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喜悦家园

 找回密码
 注 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用微信登录

搜索
查看: 3010|回复: 0

无分别心——蚂蚁的故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9-24 17:44: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不存在整顿这世界的需要,事物在其存在之前,已经安然有序。出去走在大街上,我看到街上满是人、汽车、狗、鸟儿、植物、垃圾,在这片不可思议的混乱中,有一种总是让我感到欣喜的美。所有的这一切都是为了我,存在在最完美的时刻,精确地按我的需要,将它自己呈现在我的面前。尽管对一些人而言,走在街上算不了什么,对我,它却是一切,它是我的秘密的世界。在我的世界,我永远都在为每个人、每件事服务,就像他们为我服务一样;从来没有什么工作太重大了,也没有什么工作太微不足道了,因为我唯一要完成的,是我眼前的工作。也许眼前,似乎有一千件要做的事情,但实际上,要做的从未超过一件。  

  


我活在不间断的静心(meditation)中。只要有不善的念头出现,我知道那都会以困惑的形式,扩散到他人的身上,而那些他人就是我。我的任务,就是让自己明白这点,就是去爱那衰败的玫瑰、交通的噪声、地上的垃圾,和那给了我我的世界的扔垃圾的人。我捡起垃圾、洗盘子、拖地、擦宝宝的鼻子,我质疑任何会让我失去对自己本性的觉知的念头。没有什么比无更仁慈的了。  

  


散步回来,我做了午餐。一起吃饭的时候,斯蒂芬说,“看,沙拉里有蚂蚁。”我继续嚼着,感叹生活的平衡:我从来都不会得到比我所需要的更多或更少的蛋白质。一场大雨之前,蚂蚁搬进了我们的厨房,厨房的炉子和台面上,爬着一条连绵不断的蚂蚁的队伍。可我的视力太模糊了,看不见这些了不起的小探险家们。饭后,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我感到我的腿上、手臂上、头发上,到处都是蚂蚁。这些小按摩师们,一个接着一个地爬过我的穴位,挠我的痒痒,有时,还咬我,但仅仅在需要的地方。我注意到,我的手移向手臂,捏死了一只蚂蚁,我尽快地捏死了它,就像我自己死时希望的那样。我正在体验的是我自己的死亡,而我爱死亡就像我爱生命一样。我的手又移向我的腿,捏死了两个正在我腿肚子上旅行的小家伙。我注意到“噢,我在杀死蚂蚁”的念头,我微笑了。多奇怪呀,手不停地自己移动着,没有任何计划地做着它的工作。“我”让手停了下来。过了一会,我注意到,当我没有意识到我的谋杀行为时,那手又开始捏蚂蚁了。在我没留意时,是谁在杀死蚂蚁?我应把那算作我做的吗?手停了下来。谁知道下一步它又要做什么?  

  


正好我女儿来看我,当她出去为玛丽买米奶时,我对她说,“亲爱的,顺便买些蚂蚁旅馆。”我为什么要说那样的话?因为我说了。事实就是那样。蚂蚁旅馆的设计是:蚂蚁被那里面的毒药所吸引,进去吃了后爬回蚁巢,感染了其它的蚂蚁,这样,家里就不再有蚂蚁了。我想知道,为什么杀死蚂蚁没让我感到难过?我认识到,我也将被毒死;我做的那些污染水的事情——那不但是我也是大家喝的水;还有我汽车排放的、污染我们呼吸的空气的尾气,我是那么像那些蚂蚁。那曾让我内疚多年的对食物的贪欲——好像痛苦是真的,好像口腹之欲的满足能平息心里的痛苦似的;我偶尔吃的加工食品中的化学物质;以及我仍在毒害自己的很多方式,让我的脸上浮起微笑。并不是我喜欢被虐,我热爱我的生命,但这继续着的毒害,超出了我的掌控,它只是现实的存在。我在呼吸吗?我在呼吸,我不得不呼吸那有害的空气。我对蚂蚁的态度和我对我自己的态度是一样的。身体来来去去,当头脑明白了它自己,当它不再用它深信的东西来毒害自己时,它不可能再为任何身体的感受而痛苦。  

  


两天后,坐在我最喜爱的沙发一角,我又感到有什么在我的手上和脖子上爬动。又是蚂蚁。原来,我才是它们的巢穴,我才是那个它们回来传染的对象,我是为我自己买的毒药。种瓜得瓜,种豆得豆。我非常感激。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 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喜悦家园 ( 京ICP备12029068号-1   对不起,请原谅,谢谢你,我爱你。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GMT+8, 2022-12-9 13:02 , Processed in 0.073838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