说出的话,让我深深感动,又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她说:“老师,网上同修们说,我是配合老师来表法的,这是同修们对我的鼓励。我自己不能这样认识问题,我必须老老实实改毛病、改习气,真正解决念佛功夫不得力的问题。我不能让老师这五个多月的工夫白费。”听了她的话,我真的很欣慰,一根筋终于开始长点智慧了。
我之所以开心,是最后的那个结果,那是我最想要的。
刁居士听明白了,同修们听明白了,有利于帮助刁居士和我的同修们解决念佛功夫不得力的问题。这就是我的初发心,这就是我的愿望。我的这个愿望实现了。第一个问题就说到这里。
下面一个问题,我想说说:

提高素质,提升境界
为什么把这个问题作为第二个问题来说,说明我重视了。以前关于个人的素质问题,个人的境界问题,我疏忽了,没注意,把它当作生活小事和生活小节了。
有时候也想,都老大不小了,五六十岁、六七十岁的人了,多年形成的习惯,你让她改,也不好改,别难为她了,就这么着吧。所以,我放松了,对我自己放松了,对我身边的同修也放松了。这是我犯的一个错。
现在呢,通过刁居士这念佛功夫不得力,我挖她的根,我把这个根挖出来了。她为什么这么多年,实实在在,她在念佛,为什么功夫不得力?我第一个挖出来的根,就是她不认错、不改错。然后,在这个根里,我又挖,她为什么不认错、不改错呢?素质低,基本素质低,而且低到我想象不到的程度。这才引起了我的重视。
所以,这一次,我一定要告诉同修们:
提升境界的前提是提高素质。最基本的生活常识,不能一点不懂。
过去我说,生活小事无关紧要;生活小节不必计较。这是我从前的认识。
我现在的认识是这样的:
生活小事不是小事,看似小事并非小事;
生活小节不是小节,看似小节并非小节。
这就是我认识上的一个变化。
我记得,过去我们一起出门,比如说,上香港,还跟师父一起出国。有的人曾经跟我说过这样的话,她们都不知道,我不能跟她们学啊。有的人怎么跟我说的?就你身边的这些人,能拿得出手吗?能摆到桌面上吗?听到这话,我心里不舒服,我全都给人怼回去。真的,过去我就是这样做的,我心里话,拿不拿得出手,归你管吗?我说了算。自己还满觉得有道理呢。现在回过头来,我在想,人家说的这个话,我认了,我现在认了。就目前这种状态,这种素质,真的拿不出手,摆不上桌面,不怪人家当时提醒我。但是当时,我真的没接受。
现在我认识到:
一个人的涵养,一个人的德行,都是在日常生活小节中,小事中彰显出来的。
提升境界,提高素质是前提,是基础。
不首先提高素质,提升境界是一句空话。提高素质要先从懂规矩,守规矩开始。最起码的生活常识,不能一点不懂。
说到这,我还得给大家举刁居士的例子。为什么呢?她真的属于生活知识一点不懂。不懂到什么程度呢?不懂到我都理解不了的程度。
举几个这样的例子,你们看看,你们能不能接受。
第一个例子。
春节啊,我的护法居士菩提心,给这几个老人发红包——爸爸妈妈、公公婆婆、我和老伴子、刁居士。我们这不都是七十岁以上的老人嘛,菩提心给我们发红包。
有一天哪,菩提心拿着两个红包上楼了。当时,刁居士和我都在屋里。菩提心说:“老师、刁姨,过年了,给你们两位老人发个红包。”我接过来以后,直接就递给刁居士了。因为我从来不管钱。你们知道刁居士接过这个红包是怎么说的吗?她问了一句,一边多吗?因为是两个包啊,不是一个包啊。她问,一边多吗?意思是什么呢?就是这两个包里的钱是一边多的吗?
同修们,你们听了什么感受?换谁能这样问?好在一边多。菩提心当时就笑了,说一边多。因为我知道,就是这两年发这红包啊,公公婆婆、爸爸妈妈、我、老伴子、刁居士我们几个人都是一边多,没有分别。菩提心在这一点上做得挺好,她挺注意这个问题的。这第一个情节,你们没听说过吧?
第二个情节,多少?多少钱?菩提心告诉多少钱,把数告诉她了。这第二个。
第三个情节,那我得点点。当着菩提心的面,我也在,我们三个在场,人家把钱拿出来,人家开始坐在那嘎巴嘎巴嘎巴,都是新钱哪,就开点了。
三个层次,你们听懂了吗?换成你,这三个层次你能做哪个?我想绝大多数人,一个都不会做的。在她这,她就这样做啊。
事后,我问她,我说,小刁啊,你怎么能这么问呢?她说啥,那不能问吗?你看,我这么提醒她了,她问我,那不能问吗?我说,你哪有这么办事的啊?
我说,另外,你干嘛当着面就拿出来点哪?她说,那我得点点,她说那数对不对啊?这是一个理由,我得点点她说的数对不对。
第二个理由是,当她的面点,是表示我对她的信任哪。这个真把我说糊涂了,我就跟她掰扯啊。我说:“小刁啊,如果是我,我对她信任,她说多少肯定是多少,我不会当着她面点的。”你表示对她的信任,所以当她的面点。我说,这个理论我实在接受不了。就是到现在,我也接受不了她这个理念。你说,她的思维,我以前说过,两个字,“怪异”。怪不怪?都怪到极处了。这是一个。
过后啊,我们几个在一起聊天又提起这件事的时候,我问她,我说:“刁啊,如果那天菩提心要说不一边多,你咋办?”她说:“那我得问哪,为啥不一边多呢?”几个问题,奇葩不奇葩?谁能奇葩到这种程度?属不属于基本生活常识一点不懂?
第二个例子。
我们几个人,比如说,小于啊、娟啊、雪玲啊、大云哪,当时都在道场的时候,我们几个人在一起商量什么问题,还有法师、菩提心,我们这六七个人、七八个人吧,研究什么问题的时候,问题刚一提出来,人家立刻就发言,表示自己的意见。她不管别人怎么想怎么说,不管这个问题是怎么来龙去脉,不管。你问题一出来,我就给你答案哪。立马就表态,弄得我们是你瞅我,我瞅你。因为你最起码得研究研究、讨论讨论哪。
后来,就这个问题,我单独跟刁居士说,我说:“刁啊,遇到这种场合,我认为是一个学习提高的过程。你先听听大家怎么说,你的意见未必就是百分之百准确的吧?”
我说:“你先听听别人怎么说。张三怎么说,李四怎么说,然后你看看和你的想法一不一致,如果要一致,说明你这个问题的看法基本正确。如果不一致,差距很大,说明你这个认识不对。那你不就有个提高的过程嘛。你为什么老抢着发言哪。”
她说:“我憋不住,我就想先说。”
这是第一个,就是我们集体研究问题的时候。
有时候,菩提心问我问题,这个不是大家坐在一起研究讨论的时候。她有时候遇到什么问题了,她说,老师,有个什么问题,你看,我怎么办好?刁居士在旁边,立马就告诉菩提心。哎,怎么办?你说我说啥?
后来,我跟刁居士这样说的,我说,刁啊,你这个事不适合在哪呢?第一,菩提心是在问我问题,等着我给她回答。她不是问你,这个你要弄明白。我说,如果菩提心问你,刁姨,你看这个事怎么办?你告诉她,直接回答,这个没毛病。因为她是直接问我,老师,你看这个问题怎么办?我没等说呢,你先给答案了。你这个关系没摆正,是不是?不是我端架子。这是一。二,如果你说了,和我想的意见是一致的,还行,凑合着吧,就这么着吧。万一是你说出的答案和我要给的答案不一样,怎么办?我说还是不说?你想没想到?她说,那我不知道。嗯,那我不知道。这第二个例子。就是你集体地说,单独地问,她保证都抢先回答。
然后,有时候啊,涉及到专业和非专业的问题,她也抢着说。
我举一个例子。这个例子说明她什么呢?没有眼力见,看不出眉眼高低。越是关键的时候,她越点火,一点火,惹大麻烦。她就是这种性格特点。
举个例子。
有一次,因为这个片头问题啊,我们几个人有点分歧意见,就是她说这么地好,她说那么地可能更好。这大家属于商量。然后我们就都在一起啊,利用一个下午的时间,商量这个片头的问题。商量的过程当中,意见不一样嘛,这很正常,这没啥说的。然后我们就一个细节一个细节地说,这个大家基本一致了,那这个过。再说第二个,第二个又一致了,又过。就这么一个一个地过。到晚上快吃饭的时候,基本过的差不多了。基本达到共识,我用个基本两个字。然后我们就吃饭吧。
后面剩一个片尾,再看一看,如果没啥意见,就过了。因为第二天就要用这个片头,很急的,然后我们就去吃饭去了。吃完饭回来,我就上楼了。我进屋以后,因为那个片尾吧,不需要大家都看的,没什么大事,以前都用过。小于说,刘姨,你再看看,如果片尾没有需要改动的,就这么地了。然后,我吃完饭上楼以后,就想看完这个片尾,我就离开了,然后小于接着该咋整就咋整。因为有些具体工作还需要他做呢,那得需要时间哪。你看那时候已经吃完晚饭了,第二天要用嘛。
结果我去了,还没等我看那个片尾呢,刁居士就跟上来了,跟着就进屋了,进屋就惹祸。啥祸呢?因为当时那个屏幕上啊,就是那个片头那个《无量寿经》那本书。因为吃饭前这些都已经过了,都没什么异议了,我不说就剩一个片尾了嘛。哎,刁居士不是跟我上楼了嘛,到那旮沓就指着那屏幕跟小于说,这个不行,就说那本《无量寿经》不行。说出的理由是什么呢?没有立体感。
你看看,前面大家经过研究商讨都已经过了,她也再没提出异议。吃完饭回来了,就提出异议。这个不行,那个不行,正好是片头的开始啊。
大家想一想,这个不行,那怎么办?就得把前面都推翻,重新过。没那个时间了。我看小于当时瞅我,我当时就火了,我说:“小刁,你怎么回事?如果这事你能掰扯明白,你管!”我说:“我走,你在这管吧。”我扭头就走了。你说这个事点不点火啊?是不是点火?
凡是遇到这样的问题,这属于专业性的问题,技术上的问题,我跟她说:“小刁啊,这方面咱不是内行,可以提参考意见,不能直接指挥。”
我说:“这不是非专业指挥专业嘛,这是本末倒置,这不行。”
她有个什么特点呢?每当说问题的时候,她有两句口头语,“我不懂”“我不知道。”“我认为应该怎么怎么地”,三句话,大家听明白没有?我不知道,我不懂,我认为应该怎么怎么地。既然是不懂,不知道,你还认为怎么怎么地干什么呀?你就不说了呗。听听人家专业人士怎么说呗。不的啊。就是这样,你这次嘱咐了,下次还犯这样的错误。
我为什么这次费五个月的工夫?真的是,我一定要把她扳过来啊。否则的话,说实在的,我走我都不安心。她是我的一块心病啊!她今生能不能成就,是我的一块心病啊!
这没眼力见吧,是不是关键时刻点火?
还有例子,不能举啊,有些例子不能对外说呀,对外说,让人笑话啊。真的,咋这样呢?惹了麻烦了。
我跟她说,作为我们来说,学佛了,要懂得尊重每一个人的劳动成果。
你看那一个小片头,甚至是一两分钟,甚至是不到一分钟就过了,你知道他在制作的过程当中费了多大劲哪。我们到那一指唤,哎,这个不行;这啥呀,颜色不行……什么什么不行。
我说,“如果这个事情是你做的,你听了你心里痛快吗?不知道尊重别人的劳动成果。”
你说,这是不是也属于生活常识不懂啊?懂生活常识的人能这么说话吗?
我给你们举这么多例子,你们就理解我,为什么在刁居士身上我要下这么大的功夫。她太麻烦了!正面的,也给你起作用;负面的,也给你起作用,而且那负面作用都是在关键时刻给你整出来的。
这是我要说的第二个问题,提升境界,提高素质。
举例子说明,你们也都对照对照自己,犯没犯这样低级的错误。
刁居士这个做法呀,我跟她说,我说你如果犯的高级的错误,我都可以理解。你怎么净犯这低级错误呢。那天,开了一句玩笑,我说你这个素质低啊,低到什么程度了?她笑呵呵瞅着我。我说,低到地平线以下了。
她嘿嘿笑了。她就这点好,你说深说浅,她不生气,所以,我才能这样说。换个人,我不可能这样说人家。

我要说的第三个内容——三步曲
在网上,我不是看大家的留言嘛。有一个同修,真的,我发现看得很仔细。他提了一个问题,他说:“老师啊,你讲了一个‘三步曲’,我听完了之后,我也没听着这个‘三步曲’是啥内容啊。老师,能不能再说说这个‘三步曲’。”后来,我一看,真的,三步曲我说出去了,但是具体内容我没给说,确实是漏了。那我今天,把这三步曲补上。
关于“三步曲”的问题,这个是刁居士给我逼出来的。为什么呢?因为要解决她好奇心强、念头多、说话多、管事多。她跟我说,你说我为什么就不改呢?我不是不想改啊,我怎么就改不了呢?就这么问我啊。这不就给我提出了一个课题嘛。她怎么就改不了呢?我就得想招啊。我怎么能帮她改呢?这回你们听懂了吧。我这“三步曲”就是这么憋出来的。
第一步,回忆过去,解开心结。
前三集你们听了,头来的第一年,很不顺,我都如实地向你们报告了。有些同修听了,心很难过,心疼我了。不用,事情已经过去了,现在一切都好了。不要担心我了。
回忆过去,解开心结,就是要把她心里的那一个一个的小疙瘩解开。为什么呢?你疙瘩不解开,遇到事情,矛盾就出来了,不遇到事情,那矛盾不是没有,是藏着的。遇到问题了,它就跳出来了。我说,那个留下的那个小黑点点,我给它起个名叫“小精灵”。我说,没有事,那“小精灵”藏得可深了。遇到一个事,它立刻蹦出来表演,矛盾就出现了。
那个刁居士啊,心里有几个结。因为什么呢?那个时候,她是向外看,不向内看。她总说,她对我如何如何,她对我如何如何,她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而且还说出具体的例子,我认为怎么怎么地。那我就直接跟大家说了吧,也别瞒着。
她最大的一个结是什么?我来现在这个小道场,她是功臣。真的,她有没有功?有功。如果没有刁居士坚决地支持和动员,让我来到这个道场,我不会来的。因为我不想给她添麻烦,我知道老伴子很难照顾,难度大。后来是刁居士再三鼓励我,这面的菩提心几次邀请我。刁居士说:“三次邀请,再不去有点不对了。”就这么地,我来了。
来了以后呢,她确实是因为自己的一些毛病,那时候菩提心的境界不是现在的境界,她也很较劲。她就跟我说,老师,你身边的不都是菩萨嘛?怎么菩萨就这个样啊?哎,人家提出这问题,那我心里明白啊,确实是很多地方我们做的是不对的。我那天用了一个不到位,说得比较客气。真的,我们做得不好。管事太多,说话太多,指手划脚。你说谁能喜欢这样的。
刁居士怎么认识的呢?老师来这个道场,是因为我,老师才来的。我来了以后,你用不着我了,意思那就是卸磨杀驴呗,你现在不喜欢我了,你就对我这个样子了。实际是不是这个样子?她说得不对。她这个认识是不对的。不是说,你把老师给我请过来了,现在老师来了,和你没事了,你一边待着去吧。就当时秋举那个思想境界,她都不是这个境界,那我是看得明白呀。但是我说服不了她。
每次一提起来,那心里的一个结一个结。所以后来我就想啊,第一步,我得先把那结解开啊。不解开,她搁心里憋着,她就是不说,那矛盾是存在的。我是这样说的,不怕有矛盾,就怕解决不了矛盾。这样,你哪个结最大,咱们就先解这个。那解一个结啊,不说解个十次八次也差不多。要不我咋说我累心了呢。这个解完了,再解第二个。这个大结解完了以后,后面那些小结相对来讲,好解一些。但是在她身上,也比较难哪。也不是说你说几句,她就信了,就服了,不是的。你得把她给我摆出的理由,你都能一一地给她驳倒(用这个不好听的词),让她心服口服,得做到这种程度。
这就是第一步——回忆过去,解开心结。
最难解的是哪个?我说了一句非常重的话,我这么说的,我这个话什么意思?我想刺激她,这是我内心深处的想法。我拿针扎你,不见血,你也不知道疼,这回我拿个锥子扎你一下,我看怎么样。所以我就说了一句很重的话,我说:“我真想不明白,我的唯一的知己怎么是个没有良心的人呢?”我说这话的时候,我真的心里很难过,我是含着眼泪说的。我不知道刁居士她看没看着。我知道我这句话刺激着她了。我跟她这么说的,我说:“我知道这句话刺激到你了,你接受不了,但是我必须得说。我说的是事实,是真话。”我说,“你可以这样,你找你最知心的人,你最信任的人,你打电话给她们,把我的原话学给她们,让她们帮你分析分析,我为什么要这样说?”这个事我就是这样处理的。因为那个事,我怎么跟她掰扯都掰扯不明白。好不容易掰过来了,睡一宿觉又翻过来了。就像烙饼似的,翻来覆去地烙。所以就在那个问题上,是让我最操心、也让我最寒心的一件事情。
现在已经掰过来了,我能说出来,就是彻底地掰过来了。大家放心吧。
我告诉小刁,我说,“你知道我为人的性格特点,我不会偏袒任何人。”
我说,“不是说我来到这儿了,那菩提心说啥我就得听啥。这也不是我的性格。”
我说,帮助人,比如说,你想,菩提心那你咋不说她呢?我说:“你知道我背后怎么说她的吗?我还需要向你一一报告吗?我对她的要求,要比对你的要求要高得多得多,你知不知道?为什么呢?因为她是这儿的领头人哪!她将来要担担子的啊!”
我现在都觉得我是不是对她有点太苛刻了。我跟菩提心说,“我这一段对你的要求有点太苛刻了。”
菩提心说:“老师,没有。真得这样,真得这样。”她理解我呀。
我说,你们不要误会,以为这个地方条件好,我贪恋这个地方,我离不开这个地方。用老百姓的话说,我就得给菩提心溜溜须。那不是我做人的性格,我做不来。你想,我帮助你用多大的劲?花费多大的工夫?你想想,我帮菩提心,是不是也要时间?你得给我时间哪。我帮人要契理契机呀。在不契理不契机的情况下,我怎么能帮得了人!我这么说,你能不能听明白?她愣愣地看着我,我不知道她听明白没。我告诉她,我是人,不是神。不管你们怎么说我,我始终认为我就是那个普普通通的退休老太太,我是人,不是神。
到目前为止,这些个结,基本上解的差不多了。是不是彻底解开了?今天早晨,刁居士跟我说:“老师你放心吧,彻底解决问题了。那个小精灵没有了。”我说:“那好,让实践来检验。”以后,还会不会复发,我不敢打保票,真得让实践来验证。
提高素质对刁居士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一课,而且必须补上这一课,否则她念佛功夫不会得力的。这是“三步曲”的第一步。
第二步,立足当下。
这个词大家一听,立足当下。你看,回忆过去,解结了。那现在、当下怎么办呢?你还得把当下的事办好啊。
怎么个立足当下?
这个解决什么问题?针对她好奇心强、爱打听事,解决她好奇心强的这个问题,有针对性啊。怎么办呢?把我所知道的,这个道场上上下下所有的人事物,我一一地跟她说,一件一件说。这个时候,我自己都表扬我自己了,我太有耐心了,从上说到下。你不问事嘛?我就跟她说:“小刁,以后你不用问别人,你想问的事你问我,只要我知道,我一定如实告诉你。”
现在呢,我就这么做的。我把我知道的一切事,我都告诉她,因为我们这个道场没有隐私、没有秘密,一切都是公开的。但是,就这样一件事一件事地跟一个人说,按道理说,没有那么大的必要吧。这不浪费时间嘛。但是对小刁,我就得采取这种办法呀。甚至是张三和李四啥关系,李四和王五啥关系,你对这个问题应该怎么认识、怎么看,这都得一个一个地掰扯明白。就像查手指头似的,得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挨着个手指头都得扒拉到。所以,我告诉小刁,我说:“你放心,在我这儿,没有保密的事情。因为你也知道,从来没有任何事情瞒着你。所有的事情没有瞒着你的,这个你自己是不是应该认账?假如我们秘密地偷着研究个什么事,没告诉你,那我们不公开、不透明,不是我们的发心,我们也没有那样做。”
我说,“有一条,因为我这人吧,没有好奇心,我也不好打听事。我就要干我要干的那几件事,这就是我的重点。我不知道的事,那你要问我,那我回答不出来。我的前提是把我所知道的人事物,我全都告诉你。”
这就是第二步——立足当下。
第三步,预测未来。
大家一听,笑不笑?老师,你有神通啊,你预测未来?本来我想用展望未来,好像不确切,还得用预测未来。因为未来将要发生一些什么样的事情,我不知道啊,阿弥陀佛没告诉我啊。如果阿弥陀佛告诉我了,那好办,告诉我一件,我知道一件,告诉我两件,我知道两件。那未来,这个道场将发生什么样的具体的人和事,我现在不知道啊,那怎么办呢?所以我就得用“预测”这两个字。
这个“预测”不是我有神通,是我苦思冥想去想,用思维去想的。我得尽可能想啊,道场将来在这个发展的路上,可能会发生一些什么样的事,可能会出现一些什么样的人。这就是干什么呢?打预防针吧。但是我实实在在地不知道那么多呀。我现在能想出来的,将来是不是就是事实,我也不知道啊。但是第三步,我得走啊。
这就是“三步曲”。提问题那个同修,听明白没有?“三步曲”就是这么个“三步曲”。哪个最难?第一步最难哪。想跟刁居士掰扯明白一个问题,真是太难了。换一个人,都难不到这种程度。难到什么程度?这句话我该不该说?我说了,是不是有同修就为我担心了。
小刁那天说,她看了我这个讲稿了,她看着这句话了。那时候,我告诉你们,跟她掰扯问题,就第一个问题,解她结的时候,把我累到啥程度?我心里难过,郁闷哪,喘不上来气。
我什么感觉呢,我站到我那个窗台前往外看,面对大山嘛,我就想,我到深山里头,嚎啕大哭一场,把我这郁闷给它哭出去。那种压抑呀,特难受特难受啊。但是我一看呢,往山外走,我不敢去,我找不着。再一看呢,那山高,我说我上到最高的地方去吧,我上不去也下不来。你说,我又不能找人跟我作伴。我就想,半山腰吧。我一看,半山腰不行。为啥呢?半山腰,我不敢大哭,我得小声哭。我大声哭让她们听见了,她们不替我操心嘛,她们不生烦恼嘛。所以一想,哎呀,拉倒吧,憋着吧。所以,真的,我实事求是告诉你们,那一段,我是太痛苦太痛苦了!
这两天,小刁跟我说,老师啊,我哪知道把你逼成这个样啊。我要把你逼成这个样,我不能那么做啊。
我说,“那个时候,你的境界就是那个境界,不是你有心要气我。”
她说:“我想,你不能生气啊。你是菩萨啊,你怎么能生气呢?”
我说:“我也是个凡夫啊,你怎么不知道呢?我也是一个有血有肉有情有义的人哪,我和你们一样啊。你怎么就把我想得那么高级呢?”
那一段时间,我真的就是这么过来的。
今天,我能在这里,把这些跟大家说出来,说明事情已经过去了。现在是情况越来越好,前途一片光明。如果不是这样的话,我不敢提议建六和敬道场。现在应该有这个基础了,所以我才把这个事情提出来。
下一个问题就说说:

关于建六和敬道场的问题
我是这样认识的,建六和敬道场,永远在路上,没有终点。
接力棒,要一棒一棒地传下去。我们的这个接力棒,永远没有最后一棒。
大家能不能听明白?这个接力是没有最后一棒的,永远是在路上。我们这一棒,是奠基的第一棒。我们每个人都是一块奠基石。你那块奠基石是否坚牢,整个地基会不会在你那里松动,每个人都要自我反思。因为这个事是一个整体的事,不是哪个人的事。
另一个认识,建六和敬道场要有一位善住持,当家人。
这一条非常重要。就像领飞的大雁,领飞的那个大雁,它叫做头雁。这个头雁往哪领,她是掌握方向的。不能把方向领错了,领错了就到达不了我们的目的地了。我们的目的地,终点目标是西方极乐世界。所以必须有一个善住持。
我们六和小院的善住持就是菩提心,她具备了做善住持的愿力和能力,两个力她具备了。这个我要考察啊,我不能随便给一个人下个定义啊。她的愿力达到了,所以我说她发了大菩提心。她有这个能力,这个是人人都比较佩服的吧。我还没听谁有过异议,说她没有这个能力。所以,因为她的愿力和能力足够她担这个重担了。所以我说她是一个善住持。但是她不是一个人孤身作战,她有一支和合的团队,这个团队的力量是不可忽视的。
再一个认识,六和敬道场要有一个好的道风。
这个非常重要。
我们这个道场的道风是:
和谐、和睦、合心、合力;
公平、公正、公开、透明。
比较简洁,具体落实可是有难度。但是要建六和敬道场,必须得落实。没有一个好的道风,没有一个好的领头人,你这个道场不说你是邪法道场也差不多,你不会是一个正儿八经的正法道场的。我们要建的是一个正法道场。

六和小院,法界共享,怎样共享
这个问题是广大同修最为关注的问题。在这里,有一个问题,我需要跟同修们说明。前些时候啊,有同修传来一个信息,说某某地方正在传,说六和小院正在招人,第一批招125个人,据说有的地方已经在集合队伍准备来小院了。
在这里,我郑重地告诉同修们,纯属谣言。说明我原来讲的东西,他没听或者没听懂。我说了多少遍了,六和小院最多不超过二十人。你没听懂吗?你来125个人,你住在哪?你吃在哪?不是我们不接待呀。没能力啊,接待不了这么多人啊。所以,一定要听话。我们学佛人一定要懂道理,要听话。
我们这个小道场,我说了若干次了,是住在一个山沟沟里。你看我说的非常贴切,山沟沟里。独门、独院、独一家。三个独吧,独门、独院、独一家。就我们这一家人家,就这十几个人,我们现在就十几个人嘛。没有左邻右舍,也没有宾馆旅店。现在有同修提出来,我去了,我自己租房子住。没房子租给你啊,大山里没有空房子呀。所以说,有些同修不了解情况,千万不要胡来,你不要就冒蒙地,我也不打招呼,我就去了,你还能把我撵出去啊。真的不行,接待不了。要听话。
现在我们这个道场就是正常运转起来以后,也没有能力对外接众。没有能力对外接众,这句话大家一定要重视,要听明白我说的话。
我和同修们交流时,几次说过,道场最多不超过二十个人。超过二十个人,吃住问题都解决不了,这是实际情况。望大家周知,互相转告。
另外,道场条件有限,不能接收同修们来此常住,没有接收常住的条件。为什么不能接收常住?你那一点空也没有吗?不是。为什么呢?这样做的目的,就是尽量让更多的同修,有来此道场暂住的机会。望同修们多多理解。那怎么个暂住?你老师想怎么安排?
我下面说的,是一个初步的想法,我们没有具体研究,我先跟大家通个信,听听大家的意见,看看这样行不行,你们满意不满意。如果要让大家百分之百满意,恐怕我们的能力做不到,但是我们尽力而为吧。
关于共享,怎么个共享法。
你们可能说,老师你不说法界共享嘛,那我也是法界众生啊。我说话是算数的,确实是要让法界众生共享。
怎么个享法?我说这么几条,仔细听。
一,我呼你应。
我呼你应。我们建六和敬道场的初衷是:抛砖引玉,以点带面,让六和敬道场遍布全国,遍布全世界。我们要甘作一支蜡烛,点亮世界,让世界和平早日回归。这是第一种共享的方法。
二,经验共享。
在建六和敬道场的整个运作过程中,及时总结经验,总结教训,在网络上与同修们交流共享。这是第二种共享的方法。
第三种,成果共享。
六和小院所有的成果都属于虚空法界一切苦难众生。
全心全力为法界众生服务,是六和小院的宗旨。
四,分期轮住。
怎么个分期轮住?就我们现在目前的条件,暂时可以这样计划一下吧,就是每期七个人,这回我这么说,你们能听不懂吗?哎呀,老师,就七个人哪?我们就这么大能力啊。怎么办呢?
每期来七个人,每期在小院里住七天念佛,体验小院的生活。具体条件和实施办法,不能说得太具体。因为现在我们还没有进驻小院呢。现在属于后期工程收尾。大家不要着急。怎么办呢?就是具体来小院暂住,什么条件,怎么个实施办法,它的程序是什么,到条件成熟的时候会另行告知。有个具体的说明,会让大家知道的。现在大家先不要着急。两三个月之内,恐怕这个事情还不能具体操作。因为后期工程还没有最后完工。
我说了这么多六和小院,你有没有那种感觉?哎呀,我也有机会去享受。但是大家想啊,一窝蜂都来,那可了不得啊。那小院就要关门的,承受不了啊。就这样,咱们分期分批的,有计划的,一期一期地轮。我想,有机会你们会来到小院暂住一段时间的。但是不要挤,在这个时候,我们能不能发扬发扬风格,让一让。都想先来,那就像进门似的,你都搁那门口堵着,谁也进不来。有计划、有组织地排队地进,它可能速度更快一些。
希望大家能够理解我们小院的难处。我们想全心全力为大家服务,但是能力有限啊。我们尽力去做,尽可能让大家满意吧。这个问题就说完了。
现在呢,我想借这个机会,再给大家三把金钥匙。
这三把金钥匙,这么说吧:

关于人类生存的三把金钥匙
现在世界之乱,灾难之大,我们都身在其中。人类往哪去?怎么办?我想把老法师的三把金钥匙,给大家说一说。不是什么新东西,我一说,大家知道,原来是这个,过去没重视,这回要重视。
这三把金钥匙是什么?就是老法师告诉我们的三句话。
一、正确处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
二、正确处理人与大自然的关系;
三、正确处理人与天地鬼神的关系。
熟悉,所以就不再详细说了。如果人类掌握了这三把金钥匙,世界和平就回归了,灾难就消退了。

再给我们每个人一把金钥匙
这把金钥匙管什么?管你有一个幸福美满的人生。猜一猜,这一把金钥匙是什么?猜不着吧?我告诉你,孝、敬。
净空老法师教诲我们,释迦牟尼佛讲经说法四十九年,给我们留下了浩如烟海的三藏十二部经典。这些个经典在说什么?高度概括起来就这两个字,一个字是孝,一个字是敬。认不认可这把金钥匙?认可,你有一个幸福美满的人生;不认可,你的人生就是痛苦的,烦恼的人生。百善孝为先嘛。你拿到了这把金钥匙,你那个幸福美满人生之门就开启了。
下面跟大家说说:

诸佛菩萨示现在世间,是怎样教化众生的
一、音声教化。
世尊讲经说法四十九年,老法师讲经说法至今已经是六十一年,堪称是世界之最了。还有许许多多的出家法师和在家居士,通过讲经说法的方式,在佛陀教育这块土地上辛勤耕耘。我们要学习他们对佛陀教育事业无私奉献的精神,感恩他们的辛勤劳动,赞叹他们勇挑重担,荷担如来家业,续佛慧命。他们是佛法的承传者和践行者。我向他们学习,并致以崇高的敬礼。
二、以身示范。
光说不做,不足以服众。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说一百句空话,不如做好一件实事。你先做出榜样,然后再对别人说教,心里有底气。自己没做到,去说教别人,你自己会心虚的。
三、德行感召。
最典型的两个例证,一个是上净下空老法师,一个是印光大师。
这两位老人用他们的德行感召了多少人?多少众生?不可计数。
印光大师七十岁之前默默无闻,七十岁之后开始弘法,一共就弘法十年。
为什么短短的十年时间弘法,却名震中外?德行感召啊。弘一法师赞叹印光大师,谓为“三百年来一人者”。就是三百年,才出一个印光大师。
我们尊敬的上净下空老法师是我们现实生活中最真实的例证。
什么叫厚德载物?老法师给我们演出来了。老人家不但把佛法讲出来了,而且把佛法做出来了。最最重要的是,老人家用他的德行感召了无量无边的众生认识了佛教,信仰了佛教,并引导众生走上了正信佛教的正确之路。
同修们想一想,几百年才能出一个净空老法师。我们有幸和老法师生活在同一个时代,应不应该倍加珍惜呀?
为了救度无量无边的苦难众生离苦得乐,无量无边的诸佛菩萨示现在世间。他们没有名闻利养,没有贪嗔痴慢,没有人我是非。他们所做的一切,就是全心全力为苦难众生服务。他们的心里,一是装着阿弥陀佛,一是装着虚空法界一切苦难众生。
现在的众生造作罪业太重太重了,来生能再得人身吗?很渺茫。能生三善道吗?很渺茫。摆在我们面前的就是两条路。一条是往生西方极乐世界,一条是堕地狱。上饿鬼道和畜生道,那就算蛮不错的了。同修们,想想这些,你不觉得太可怕了吗?你还敢继续造作罪业、浑浑噩噩混日子吗?
我这次和同修们的交流,是又一次掏心掏肺地把大实话都跟你们说了。以后还有多少这样的机会,谁也不敢说。人生苦短,生命无常啊!生老病死是自然规律和法则,谁也超越不了,唯一能超越的就是往生西方极乐世界。
最后,送给同修们四句话:
说的都是大实话
听没听懂在你了
快把万缘放下吧
慈父等你回家呀
这节课的交流就到这里。
感恩大家!阿弥陀佛!














愿以此功德 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 下济三途苦
若有见闻者 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 同生极乐国









分享到:


手机版|小黑屋|喜悦家园 ( 京ICP备12029068号   对不起,请原谅,谢谢你,我爱你。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GMT+8, 2020-10-23 02:24 , Processed in 0.091081 second(s), 30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