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喜悦家园

 找回密码
 注 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用微信登录

搜索
查看: 3165|回复: 0

你的认为让你付出了什么样的代价?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10-6 15:12: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亲密关系“功课”案例:“我父亲对我不好”  
  

女人:我很难过,我父亲对我不好,他时刻都在贬低我。他应该爱我、重视我的。我要他爱我。他应该和我说说他自己以及他的痛苦。我再也不想体验不被爱和认同的感觉了。  
  
凯蒂:“他时刻都在贬低你”——真是这样吗?  
  
女人:是的。那让我很痛苦。  
  
凯蒂:他真的时刻都在贬低你吗?每时每刻?  
  
女人:嗯,不是每时每刻。  
  
凯蒂:你能发现一个他没有贬低你的时刻吗?  
  
女人:你是说在他吃早餐或读报纸时吗?  
  
凯蒂:是的,那是个开始。你能发现一个他对你不错的时刻吗?  
  
女人:几乎找不到。  
  
凯蒂:你能发现一次这样的时刻吗?  
  
女人:嗯,小时候,他带我去过一次动物园,那次我玩得很开心。  
  
凯蒂:那,“他时刻都在贬低你”——真是这样吗?  
  
女人:几乎是每时每刻,至少,大部分的时间都是那样。  
  
凯蒂:仅仅回答一个简单的“是”或“不是”。除了真相,没有什么能让头脑满足,它必须知道什么是真的,否则,它将穷尽一生来证明它的想法,它永远也无法得到安宁。“他时刻都在贬低我”——真是这样吗?  
  
女人:不。  
  
凯蒂:当你认为他时刻都在贬低你时,你如何反应?  
  
女人:伤心、怨恨,觉得自己被剥夺了童年的快乐。有时,我对他大发雷霆。  
  
凯蒂:没有那个念头你会怎样?  
  
女人:会轻松一点,没有那么多的怨恨。也许,我会记起另一些像那天在动物园那样的时刻。  
  
凯蒂:“他时刻都在贬低你”——把它反过来。  
  
女人:他没有时刻贬低我。  
  
凯蒂:那是不是更真实些?  
  
女人:是的。  
  
凯蒂:我们就像小孩一样,亲爱的,我们对我们的念头深信不疑。你还能发现一个反转吗?  
  
女人:我时刻都在贬低自己。这是真的,我对自己非常严厉。  
  

凯蒂:是的,亲爱的,我们只是有些迷惑。“做父亲的应该重视他们的女儿”——真是这样吗?是在哪个星球上?有些父亲完全沉浸在对一个并不存在的将来的恐惧中,根本注意不到自己面前的女儿;他们是那么担忧他们宝贝女儿的幸福,以至于他们都没有真正看到他们的女儿。  
  
女人:我真的认为,他应该重视我的。  
  
凯蒂:那么,实际情况是什么呢?他重视吗?  
  
女人:不。  
  

凯蒂:亲爱的,那按你的观点来看,这就是实情——有时他不重视你。你能百分之百地确定他应该重视你吗?你能确定那对你是最好的结果吗?  
  
女人:不,我不能确定。  
  
凯蒂:“他应该重视我的”——对这念头你有什么反应?  
  
女人:我觉得自己好像一点机会都没有——我都没有机会抬脚。有时我的感觉就是这么糟。  
  
凯蒂:没有那个念头你会怎样?  
  
女人:我想我会感觉好很多。我会感觉轻松些,不会感到这么沉重和失望。  
  
凯蒂:“他应该重视我”——把它反过来。  
  
女人:我应该重视我。这的确是真的。  
  
凯蒂:你还能找到一个反转吗?  
  
女人:我应该重视他。可我如何重视他?那时的我,只是个想得到他的爱的小女孩。  
  
凯蒂:我们只是在察看各种可能性,亲爱的。小女孩们并不知道质疑。你还能发现一个反转吗?  
  
女人:嗯……。  
  
凯蒂:“他不应该……”  
  
女人:他不应该重视我?  
  
凯蒂:亲爱的,举三个例子,说明你的生活因为他不重视你而变得更好。  
  

女人:三个例子?让我想想。嗯,一是,我变得非常独立。二,我学会了非常注意他人,并感激自己的生命中有他们。不过,对我父亲我还没有做到这点。三,我花了更多的时间和我母亲在一起,这让我和我母亲的关系非常好。  
  
凯蒂:你父亲对你说了些怎样贬低你的话呢?  
  
女人:噢,就是类似“你碍着我了。”“你做得不够好。”这类的话。他老是说……。哦,对不起,是很多时候。  
  
凯蒂:你有没有过相同的体验呢?  
  
女人:你的意思是?  
  
凯蒂:把它反过来,听听看如何。“他碍着我了”——这听上去真实吗?  
  
女人:真实。当有关他的念头妨碍我继续我的生活时,我是这样觉得。  
  
凯蒂:还有没有别的也许更加真实的反转?  
  
女人:当我认为他碍着了我时,我碍着了我自己。当我仍然在寻求他的爱时,我碍着了我自己。这真的非常真实。  
  
凯蒂:“你做得不够好”那句呢?你会如何把它反过来?  
  
女人:他做得不够好,他不是个称职的父亲。  
  
凯蒂:对你而言,亲爱的。如果是我,我会在晚些时候质疑那个说法。  
  
女人:我认识到我在判断他。  
  
凯蒂:让我们看你的下一句。  
  
女人:我要我父亲爱我,和我说说他自己。  
  
凯蒂:把它反过来。  
  
女人:我要我爱我自己,和我说说我自己。  
  
凯蒂:那不是他的任务,在你看来,那似乎也不是他的兴趣。  
  
女人:实际上,他已经去世一段时间了。  
  

凯蒂:真的吗?今天他好像还活生生地活在这里呢。让我们回到你还是一个小女孩的时侯,可以吗?“他应该放下他手上的事,和你说说他自己”,你让他知道了你的愿望了吗?  
  
女人:没有。  
  

凯蒂:“做父亲的应该有特异功能”——真是这样吗?亲爱的,从你这里我听到的是,他根本不可能知道你竟然想了解他,或对他的生活感兴趣。小女孩不知道如何表达自己的愿望。  
  
女人:是这样。  
  

凯蒂:我们正在学习如何表达自己的愿望,你的生活有可能因此而彻底改变。因此,这个“功课”非常珍贵。既然那小女孩想要她父亲和她说说他自己的生活,她就是那个教你只是开口要求“和我说说你自己”的老师。让我们开始吧。当你相信“他应该和我说说他的生活”这念头,但你不问,他也没说时,你有什么反应?让我们来调查一下。  
  
女人:我一直在评判他,认为他很不对。  
  
凯蒂:当你相信那念头时,你是怎么过的??  
  
女人:唔,我基本上和他断绝了一切往来。他完全无法再和我有任何联系,因为我在心里已经认定他不会。  
  
凯蒂:在他去世之前的那些岁月里,没有父亲的感觉如何?  
  
女人:隔绝的,冷冰冰的。  
  
凯蒂:那描述了很多人对死亡的看法。你能找到一个放下“我要他和我说说他的生活”那念头的理由吗?  
  
女人:能。因为它给我带来的除了痛苦还是痛苦。  
  
凯蒂:没有那个念头你会怎样?  
  
女人:我会充满活力,心在当下,一刻接一刻地活着,我会一次又一次地尝试说出自己的愿望。  
  
凯蒂:“我要他和我说说他的生活”——把它反过来。  
  
女人:我要我和自己谈谈我的生活。  
  

凯蒂:这正是你此刻在做的。我们正在察看你的内在生活,察看你和你父亲在一起时的成长岁月,以及你是如何抛弃他的。他没有抛弃你,是你抛弃了他。你根本没让他知道你的愿望。  
  
女人:是的。  
  
凯蒂:你可以从此刻开始。让我们看下一句。  
  
女人:我父亲不应该对我不好,他应该和我谈谈他的痛苦。  
  
凯蒂:真是这样吗?  
  

女人:不,此刻我不这样认为了。我认识到,他应该用他对我的方式来对我——他只能那样。如果他没有告诉过我他的痛苦,他就不应该告诉我他的痛苦。  
  
凯蒂:把它反过来。  
  

女人:我不应该对他不好,我应该和自己谈谈他的痛苦。是的,这虽然听起来很不舒服,但却很真实。我认识到自己是如何对待他的了,难怪他觉得和我不亲。当他不赞同我或者没给我我想要的东西时,我就给他脸色看,对他不理不睬。我曾在他脸上看到过一瞥痛苦的表情。那时我大概只有十岁,但我是那么地冷酷,一副什么都知道的样子。难怪他不想和我谈他的痛苦呢。  
  
凯蒂:你还能再找到一个反转吗?  
  
女人:我不应该对自己不好,我应该和自己谈谈我的痛苦。  
  
凯蒂:那是不是同样真实或更加真实?  
  

女人:更加真实。我认识到,我让自己失去了父亲,给自己带来很大的痛苦;我甚至把我对他的看法,放在其他男人身上。现在我感觉真是糟极了。我们还要做多久?  
  
凯蒂:亲爱的,不会很久。现在你正在把事情搞清楚。对自己温柔些,继续。  
  
女人:但我是那么地自私!  
  

凯蒂:你只是一个相信了你的认为的小女孩。我们都按我们的认为而活。在被质疑之前,念头有可能会令人十分痛苦,但你现在正在质疑它们。  
  
女人:嗯。  
  
凯蒂:此刻我们在做的是:看一下你在其中做了些什么,因为痛苦就是由那产生,也是在那被发现,并在那被消除的。  
  
女人:嗯。  
  
凯蒂:让我们看下一句。  
  
女人:我需要我父亲爱我。  
  
凯蒂:“你父亲不爱你”——真是这样吗?你父亲一直都曾不爱过你吗?  
  
女人:不,现在我认识到了,过去我过得还行,其实我过得很不错,他是爱我的。  
  
凯蒂:当你相信“我父亲不爱我”那念头时,你有什么反应?当你还是个小女孩时,你有什么反应?  
  

女人:我让我觉得自己很渺小,完全没有认识到我心里有那么多的爱。我也无法看到他对我的爱。真让人不敢相信,今天我看到了他对我的爱,就好像我是第一次看到一样。  
  
凯蒂:如果在你的成长过程中,没有“我父亲不爱我”这个念头,你会怎样?  
  
女人:我会只是做我自己,我会完全没有负担,爱他会容易很多。  
  
凯蒂:也许,你也不会带着想要操控他的爱的动机去碍他的事了。让我们把它反过来。  
  
女人:我不爱我自己。是的,这的确真实很多。  
  
凯蒂:你还能发现另一个反转吗?  
  
女人:我父亲的确爱我。是的,现在我认识到了。这让我想哭,因为心里高兴。  
  

凯蒂:亲爱的,这是你回家后可以做的事情:让自己闭着眼睛坐着,在心里看着他;看着他是怎么爱你的,从你最早的他爱你的记忆,一直到你最后一次见到他为止;让所有那些你能回忆起的过去浮现,不带你的故事、思想开放地看着他。连续这样做几天。看着他时,写下任何让你感到不舒服的想法,让你父亲回到你的心里。如果你体会到任何和他有关的痛苦、困惑或不舒服,调查你的想法,问一问四个问题,把它反过来,让自己拥有一个快乐的生活。如果你彻底地做了这些,每次和他有关的念头出现时,都好像是一次甜蜜的拜访。你开始认识到,你全心全意地爱着你父亲,只是那时你是个小孩,不知如何表达。当我们相信我们对自己父亲的看法时,我们都是小孩。你父亲没有按你希望的那样爱你,但那并不代表他不爱你。你怎样才能爱你,你怎样才能做你自己的父亲——这就是此刻你在学习的。永远都是开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 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喜悦家园 ( 京ICP备12029068号-1   对不起,请原谅,谢谢你,我爱你。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GMT+8, 2022-11-27 02:16 , Processed in 0.083346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